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遲∣◎周明峰|台灣e新聞
回首頁
回首頁
 


冬遲

◎周明峰

其一

北風來了, 趕走炎夏的茍延殘喘; 北風真的來了, 來在樹梢, 來在被它的彩筆染黃的草地上, 以它一貫的立體音響, 盡情地述說北國的傳奇, 使你在落葉繽紛的當兒, 陶醉於動人的情節, 忘掉了飄零的憂傷。它汲汲地闖了進來─似乎對自己的姍姍致歉─的確給你帶來喜樂的信息, 不信? 走出門外來, 搖晃的枝椏、飄舞的枯葉都會告訴你, 不必等那怒放的聖誕紅, 用它的鮮豔來多加修飾, 或者祇要嗅嗅這氣息, 你就不可能弄錯, 聽! 教堂裡輕脆的叮噹, 從孩童哄哄憨笑的空隙間迸出, 彷彿雪橇上的銀鈴聲, 隨著北風傳來, 預報聖誕老人載欣載奔不遠於途。恬美的〈平安夜〉早已翳上蒼茫的屋脊, 濃濃地圍繞著燦爛的十字架, 然後像漣漪一波一波地擴散開來, 沿靜謐的街道娓娓低迴, 歌聲沖積著舒暢的夜涼, 給大地覆蓋上一層厚厚的溫馨。啊! 聖誕節到了─說不出有多歡欣的日子。

其二

濛濛的晨霧迎面撲來, 三兩滴冰冷的朝露濺到臉上, 雙頰不覺泛起絲絲寒意。臘月近尾聲, 初現凜冽, 嚴冬雖闌珊, 畢竟到來, 不讓秋涼獨擅場。我愛它不甘沉溺於清爽安逸的幡然改變, 風暖日麗固然可喜, 這遲來的陰霾寒凍, 正足以沖醒慧根、激勵奮志, 叫人陡然振作起來。

其三

車子迴旋於山腰的小徑, 窗外白茫茫一片煙嵐, 不! 也許是柔雲, 如果不是柔雲, 為什麼那樣悠悠多情? 有的依偎在群山的懷抱, 偎得緊緊地, 深怕被風兒吹散似的; 有的伴著樹林翩躚起舞, 把原已秀氣的小樹籠絡得更輕盈了; 有的居然沉醉不醒, 任風兒再無情也不忍襲走她的甜夢。巔峰被飄浮的雲朵淹沒掉, 祇剩得曚曨的「八」字稜線, 在青山和藍天之間劃出濃淡; 這雲爬得最高, 也最瀟灑, 竟把兩邊稜線當做滑梯, 上上下下地溜盪著, 調皮點兒的更在上面翻觔斗, 看她們那一副逍遙天真的傻勁兒, 不覺勾起會心的微笑, 兒時就是這般不羈, 可不是?

樹木向後輕移, 枝幹的縫隙隱約露出一條帶狀的淺流, 蜿蜿蜒蜒地扭轉著, 不知道它從哪裡來? 又往何處去? 好比生之旅途, 人生有順境, 也有逆境, 祇是你走著的時候, 搞不清自己是如何地在拐彎, 當有一天你登上這高度, 極目眺望, 真是一皆瞭然, 不是很參悟稱心的嗎?

冬的朝曦斜斜地爬到臉上, 不一會兒, 雲散了, 而我依然盯著這錦帶似的小溪流出神。

一九六八年冬 台中

作者周明峰為復健專科醫師 (Emerson M. F. Jou, M.D., M.P.H.)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