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習 琴 記

 

◎ 鄭炳全

從小對音樂有點偏好,從捲榕樹葉當笛吹開始,許多樂器都有摸過,像口琴、吉他、風琴、小鼓、中喇叭、蕭、尺八、揚琴等、最多是勤練一個月就知難而退,或是失去機會,沒拜師學藝,也沒無師自通的天份。唯一的好處是比較懂得欣賞名家的演奏。

剛退休時也擔心沒工作會閑得發慌,除了玩文弄筆,拈花惹草整理庭園外,又參加合唱團,有點忙了,內心裡卻還想學點樂器,抱抱蠻有曲線美的大提琴也不錯,免得老來入花叢痛苦下半生。

有一天朋友來訪,她唸音樂的女兒主修大提琴,聽說我想學就自告奮勇要教我成為大提琴家,不讓馬友友獨享尊榮。隔天 Terresa老師就帶我去好來塢租一部好琴,從拉空弦開始,要對著鏡子拉糾正姿勢,要放鬆又得全神貫注,個把月後開始左手按音階,兩個月後才讓拉 Suzuki的初級教本,同時也補修樂理,每天至少練習一小時,剛開始內人覺得聲音不錯,第四個月就進入Dotzauer練習曲,對我這老人家實在太難了,反覆練兩個月終於可以拉完第一頁,這期間內人常說難聽又吵,她去買了一台舊的鋼琴覺得聲音輕脆好聽,要我改行。

其實要精通每樣樂器都得下功夫,要彈好鋼琴,雙手靈活一點的也要苦練一兩年才可彈奏簡單的名曲。勤拉五個月後我不小心搬輪椅上車時重傷了手腕,無法按弦只好向老師告罪,六個月租期到了,忍痛還琴不敢買新琴,心情上有點單相思失戀的感覺,後悔嗎?不,至少我曾經愛過。

原載於:<富蘭克-林>部落格 2009-07-09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