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WAII復國運動/ ◎ 周明峰
回首頁
回首頁
 

 

   HAWAII 復國運動

 

◎ 周明峰

                   

〈引言〉

    哈哇意(Hawaii)是舉世聞名的旅遊勝地,藍天亮麗,碧波澄澈,景色多麼旖
旎!椰影婆娑,裙擺搖曳,風情何其萬種!如畫似幻,疑是人間天堂。然而,誰
人知曉?這天堂的主人─原住民,歷盡兩世紀的滄桑與浩劫,淪沒破落,從前豐
足尊榮,而今困窘卑微,亡國已逾百年,種族瀕臨滅絕;在這存亡繼絕的關頭,
有志之士,奔走疾呼,為了收回失地、挽救母語,為了平反冤屈、重塑尊嚴,為
了復興文化、存續傳統,為了自決獨立、開創新紀,致力爭取主權,建立國家,
然後立足並貢獻於國際社會;如是匯成風潮澎湃、方興未艾的復國運動。

〈背景〉

    西元375年波里尼西亞人依靠優良的造舟與航海的技術,探險尋覓新天地,
移徙哈哇意群島,繁衍生根,是為原始住民(Kanaka Maoli)。全境劃分成許多部
落,土地公有,分封給大、小酋長掌管,死後歸還,農產漁獲由大家互換共享,
剩餘充公,平民將勞動所得的一部分繳給酋長,酋長藉各種禁忌(Kapu)來統治,
保護照顧其民,若不盡職,隨時可以替換;社會結構分工有序,講求溫和、踏實
、和諧、互助,而以貪婪、霸佔、侵犯為誡;因無毒蛇猛獸和內亂外敵的恐怖與
威脅,更塑造了他們坦率、熱誠、善良、聰慧、敏捷、探新、富想像力與觀察力
的民族性;因飲食、衛生、日光、勞動而鑄就健壯的身軀,優於亞洲和南洋各地
的人種;當時已有高度的文明,見諸農業的發達、社會的和諧、技藝的成熟、政
治的運作,人民生活有如大家庭(Ohana),安居樂業,衣食豐足,無憂無慮,與
世無爭,不啻世外桃源。

    第一個發現哈哇意群島的西洋人─英人庫克船長,1778年登岸,受迎如神,
卻虐殺族人,遭報復喪命,遺下梅毒、淋病,禍患於焉肇始,又開啟大門,引來
西洋強勢文化與船堅砲利,從此浩劫不復。1810年卡美哈美哈(Kamehameha)得英
人之助,統一群島,建立王國。哈國盛產檀香木,外商湧入,役使土著砍伐搬運
,死傷數萬人,農田廢耕,造成饑荒,洋人帶來傳染疾病與煙酒娼妓,社會敗壞
,人口銳減,島民並無收益,反而負債累累,洋人派軍艦來討債,國勢漸衰,受
制於外人。

    正值弱肉強食、帝國主義猖狂的時代,西歐大小諸國四處攫取殖民地,英、
美、法三國覬覦窺伺,美國亟思擴張版圖,基於地緣政治與戰略地位的考量,更
是處心積慮意欲獨佔,除了直接以軍事和經濟入侵之外,挾以宗教之力,不出列
強侵略弱國的模式,傳教師雖以福音救世為職責,但是其後台支柱不無政府要員
及商貿大亨,以傳教師為工具,利用其特殊身分,發揮附帶的功能,包括親善討
好、詳悉民情、打開市場、置換西洋文化、塑造親美輿論,1820年美國牧師傳入
基督教,教以白人為文明優越,土著為野蠻齷齪,白人之神為真神,原始宗教為
迷信,土著因而自卑自棄,改以白人為尊為尚,遂拋棄自己的宗教與社會倫常,
解除禁忌與族群規範,追求全盤西化,傳統為之解體。傳教師違背政教分離的原
則,介入內政,推銷基督教倫理與西方法制,否定本土的習俗與民情,著重靈魂
的拯救與死後的永生,卻未顧及島民生活的改善與今世的福祉,反而搜刮土地,
聚斂財富,頓成暴發戶,而且定居立業,反客為主,子孫皆是大財主,取自其所
欲救贖之民,致令貧困無助。

    1840年白人制定憲法,入閣參政,一再修改法律,從土地私有、准許租地、
放領購地,按照計謀逐步進行,1846年土地改革之下,白人以合法、非法手段大
批購地,一千餘人擁有全國五分之四的可耕地,土著九萬人只五千人有地,淪為
無產佃農。白人霸佔水源,開發種蔗,蔗糖輸美形成經濟的命脈,白人壟斷,有
錢有勢,掌握政經大權;美籍資本家貪圖鉅利,要求豁免關稅,美國亦藉以箝制
哈國,使其經濟完全依賴美國,雙方遂於1876年簽訂互惠條約,附帶保證不得租
借或出售土地及港口於他國,糖業大興,但須依賴關稅的優惠才能生存;1883年
條約期滿,美國故意一次續約一年,迫使哈國割讓珍珠港做為長期續約的條件,
1887年白人發動不流血革命,強迫卡王(Kalakaua)簽署所謂「刺刀憲法」(Bayo-
net Constitution),確保白人奪得的政權,限制土著的投票權,王權旁落,卡
王不得已簽字割讓珍珠港,期限七年。美國取得珍珠港後,下一步棋就是1890年
片面撤銷互惠條約,准許各國蔗糖輸入皆免關稅,讓哈國的優惠條件盡失,經濟
崩潰後,再來收拾;但是美國給予國產糖每磅二分錢的優待,誘使哈國併入美國
,以獲得同等優待,白人蔗糖業主貪圖這二分錢,積極籌畫篡國,美國派來領事
銜命暗助合併之舉,合併派也赴華府取得海軍部與哈里遜總統的首肯,伺機顛覆

    1893年女王Liliuokalani企圖頒布新憲,削弱白人權力,恢復王權;此時力
主併吞的哈里遜總統即將退任,珍珠港的期約將屆,時機不可失,合併派與美國
領事磋商共謀,藉機推翻女王,即使女王宣布放棄新憲之後,仍然蠻幹下去;美
軍不請自來,非法擅自登岸,槍砲對準王宮,以武力威脅女王,讓合併人士順利
佔據市區,組織臨時政府,在女王尚未放棄、臨時政府猶未請求之前,美國領事
迫不及待予以承認,女王只好遜位,派遣代表赴華府抗議,新任總統克利夫蘭指
派特使實地調查真相,確認篡位為非法、過錯、不道德,無民意的依據,是奪權
而不是革命,簡直是戰爭行為,證據確鑿,依據法律和道義,下令女王復位,重
升哈國國旗,但是臨時政府既已奪得江山,哪肯放手?聲稱代表哈國,美國無權
干涉其內政,置之不理,逕行成立共和政府,自訂新憲,致力合併,皆不過問人
民意願;甚至以「叛國罪」囚禁女王。白人掌權之後,美國隨即恢復互惠,白人
的糖業再次興旺,哈國經濟復甦。美國總統將合併法案交付國會定奪,國會亦藉
口國際法不干涉他國內政的規定,故意擱置拖延,讓白人繼續執政,造成既定事
實,然後於1898年未經民意公投,正式併吞為美國屬地。1959年納為美國第五
十州。

    美、哈兩國一向關係密切,訂有友好及商貿條約,美國是哈國最親密、最強
大的友邦,哈國乃是獨立國家,獲全世界卅餘國承認,但是美國違背了白人自訂
的國際法,罔顧國際道義,貪圖戰略利益,吞噬弱國友邦,不啻是赤裸裸的帝國
主義行徑。

〈現況〉

    1846年的土地改革,分割全國土地為三部分:王地、酋長地、政府地,其中
政府地永久保留給哈族人廉價購買,酋長地早已被白人搜購殆盡,一部分王地及
政府地遭白人非法掠奪,共和政府時期被白人賣出一大半,與美國合併後,所剩
的王地與政府地皆由政府接收,通稱接管地(Ceded Lands),占全州的一半,現
有一百八十萬英畝,本來是留給哈族人的,共和政府及聯邦政府皆確認無誤,產
權轉移之間,並未徵得土著的同意,聯邦政府佔用百分之廿,軍事用地十四萬四
千英畝,國立公園廿二萬八千英畝,百分之六十八轉交州政府(替土著保管),其
餘廿萬畝於1921年依Hawaiian Homes Commission Act放領給土著,表面上是為
哈族人著想,其實完全為顧及佔用人的利益,只歸還一部分租地,以取消對佔用
人的種種限制,讓其續租已開發的耕地,不再設限一千英畝,租金的三成應交給
土著,六十八年裡僅繳了一千四百萬元,哈人實際上所領回的接管地品質最差,
多岩礫、高山、缺水、或貧瘠,不能使用,而且為了築路及引水道,必須租出十
萬英畝,占百分之六十八,租金每年每英畝不過十六元。在在顯示哈族人遭受掠
奪剝削之深。

    哈族人口在西人踏足之前約一百萬人,如今純種少於五千人,損失了百分之
九十九以上,不及目前總人口的百分之一,在自己的鄉土竟成稀有族類,連同混
血兒計算,約廿萬人,占百分之二十。今日哈族人情況可憫,收入最低、領救濟
金的人數最多、住屋最差、死亡率最高、新生兒死亡率最高、平均壽命最短、中
學退學率最高、囚犯人數最多、自殺率最高、----,事實證明,哈族人被硬套上
完全不合民族性的西洋文化,水土不服,難於生存。1906年起學校禁用哈族語,
父母為了子女美國化,甚至禁用於家中,能操母語者,少之又少;哈人取美國名
字,接受美國教育,認華盛頓為國父,向美國宣誓效忠,學習美國的生活方式,
遵循美國的法律制度、道德倫理、社會規範,以當美國人為榮;對本族文化缺乏
認識,且多取材自美國人以美國觀點所寫的書,偏頗失實,誤認本族人懶惰、愚
笨、不中用,以當哈族人為恥,錯以自己的文化為卑賤低劣,趨避揚棄唯恐不及
。美國假意視哈族人為同等,不像其他南洋國家,殖民統治者與土著階級懸殊,
敵我分明,驅逐異族完成自治,乃成理所當然,而哈族人意識混同,立場模糊,
覺醒復國,戛戛其難。

〈歷程〉

    七十年代John Dominis Holt著書"On Being Hawaiian",呼籲哈族人復興傳
統音樂、手工藝、藝術,認識自己的歷史文化,重視先人的成就,以當哈人為榮
,開啟哈族人的意識與自尊,引發研究文史的熱潮,是為自覺運動的濫觴。此時
旅遊事業欣欣向榮,遊客對鄉土文物尤感興趣,也助長了文化復興。1979年大學
開始講授鄉土課程(Hawaiian Studies Program),1987年成立哈哇意研究中心
(Center for Hawaiian Studies);1987年教育部選擇兩所小學一年級試驗雙語
教育一年,成效良好。

    哈人研究歷史才發現白人制訂法律,通過白人的法庭,掠奪土地,非法篡國
,史實證據俱在。人口漸增,開發加速,傳統的生活方式無以存續,致使土著流
離失所,於是開始示威抗爭,阻止闢建,Kalama Valley首役燃起自決運動之火
,1971年繼之以Halawa之爭,皆敗下陣;1974年Waiahole-Waikane的拒建行動,
促成政府出面購地轉租於土著;1975年Mokauea Island一役,贏得租約六十年,
漁村生活得以維續。房地產逐年漲價,大多數土著無力購買或租賃,往往住而無
屋,海濱搭棚簡陋而居,遭政府驅趕,電視上播放警察對抗拒者銬手逮捕,拆散
其子女,此種景像此起彼落,輿論為之譁然。類似的抗爭繼起至今,包括火山地
熱的開發、太空梭起降場的興築、祖先墳墓因建旅館而遭毀、------等。抗爭愈
多愈烈,各種團體增長壯大。例如1979年Sand Island一些土著在海邊搭棚過著
傳統的閒散生活,被政府當做遊民強制驅逐,力爭無效,但引人同情,尤有助於
喚醒族人,激勵他們起而爭取自決與復國,可惜大多數人仍無動於衷,甚至引以
為恥。

    1972年Louisa K. Rice對美國非法篡國憤恨不平,又見美國退還阿拉斯加的
原住民四千萬英畝土地,另加一億元補償未退還的土地,而哈族人則無此待遇,
起而組織ALOHA(Aboriginal Lands of Hawaiian Ancestry哈族祖地權益會),一
年半即有九千會員,目前三萬人,1974年以募得的十五萬元赴國會提案爭取失地
的賠償,包括土地、資源、權利與收益,數年期間幾番聽證,沒有結果,1983年
國會設立研究小組,限期六個月完成,成員皆華府人士,對哈國的瞭解非常有限
,臨時抱佛腳,研習美國人寫的歷史,甚至依賴美國海軍的歷史學者所提供的意
見,而海軍卻是當年篡國的主謀者,毋怪其報告偏頗謬誤,備遭非議,不足採信
,占少數的哈人成員,不予茍同,另外撰文表達相反的意見,但是國會依據該報
告,否決賠償,功敗垂成。

    從事復國運動的組織隨之萌生,1974年Ohana O Hawaii(哈人一家)成立,
Peggy Hao Ross由奧勒岡州回來領導,主張王位的丟失不等於亡國,主權仍屬族
人所有,法律上並未喪失,因此必須而且應該從殖民地解放出來,她向世界各國
陳情,並在國際法庭提出申訴,目前它是最大的復國組織。此外,PKO(Protect
Kahoolawe Ohana保護卡侯島同志會)志在收回二次大戰以來被美軍當做砲擊靶場
的島嶼,由George Helm和Walter Ritte領軍,1976年聯合ALOHA和Molokai的Hui
Ala Loa(山徑會)登岸闖入禁區,Walter Ritte和Emmett Aluli醫師訴諸法庭,
成功地收回,附帶責成軍部負責清除廢彈,可惜卻將之交由州政府管轄,換取專
司規畫之權。另一團體Na Oiwi O Hawaii(哈族原住民)由Soli Niheu和Imaika-
lani Kalahele領銜,多次示威呼求,1985年舉辦獨立建國座談會。1987年一名
土著女律師Mililani Trask召開制憲會,完成憲法草稿,兩年後再開會修憲,此
團體名為Ka Lahui Hawaii(哈人之國),現有會員超過一萬人。

    哈哇意研究中心一位教授Haunani-Kay Trask藉演講、論述與街頭運動,致
力宣揚復國理念;律師Poka Laenui(Hayden Burgess)參與世界原住民聯盟(Wor-
ld Council of Indigenous Peoples)、國際原住民事務工作團(International
Work Group for Indigenous Affairs)等組織,曾向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
tional Labor Organization)及其他國際裁判法庭提出申述;La France Kapaka
號召三百餘人在Kauai的Hanalei Valley回歸傳統農耕生活,保存舊有文化;其
他熱心於復國運動的人士包括:哈人組織聯合會(Council of Hawaiian Organi-
zations)的Louis Agard與John Agard、日本律師Mitsuo Uyehara、活躍於社運
的學者教授Marion Kelly、自辦刊物的John Kelly、廣播電台的Thomas Maunup-
au、作曲家Liko Martin、頗孚眾望的地方領袖Genesis Lee Loy、以及其他許多
有心人,對獨立復國,競相奔走,不遺餘力。

    1978年州政府設立OHA(Office of Hawaiian Affairs哈人事務局),負責掌
理接管地的事宜,監督政府對哈族祖地的行政,並宣導自治;其成員由哈族人選
出,可謂哈人的最高行政機構,但隸屬州政府,受制於州法,經費由議會審議,
實無自主權可言。州政府藉由OHA,繼續控制接管地,而且讓哈族人參與權力與
財務,不無分化派系及腐蝕意志的作用,沖淡復國運動的氣勢。近年OHA與州政
府達成協議,由州政府以一億一千二百萬元分期償付,買斷一百五十萬英畝的接
管地。

    1954年美國撤銷與印第安各族原有的條約,終止其自治區的地位以及聯邦政
府的補助,印人被迫出售土地,流離失散,於是痛定思痛,起而爭取權益,踵步
民權運動的路線,培養了五百名律師,通過法庭、議會、國會,據理力爭,組成
NARF(Native American Rights Fund美國原住民民權基金會),獲致豐碩的成果
,1986年開始關注哈哇意,翌年延攬哈人入會。哈人亦組Native Hawaiian Leg-
al Corporation(哈人律師團),但是經費受制於OHA,曾否決哈人控告州政府的
權利,印人有權控告州政府違法使用印人保留區,哈人則無此權利。

    1988年8月數個團體集會,討論族人權利,國會參議員Daniel Inouye支持哈
人自主;同年12月在Kekuni Blaisdell醫師領導之下,數個團體在州政廳開會,
決定各團體分別努力,尚非合併為一的時機,一些精英人士組成 Pro-Hawaiian
Sovereignty Working Group(復國研究小組),1989年10月8日所有團體派出代表
,組成Ka Pakaukau(精英圓桌會)。

    1990年民意測驗結果,三分之二贊成建國;United Church of Christ及聖
公會(Episcopal Church)檢討當年篡國時觀望而未仗義執言,向哈人正式道歉,
並承諾支援復國的事工,America Friends(Quakers貴格會)亦表示贊助。州長及
州議會兩院皆以實際行動支持復國運動,撥款由政府與民間團體合組Sovereign-
ty Advisory Council(復國諮詢處),研究復國模式的可行性。1992年的民意測
驗再度顯示復國是多數人的願望。

    1991年州議會通過議案促成公開辯論,究係復國於美國之內或美國之外?19
92年議會立案詳述美國在篡國中扮演的主導角色,強調哈族人民有權自治復國,
並要求聯邦政府順從民意協助其建立自治政府;1993年再作決議,由州長任命十
九人研究小組,制定自治方案,付諸公投。聯邦政府於1991年9月撥款一百萬元
做為哈族人傳揚復國教育之用,交由Hui Naauoa執行;1992年10月7日另一參議
員Daniel Akaka促成參議會決議,由美國就非法篡國的鑄錯,向哈族人正式道歉
,並謀求合理的解決。1993年參議員Inouye提案由美國與哈人代表以國與國的對
等關係協商。

    1992年夏各島紛現哈人復國的活動,1993年1月亡國百週年祭,達於高潮,
一萬二千人遊行示威,集合於王宮,演說高歌,激昂熱烈。首位具有哈族血統的
現任州長John Waihee下令,五天不准懸掛星條旗,以資紀念。市議會提議改街
道名稱Thurston(篡國主謀者)為Kamakaeha(女王的名字)。同年8月12日至21日舉
辦Ka Hookolokolonui Kanaka Maoli(The Peoples' International Tribunal
Hawaii哈族國際裁判庭),旨在檢驗並裁定美國的侵略史實,昭告於族人、美國
及世界各國,依歷史、道義和國際法的原則尋求平反及解決方案,族人藉此團結
一致,並聯合世界其他受壓迫的民族共同奮鬥,響應聯合國訂定1993年為「世界
原住民之年」的精神。邀請各國法官、學者、檢察官、見證人,展開廣泛翔實的
探討,發表義正詞嚴的判決;期能平撫哈族人的傷痛,討回歷史、道德及法律上
的公道,斷絕美國政治的獨霸、軍事的控制、經濟的剝削、文化的侵蝕、環境的
破壞;進而採取實際行動,依據聯合國的憲章與宣言,脫離殖民,爭取自決,並
重新列入聯合國「非自治政府組織」名單。

    哈族人向裁判庭所提出的控訴,列舉美國八大罪狀:

一. 侵犯主權干涉內政─1826年美艦威脅下強訂檀香商約,並迫卡王三世代償族
人的負債;1840年美國傳教師制憲,仿自美國憲法,卻政教不分;1842年美
國承認哈國主權,但納入美國勢力範圍;1873年美國派來海軍軍官John
Schofield當密探,勘查港灣地形,窺伺珍珠港;1887年美商組成的「哈人
同盟」與「步槍隊」脅迫卡王簽署「刺刀憲法」,剝奪王權,限制族人投票
資格;1887年以互惠條約為籌碼,強取珍珠港。
二. 教唆共謀武裝政變─1888年白人專權,不顧卡王的反對將親美的白人「步槍
隊」編入政府軍;1892年白人組成「合併會」,得美國領事Stevens的襄助
,派Thurston赴華府遊說,取得總統與海軍部的共識;1893年美軍登岸,以
武力強行篡位;1894年美總統明令女王復位,但是篡國人士逕組共和政府;
1895年打壓保皇派的復辟,以「叛國罪」判處囚禁女王等二百餘人。
三. 違逆民意強制篡國─1898年美國國會決議併吞為屬地,否定族人的自決意願
與自治人權,片面收編為屬民;1900年美國總統指派一小撮白人立法,然後
依法任命白人為總督,白人只占人口18%,卻獨攬政經大權。
四. 未經民意接收國土─1959年全民投票只有兩個選擇:屬地?立州?族人無權
選擇獨立;立州後,美國擅自撤銷哈族在聯合國「非自治政府組織」的會員
名位,使其無法依聯合國憲章的保障,從殖民地解放出來;美國遲遲未依法
履行義務,幫助族人自治。
五. 非法分割佔用土地─1845至1855年間,白人修改土地政策,然後依法、非法
攫取族人保留地,致使合格的族人只有三分之一領到百分之一的土地;篡國
之後,共和政府接收族人用地;水源依法應免費提供族人使用,迄未執行;
二次大戰後,政府與民間團體,侵佔開發族人用地,暴利自肥,族人落得貧
困流離;立州之後,政府修法,佔地更多,族人用地僅剩五分之一。
六. 經濟殖民剝削族人─1789年起美國商人投機,陷族人負債,破壞自給自足的
傳統經濟;1835年美國人專注單項經濟作物,役使族人提供廉價勞力,後來
引進外籍勞工,1876年的互惠條約只保障白人資本家的利益;1903年政府撥
款一萬五千元給白人企業家發展有利可圖的觀光事業。
七. 苛待哈人滅族絕種─1789年起美國人帶來傳染病、槍彈、煙酒、娼妓、惡俗
,人口從八十萬降至1893年四萬;1790年美船長Simon Metcalfe因丟失小艇
而屠殺土著百餘人;1860年卡王四世所創設的皇后醫院,於1909年由政府移
交給私人機構,不再提供土著免費醫療;1866年白人當權派隔離痲瘋病人於
Kalaupapa半島,拆散親子,並施以絕育手術;政府漠視族人政治、經濟與
衛生上的需要,導致人口續減,預計五十年後絕種;1921年白人政府為了顧
及蔗糖業者的利益,放領接管地,仍佔用絕大部分,族人實際上只能分得三
成,多貧瘠岩礫,目前領有土地者少於五千人,尚有二萬人排隊苦等。
八. 蹧蹋資源污染環境─十九世紀檀香木砍伐淨盡,捕鯨幾近絕跡;美國資本家
無限制開發蔗田、鳳梨園、牧場、公路、機場、觀光旅遊區、軍事用地,毀
掉了均分共享的傳統社會,破壞了族人賴以維生的農耕漁獲;空氣、廢物、
化學品的污染,地熱的鑽探,雨林的採伐,造成環境的惡化;破壞歷史遺跡
、聖地、文物、獨特稀有的動植物,於今未減。

    廿餘年來,復國運動從無知、恐懼,而隱密暗流、零星浮現,從頻遭誤解的
極端激進,到眾所接納的理直氣壯,朝著自決、自治、獨立、復國的目標,鍥而
不捨,勇往邁進。

〈遠景〉

一. 印第安人模式(國內之國)

    目前美國境內除美國本國之外,有308個自治政府,OHA及Ka Lahui Hawaii
認為美國不可能讓其分離獨立,尤其軍方更不願失去軍事要津,主張比照印第安
各族,收回接管地,通過條約,行使主權,在美國體制下設立自治政府,比較實
際可行。此模式並非真正獨立,主權局限於聯邦政府的體制,法律與賦稅並不完
全自主,常受州法牽制,而且條約隨時有被取消的可能,殊不可靠。

二. 內政外交模式

    除了擴大內政權限(稅收、治安、法律)之外,外交亦有相當的自主權,可以
參與國際事務,包括本國的護照、與外國結盟、加入聯合國「非自治政府組織」
,進而取得聯合國託管地的地位,Kekuni Blaisdell所代表的Ka Pakaukau便是
主張從「國內之國」著手,以分段漸進的方式達成。

三. 分離獨立模式

    Poka Laenui所代表的Institute for the Advancement of Hawaiian Affa-
irs(哈人事務促進會)與Peggie Hao Ross所領導的Ohana O Hawaii(哈人一家)都
主張真正的獨立自主,美國完全退出,由島上多種族共治。

四. 其他模式

    維持原狀,由美國政府認錯賠償並補償租用及未還的土地,哈族人收回應得
的祖地,自己全權管轄。在接管地區,或選擇某些島嶼建國,其餘留給聯邦政府
,與美國和平共存。Michael Kioni Dudley所代表的Na Kane O Ka Malo主張將
群島劃分三部分,由美國、哈國各據其一,另外設共榮區於檀島。

〈結語〉

    哈族人先在政治與經濟上丟失國土與主權,然後在精神與心理上斲喪尊嚴與
信心,加以人口銳減,更形勢單力薄,淪為資本主義經濟剝削下的最底層階級,
霸權大國與強勢文化的俎上肉。其悲慘的運命,令人哀憫;其救亡的呼求,引人
頷首。他們知其不可而為之的復國運動固然可嘉,路途卻漫長多艱,內在的勾心
鬥角,外來的挑撥分化,陷阱重重,吉凶未卜,端看其智慧、勇氣、毅力與際會
,若世間公道尚存,或許終有「出頭天」的一日。

                                         一九九六年三月十五日  檀香山 

作者周明峰為復健專科醫師 (Emerson M. F. Jou, M.D., M.P.H.)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