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庭園雜記

 

◎ 鄭炳全

藥草

搬來天普市社區一轉眼已十二年,前面庭園大致沒什麼改變,只是當初路邊有兩株高大茂密的楓樹,其中一株可能是年老氣弱根部感染芝菌,春天新葉長不出來,只好請市政府派人來看,不出幾天就連根切除,沒料到左鄰右舍也提出申請,原本成棑三十多公尺高的壯麗楓樹,一個月之內都不見了,是有點惋惜,想到入冬成噸的落葉不再擾人,心底裡也輕鬆了。鄰居日裔Kuba 先生送我一盆銀杏,我就選個好地點移植到前庭,現時過路行人都可見到這棵亭亭玉立十來公尺高的銀杏,秋來金黃的扇形葉分外搶眼,今夏竟結了果,原來是母株。

  後庭四周是水泥地,只留當中一大圈可種植,這幾年除了野花野草叢生外,種什麼菜類瓜類都吃力不討好,不是被earwigs 蠼螟吃掉一大半,就是浪費水,光長葉子,沒什麼結果,也許是土壤貧劣,是當年建商將廢土堆積遺留的,另一原因是大樟樹遮蓋太多陽光,樟樹細根遍佈,種菜種果樹只能勉強供蜜蜂小鳥分享。

  早春請修樹專家來將大樟樹下垂的枝幹悉數切除,後庭天空頓時開朗,讓我萌生種植的意願,種什麼好呢?內人說我們來種藥草吧,真是好主意,每樣藥草都含特殊成分,對人體有助益,含精油香味的像紫蘇、九層塔、艾草、薰衣草、迷迭香等等較少受蟲蟻的侵害。主意既定,先將當中的瓜棚拆下,依地形畫三層的同心圓,買了二十包的牛糞土,又到豆漿店討幾袋的豆渣,用來土質改良。

  園藝是美國人最喜愛的休閒活動之一,退休的老人將近三分之一把自己的家園整理得像四季花園,新移民偏愛種菜和水果,能享受自家種不下殺蟲劑的蒔菜,吃起來味道和感覺就是不一樣。

  參觀鄰近的苗圃花店,發覺春天賣的藥草就只是常見的那幾種香草,好不容易找到一盆掌葉大黃,如獲至寶地買回家種。三人行必有吾師,當我問幾位朋友關於種藥草的事,他們紛紛提供經驗,有人給我香椿樹苗、到手香,有的割愛金針花、金桔、香茅草、艾草、辣椒、魚腥草、虎耳草和一些不知名的藥草,一時熱鬧起來。有多餘的趁機會轉送給植物園藥草區,做點國民外交。

  洛杉磯縣立植物園因有上百隻孔雀徜徉其間,又名孔雀園,這兩年藥草區的園丁特蕾莎刻意經營,頗具規模,大略分成歐洲、地中海、亞洲、美國原住民等區。特蕾莎自稱是南加州原住民的後裔,因而對原住民草藥特別下功夫,她如數家珍地一一介紹祖先們常用的香草,她很高興我能提供一些東方的藥草也歡迎繼續跟我家的小藥草園互通有無。

  俗語說:見青就是藥。知道怎麼用藥草,也是一門學問,大部分藥草都耐旱,不必像種菜那樣早晚都得澆水,施重肥,又得跟小蟲為敵。不過有些藥草跟雜草分不清,像前庭草坪裡的蒲公英,是很好的藥草,繁殖過盛變成園藝上令人頭痛的雜草。送我艾草的朋友就警告說別把艾草種地上,以免三年後成為艾草園。

  我當年在密西西比大學研究天然藥物時,曾負責過藥用植物園和五英畝地的大麻園,在台北醫學院也維持幾年的藥草園,現時重新種藥草,也希望退休後能隨時向大自然學習,與天地合一。


發芽


   逛農夫市場時經常會看到一攤專門賣各種芽菜,大約有十來樣豆類和穀類種子,剛發芽,彎彎細尖的根芽連同圓圓的種子,親像是可以穿耳的別緻耳垂。過幾天飽滿的種子會裂開,子葉從裡頭冒出來,有經驗的園藝家或農夫瞄一眼子葉常會猜出是那種蔬果。

  我們在菜市場買的綠豆芽或黃豆芽大都白白胖胖的,是水分、溫度及養分控制得很恰當,自家發的不容易那麼漂亮,吃起來口感沒那麼脆。不過對食物太重看頭或太重於口感,商家就有辦法滿足你的要求,什麼添加劑荷爾蒙都來,吃多了進肚子裡難免有意外的副作用。

  種子本身就富於營養,尤其含高量的蛋白質、澱粉和油質,發芽時蛋白質分解成胺基酸,更適於人體吸收。

  賣芽菜的攤子也常兼賣麥苗,青翠鮮綠長得密密直直的,像是一小片迷你原野密林,有人買回去搾汁,現場也有賣新鮮的麥苗汁,小小瓶裝藏在冰塊中,一瓶一塊美金,要懂得欣賞的人才付得出來,麥苗除了基本營養外還含葉綠素,聽說也有某些治療作用。有一陣子許多家庭主婦買一大套栽培麥苗的器具,我家也不例外,讀高中的兒子有興趣,他還去買一台笨重的榨汁機,大概持續兩三個月之後,失去新鮮感,播種、澆水、等發芽、長苗、日晒、割苗、榨汁這些農藝太繁忙了,結果才好不容易收集一小碗麥苗汁,實在辛苦,只能當仙丹靈汁喝了。

  除了少數堅硬的種子可以長年保存,大多數種子隔兩三年就失去活性不易發芽了,有些樹種子如加州巨杉Sequoia 要火燒之後才肯生根發芽,有的不經霜凍不會發芽。前幾天一位鄉親送給我一小袋台灣百合,裡邊只有六小片帶翼的種子,包裝上特別註明要浸泡並置放冰箱十天到兩星期,我等不及,冰一星期後就下種了,快一個月了,還不見芽影子。

  可能外邊氣候不夠溫暖,可是已經六月初了,陽光已直照南加州的大地了,早晨還陰涼得穿厚夾克才能出門,不是說溫室效應地球暖化加速嗎?四月初播的莧菜最近才看出一些模樣,冬瓜、菜瓜、和苦瓜種了兩個月還沒一尺高。聽朋友們說今年的氣候有點怪,早春酷寒園裡水管都結冰,一些亞熱帶花木果樹如無及時遮蔽,可能就一去不回,三月中旬又有兩天熱浪狂吹氣溫超過體溫,苦了農家。

  四月底有位洋顧客送給內人五六粒特大號的南瓜子,保證長出來的大南瓜一百磅以上,可見選種子是多麼重要。有些植物如番藷、淮山、薑、馬鈴薯等靠根莖發芽繁殖,有些利用球莖或鱗莖如水仙花、百合、月來香、蒜頭等秋季採收春天再重新種。

  年趨退休心平如井水,好久不曾有奇夢異想了,心田裡播什麼樣的種子才會發芽?

  自從人類學會農耕之後才有雜草,任何花草只要長在不該長的土地都會被視為雜草。

  像我家前庭的草坪,遠觀還算是有常澆水的老草坪,近看則是雜草坪,十五年前剛鋪上時綠綠綠,過三兩年雜草開始乘虛而入,首先是蒲公英從天而降,春夏開黃色小菊花在綠草中,花謝後結成一團小白球會隨風飄飛的果。另一種更頑強的雜草是酢漿草,它的走莖爬得很快,根底下又有一小粒一小粒的鱗莖,比直條根的蒲公英更能耐更拒拔除,它也開黃色的花太細小了不蹲下來看不見,它的莢果不到一公分長,稍為一碰,裡邊的細子卻能彈射出數十公分遠。

  大約十年前朋友送我一小株紫羅蘭,心形的葉子很可愛,我種在草坪邊上的玫瑰花叢下,不得了,兩三年後爬滿花圃又入侵草坪數平方公尺,如今已成草坪不可缺的一份子了。

  以前用自動噴水偶爾草坪會太過濕,竟然長出朵朵草菇,應該是可以採來吃的。今春草坪忽見幾朵粉紅色碗狀的花,細看原來是夜櫻草,大概是前年鄰居種一堆,種子掉落而來的,在草坪的邊邊,也可找到楓樹,榆樹,日本女貞和灰木的幼苗。

  後面菜園的雜草更是多釆多姿,除了蒲公英和黃花酢漿草之外,草坪的草和其他禾本科的草類隨處都有,播了菜子水灑下去,一星期後先長出來的常是雜草,這幾年來累積認出來的雜草大略如下:

  豬母乳( 大飛揚草) ,小本紅乳草( 小飛揚草spotted spurge),車前草,細葉車前草,烏子菜,雞腸草,假韭菜,野莧菜,鼠麴草,貝殼草,大本蒲公英,野薺菜,山芥菜等等。

  比較特殊的雜草是因後庭有大樟樹及海桐,這兩種樹苗隨時會由後院土裡及花盆裡冒出來,偶爾也有小桑樹或無花果,大概是小鳥帶來的。種過會爬藤的土川七(洋落葵) 的人,也會為這種蔓生的雜草而傷腦筋。

  雜草跟人的園藝活動有密切關聯,有的花草真的只能供養在盆子裡,不信你把竹子或艾草種在庭院,過幾年連鄰居都要向你抱怨,前幾年有親友送我一盆會開奇花異臭的巫毒草,繁殖力很強,後來忍痛丟掉,沒料到今春在金針花旁邊它類近三角形的葉子又冒出來了,真厲害。

  幸而許多雜草也是藥草,含特殊成分可治病或用於食療,像蒲公英和土川七葉子就可採來當野菜炒或生吃。要當雜草也要有點本領,忍乾旱耐濕寒,能屈能伸又勇於把握時機。

 

下載:◎鄭炳全◎ 庭園雜記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