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別論] (2) 吳鳳 / ◎ 周明峰
回首頁
回首頁
 

 

[英雄別論] (2) 吳鳳

 

◎ 周明峰

                               鳳兮! 鳳兮!─破滅的吳鳳神話             

         最近報載台灣擬編寫台灣歷史人物, 家喻戶曉的「仁聖吳鳳」, 因係「爭議
人物」不予列入, 其實吳鳳的神話已被戳破, 嘉義的吳鳳銅像於一九八八年十二
月卅一日由原住民和漢人聯合拉倒摧毀, 吳鳳的騙局可以休矣!

    吳鳳的故事全係日本據台時刻意捏造, 以遂其帝國主義的擴張; 國民黨照單
全收, 並且發揚光大─修廟典祀, 題匾立碑, 詩之、歌之、影之、劇之、舞之,
並入教科書, 它的虛假荒謬, 已有古今史學家明確批判, 例如台灣出版社「台灣
文庫」的《瓦解的華夏帝國》一書中, 陳楚人所寫〈神話英雄吳鳳〉一文, 即有
詳細的考據, 史實的「照妖鏡」下, 牛鬼蛇神便無所遁形, 摘其要者述之如下:

  一、吳鳳是清據時代嘉義山上無數被番人所殺的通事之一, 生前死後籍籍無名
, 一百多年後才有詩人劉家謀作〈海音詩〉略誌其死事, 再過一百年倪讚
著《雲林縣采訪冊》簡短提到流傳的故事; 文字記載稀少, 既不見於正史
﹑誌書﹑官方文書, 稗官﹑野史亦無, 可見吳鳳是微不足道的平凡人物。
二、無人確知吳鳳死亡日期, 吳鳳鄉人告訴倪讚說吳鳳「成仁」於康熙五十七
年(一七一八年), 吳鳳的後裔追溯編寫「神主牌」說是乾隆三十四年 (一
七六九年), 社口庄鄉人一八二O年立吳鳳祠時說是雍正七年(一七二九年
),日據時代藤田氏說是道光十八年(一八三八年), 前後出入竟有一百廿年
之多, 吳鳳之死期不為人所重視, 沒有確切的記載, 殆無疑問。
三、根據〈海音詩〉和《雲林縣采訪冊》的記載, 吳鳳與番人爭執決裂, 先責
以大義, 不成而被殺, 死前囑咐家人燒紙人去咒番人, 為他報仇, 吳鳳死
得勇敢, 談不上仁義; 他留下一原始文件〈赦免合約〉, 乃是他與人因爭
山界而訴訟, 由旁人婉勸調處才息訟所簽之約; 以上兩者指出其個性好爭
, 非慈悲心懷, 他並未受番人愛戴, 反是銜恨欲置死地之人, 番人絕非「
誤殺」, 事後更無「慟哭捶胸」的情事。這與吳鳳故事不符合。
四、曹族在吳鳳死後並沒有改變獵人頭的習俗, 祇因接連有人病死, 誤為吳鳳
咒語作祟, 發誓不殺「中路」人(漢人), 南北兩路的番人照殺不誤, 漢人
仍被殺了不少。亦與吳鳳故事不符。
五、南洋民族普遍有獵人頭行人頭祭的習俗, 人頭馬上獵得馬上祭, 祭後放在
社裡, 每年再祭一次, 新舊人頭皆不可缺; 所以吳鳳勸說曹族用四十個舊
人頭的說法是不通的。這是杜撰故事的破綻。
六、朱衣紅帽是曹族的民族服裝, 曹族絕不殺這種裝扮的人, 除非認出偽裝者
的面孔。這也是虛構故事裡不合情理的破綻。
七、日本據台後, 垂涎山地的資源, 卻遭番人頑強的抵抗, 死傷逾萬, 在山地
到處設派出所, 每三百個番人配置一名警察, 苦無對策; 1904年吳鳳廟因
地震倒塌, 無人聞問, 五年後嘉義廳長津田編《吳鳳傳》, 把一個倔強好
爭的入侵者, 寫成「殺身以革弊」寬厚慈愛的統治者, 一年後吳鳳廟重建
, 此時征番的日軍死傷增加, 總督府刻意宣揚吳鳳的故事, 為之立碑﹑題
匾﹑祭祀, 並編入教科書, 補充了「四十年不獵人頭」的一段; 學者質疑
無功, 遂成策略性的「政治神話」, 用以教化番民, 「霧社事件」之後,
三浦幸太郎寫了一本《義人吳鳳傳》, 歌頌「教化者」吳鳳, 譴責野蠻不
馴的番人, 甚至說吳鳳是東方的基督; 果然見效, 於是吳鳳的故事更推廣
到漢人﹑朝鮮人, 乃至東南亞各族, 加速其帝國主義的擴張。戰後, 吳鳳
神話繼續被國民黨用來當做教化的教材, 擴展大漢帝國主義, 其心態與手
法和日本帝國主義者, 如出一轍, 儘管學者批判的深度超越日據時代, 而
政府對吳鳳的宣傳卻更有過之。

    撇開史實不談, 單就一般常識來斟酌, 亦不難見出端倪:

  一、中國文化裡, 雖然有儒家講仁義道德﹑民胞物與, 有佛家以慈悲為懷﹑普
渡眾生, 充斥的卻是忠君愛國的樣板, 祇顧往上鑽營, 不管下層小民, 甚
至視貧苦大眾為草芥﹑為芻狗; 歷史上, 當官者能夠體恤庶民並獻身服勞
者, 簡直鳳毛麟角。
二、中國「華夷」觀念作祟, 往往視大漢民族以外的左鄰右舍各民族, 為蟲蛇
豬狗禽獸, 例如蠻﹑閩﹑狄﹑獠﹑貉﹑羌, 殘殺蔑視之餘, 勉強與之親和
已屬難能可貴, 關懷其福祉乃是絕無僅有, 肯為其犧牲性命就甭談了, 翻
遍廿五史找不到。
三、清廷對台採棄民政策, 輕蔑來台移民, 稱之為最下流、最低賤的「無賴」
﹑「愚民」﹑「賤民」﹑「奸民」, 政治腐敗, 賦稅繁苛, 台人「三年一
小亂, 五年一大亂」反清頻仍, 在這種情形下, 奉派來台的官吏概皆貶謫
流放之輩, 素質低劣, 又無久留的打算, 暴虐茍且加上貪污剝削, 愛民的
好官寥寥可數; 黑暗的官場裡, 好官難當, 正直又有抱負﹑不同流合污者
, 恐怕早已被排擠掉了, 哪容得下吳鳳去照顧番人﹑好官當到七十一歲?
四、清政府的通事負責收繳番餉(賦稅), 上下其手便獲利滾滾, 乃名副其實的
肥缺, 非拉關係送紅包免談, 一旦上任, 輒肆意搜刮, 為番人所最痛恨,
必欲斬殺, 因此通事往往是投機之徒, 正派的人向不當通事。
五、吳鳳若是番族的大恩人, 番人理該世世代代祭祀懷念他, 卻提都不提, 反
而異常痛恨, 於今不息, 毀之壞之而後快, 其真實性大有可疑。

    台灣史上若果真有一位優出中國傳統, 具備超然的愛心, 奉獻生命予卑微的
番族, 大仁大義如吳鳳者, 雖不見得像梁容若〈仁聖吳鳳傳〉所說: 「吳鳳是比
耶穌﹑甘地更真誠﹑更自然的至聖至仁」, 倒也不輸古今內外諸仁者聖人, 此乃
曠古奇事, 應罄竹特書, 廣播於寰宇, 我們台灣人該有多自豪呀! 唉! 卻是造捏
, 罪孽! 罪孽! 一場空歡喜, 可惜! 可惜! 台灣的聖人猶未覓, 鳳兮! 鳳兮!

                                       一九九O年十一月十八日   檀香山

 

作者周明峰為復健專科醫師 (Emerson M. F. Jou, M.D., M.P.H.)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