「一邊一國論」是台灣人的試金石 ◎ 周明峰
回首頁
回首頁
 

 

「一邊一國論」是台灣人的試金石

 

◎ 周明峰

 

二○○二年阿扁就任總統兩年半之後,出其不意地突然向在東京舉行的世界台灣同鄉會提出「一邊一國論」,攪亂一池春水,各方反應不一,雀躍、竊喜、擔憂、叫囂,因立場不同而姿態互異。我則心靜如水,激不起一絲微波,反而嫌它既遲又弱(so little so late),恨鐵不成鋼。相信具有台灣意識的人,也會感同身受。

要之,台灣自古不是、現在不是、將來也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中國亦不是台灣的一部分,台灣國中國,兩人兩家代,此乃確鑿的史實,本該是家喻戶曉的常識,亦即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全民共識。「台灣之子」出於台灣人的尊嚴與膽識,早該主動喚起風潮,領導民眾認同台灣,突破建國的難關,明示台灣與中國各自一國的真相;他卻姍姍來遲地最近才在東京表白身家,還未言出必行地付諸實踐,鮮少後續動作;而他在台灣的團隊又多戒慎恐懼、畏首畏尾地急忙予以淡化降溫。建國工程如此牛步化,令人遙望立國日,心肝結歸絿。不過這句話,緩勝於無(better late than never),在國家定位模糊、國族認同曖昧的當兒,來得正是時候。

那些愛鄉護土,視中國敬而遠之,但怯於啟齒的台灣人,聞之如飲甘泉,心涼脾肚開,從此可以開懷大聲說出:「我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加緊健步邁上獨立建國的康莊大道。

那些沒有國家意識,「我是中國人」、「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台灣人,突遭冷水灌頂,或能沖醒慧根,而心存台灣,不再遲疑,並敵我分明,防範鄰國中國,觀其言而察其行,不使越雷池一步,立志保台衛國。

統派人士多因中了「大中國意識」之毒而不自知,生命禍福繫於台灣,享受自由民主與安和樂利,卻執迷地死抱極權殘民的中國;既然自認為中國人,理該遷居中國,若要居留台灣,可拿中國護照以華僑身份暫住,但不准干涉台灣内政,卻賴在台灣而不認同台灣,又不去中國當中國人;成天喧賓奪主,邪說謊話,自擾擾人,唯恐不亂,意圖拱讓台灣予中國,自掘墳墓還要拖著台灣陪葬。對這些人,解毒不易,只好借用聖經的話:「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知」。

另有少數統派份子,居心不良,偏頗混淆,媚共通敵,打壓台灣,目的不在回歸中國,而在牢抓殘存的既得利益,有意無意地當了中國侵台的馬前卒,危害台灣。「一邊一國論」可謂敵我的分界線,這些人線內線外靠哪一邊站,絕逃不過台灣人的明眼檢驗。

對中國而言,台灣絕非其所到處宣傳的「叛離的一省」(renegade province),台灣根本不屬中國,史實擺在眼前,不容狡辯,中國其實心裡有數,無言可駁,在雞規戳破之前,歹戲拖棚,繼續騙局,誑言囈語,臭罵不停;可是缺乏事實的根據,單靠情緒化的煽播,休想掩蓋事相,遲早得face the music(面對指責)。台灣人理直而後氣壯,大可不予理會,當它是鄰居的狗吠火車,而建國的火車儘管長驅直馳。

「一邊一國論」是偵測對台灣的認知與認同的試金石。台灣人刻不容緩地面臨抉擇──愛台、害台,民主、獨裁,自由、禁制,人權、極權,福祉、災難,自主、附庸,獨立、統一,一台、一中。一扇門有兩面,我已在裡面,你在哪一面?

二○○二年九月廿八日 檀香山

作者周明峰為復健專科醫師 (Emerson M. F. Jou, M.D., M.P.H.)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