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小花 / ◎ 周明峰
回首頁
回首頁
 

 

  金門小花

 

◎ 周明峰

      

   連長派我去驗屍,我猜又是老兵尋歡而致樂極猝死。先前一位「老芋仔」去
「軍中樂園」銷魂至於魂消,嚇得妓女花容失色,慌張發抖,肥胖的體軀並無外
傷,私處遺留精液,我驗屍斷定為「腹上死」(做愛時興奮引發心臟麻痺而死)。
這位老士官年輕時被國民黨抓去當兵,轉戰大江南北,兵敗撤退滯台,「反攻大
陸」空幻無望,有家歸不得,親人斷音訊,軍營為家,無妻無後,孤孑終老異鄉
,平時常去「公共茶室」報到,調駐金門時則到「軍中樂園」排鋼盔,最後在柔
玉溫香的懷抱裡,結束辛酸的一生。

搭著吉普車飛馳於柏油路上,兩旁木麻黃林蔭綿延,間有碉堡和崗哨,轉進
田埂土路,停在農舍前,一位滿身歲月刻痕乾癟瘦小的老農夫迎來,帶我們到後
院田邊,掀開草蓆,一股強烈的血腥味襲來,沙地上躺著十來歲的女孩,學校制
服女生髮型,赤足蜷曲,臉色土灰,頭骨破裂,流出血水及腦漿,紅白交織,蒼
蠅來沾,慘狀令人哀憫。我測量傷口,稍事檢查,其他無恙,記錄下來做報告。
旁邊輔導長好言寬慰老農,說要賠償幾千元(一條人命只值幾千元?)。老農痛失
愛女,哀慟落淚,飛來橫禍,徒呼奈何。原來這女孩在田裡幫忙農事,不遠處部
隊演習,攜槍匍匐爬行,有位充員兵不慎擦槍走火,射出一彈,不偏不倚正巧擊
中女孩的右太陽穴,摧殘一朵金門小花。

金門何其不幸,台海衝突之下,每遭蹂躪。早在明朝就有海盜及「倭寇」肆
虐。明清之交,鄭成功、鄭經父子退守金廈,據地抗清,以金門為戰場,對陣多
時。國共之爭,國民黨敗退來台,據守金馬,幸有美軍協防,才得以撐持下去,
金門又再次淪為戰場--古寧頭之役、八二三砲戰,槍林砲雨,滿地瘡痍,人畜田
舍,損失慘重;即使停戰期間也處於備戰戒嚴狀態,處處受限,動輒得咎,外有
單打雙不打的宣傳彈,傷亡破壞難免,內有軍人鬧事及意外事件,真是禍患連連
,不勝其擾。金門人歷來蒙受無妄之災,多苦多難,如今戰地無戰事、戒嚴已解
除,稍獲喘息。金門人從田裡挖出堅硬閃亮的宣傳彈,鋼殼磨出銳利無比的菜刀
,成為人人爭購的名產。

古來兵器改鑄成犁,化干戈為玉帛,以示和平,例如維也納的聖史提反大教
堂(St.Stephen's Cathedral),奧匈帝國擊退入侵的鄂圖曼帝國後,將擄獲的大
砲熔鑄成鐘樓的大鐘,鐘聲和悅悠揚。準此,金門莫非初現和平的氣象?祈望兩
岸消弭戰亂,化解敵意,和好共存,各求多福;讓苦難的金門成為兩國的橋樑、
和平的公園,也讓客死他鄉、小花摧折的傷痛,像日落日出、花謝花開,舊的去
了,一切都變成新的,蒙田說:「每天出來的是一輪新的太陽」,即使夜長,終
必天明,金門正等待著嶄新的一天及早到來。

二OOO年二月廿七日 檀香山

      

作者周明峰為復健專科醫師 (Emerson M. F. Jou, M.D., M.P.H.)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