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故趣談(47) 鎮壓與屠殺 -◎周明峰 - 台灣e新聞
回首頁
回首頁
 


典故趣談 (47)

◎周明峰

(47) 鎮壓與屠殺

1. 三月八日中午, 憲兵第四團團長張慕陶赴處委會, 聲明此次要求改革省政係屬正當, 願以自己的生命擔保, 中央政府絕對不會派遣軍隊來台, 事實上, 他明知軍隊當天下午即可抵台。果然基隆碼頭及市區隨即槍砲大作, 憲兵第四團二千人加上廿一師八千正規軍登陸, 瘋狂掃射, 男女老幼傷亡甚多, 一路向台北推進, 見人就殺; 又有三千官兵在高雄登陸。蔣介石以軍隊來呼應陳儀的求援, 以殺戮來答覆台人改革政治的要求。

2. 當晚軍隊抵台北, 機槍從卡車上任意射擊, 槍聲響徹市區, 恐怖又淒厲, 射殺、砍死、搶劫無辜的路人, 濫殺之外, 有的為了掠奪財物、報復私仇而追殺特定的對象, 尤其蓄意勦滅台人精英, 不論涉及事件與否, 皆有「黑名單」可循, 首先要鏟除的是批評政府者, 然後依次是處理委員及其助手, 所有參與臨時警衛的台北青年、中學生和教員, 律師、醫生、商業鉅子和地方富豪, 最後則是過去一年半中曾冒犯大陸人的, 也波及任何會操英語或曾與外僑來往的人。處委會主席、省參議員王添燈, 哥倫比亞大學畢業的銀行家陳炘, 哥大畢業的民報主編、台大文學院院長林茂生, 國大代表林連宗, 人民導報社長宋斐如, 新生報總經理阮朝日、日文版總編輯吳金鍊, 高等法院推事吳鴻麒, 淡水中學校長陳能通, 新竹地檢處檢察官王育霖, 醫師施江南, 台北市律師公會會長李瑞漢, 律師李瑞峰, 台北市參議員黃朝生、徐春卿、 陳屋、李仁貴, 基隆市參議會副議長楊丁元, ------等人迅遭殘害; 其他地區還有花蓮縣參議會議長兼國大代表張七郎父子三人, 省立宜蘭醫院院長郭章垣, 三青團花蓮分團股長許錫謙、嘉義分團主任陳復志, 朴子副鎮長張榮宗, 嘉義市參議員潘木枝、盧炳欽、陳澄波, 台南縣商會理事長黃媽典, 台南市律師湯德章, 岡山牧師蕭朝金, 高雄市參議員黃賜、王石定, 屏東市參議會副議長葉秋木, ------等人亦遭毒手; 志願維持治安的教員和青年學生, 皆被追殺殆盡, 且殃及家人。有的切除耳鼻, 有的砍掉手腳, 有的閹割, 有的砍頭, 有的在河堤、濠溝或港邊就地槍決, 有的活活打死, 有的從高樓摔死, 有的裝進麻袋投海, 更有的三五個人綑綁一起、手掌和腳踝貫穿鐵線、拋入港口淹死, ------, 酷刑屠殺各地肆虐, 慘絕人寰, 鬼哭神號; 另外 , 台人不諳戒嚴又語言不通, 平白喪命的亦不少。五天裡慘死的人數二萬以上, 傷殘不計其數。

3. 陳儀此時有恃無恐, 斥責處委會反動, 予以解散, 再度宣布戒嚴, 誓言保護守法民眾, 絕無絲毫傷害, 肅清奸暴力求徹底, 一切動亂都是少數「凶殘叛徒」造成, 務必趕盡殺絕, 國軍除了保護民眾、消滅暴民叛徒外, 別無他圖。這個聲明成為日後官方對此事件的立場, 亦即「少數惡徒以恐怖威脅反叛中國政府, 國民黨軍隊開入保護安撫所有正直善良的台灣人」。此時, 道路、河畔和港邊, 屍體遍地, 多少良民橫遭軍隊這般「保護」。三月十二日台北市才稍安定。

4. 三月十日蔣介石在南京為屠殺辯解, 不提事件的起因與台人政治改革的要求, 完全將之歸咎於共產黨徒製造暴動, 殊不知當時全台共產黨徒不超過五十人, 無力也不曾舉事, 祇事件爆發後, 謝雪紅等人在台中發動過武裝鬥爭; 又錯怪處委會越權, 不該要求台灣之陸海空軍人員應「全部」為台灣人 (處委會僅要求三軍「儘量多用」台灣人) 、廢除警備總司令部、收繳武器等, 因此派兵維持秩序、弭平暴行, 絕不訴諸報復。這種官方說詞, 充滿譴責與告誡, 無非企圖在歷史上留下清白的記錄, 虛假不符事實。

作者周明峰為復健專科醫師 (Emerson M. F. Jou, M.D., M.P.H.)

周明峰文集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