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天 馬 集

 

◎ 鄭炳全

 

庭 園 之 樂 (一)

晨光將白,披衣上前庭草坪,為了響應節約用水,綠草一半枯黃,再不澆水園丁就沒草割了。我喜愛親手拿水管噴頭仔細地噴澆,以免浪費水資源,同時也期待住家鄰近的蜂鳥前來沖澡,今天來了兩隻歡躍地飛進噴水中振翅戲舞,我移開水牆牠會跟著移,一兩分鐘後嗄然一聲相偕高飛而去。

* * *

朋友送來幾粒黃褐色的雞蛋,說是自家母雞下的蛋。妻一時興起養雞的熱潮,兒子媳婦連我在內都不贊成,有的說怕髒,有的怕禽流感,我是怕鄰居的貓和夜裡路過的白鼻狸。妻講了不少小時候住嘉義養雞鴨的經驗,說只要養兩三隻母雞來吃庭園裡的小虫,雞糞可當肥料,又有蛋吃,何樂而不為?城裡長大的媳婦奇怪問沒公雞,母雞怎會下蛋?

* * *

今年整個六月都是陰涼的天氣,直到七月初過了閏端午才有點熱夏猛男的氣息,友人送來的菜瓜苗迎夏風開始亭亭玉立,可惜開的都是母花沒公花,當然毫無結果,問友人也說沒見公花。真希望百公尺之內有絲瓜公花,藉蜜蜂傳粉來我庭園替母花做媒。


庭 園 之 樂 (二)

可能是近年南加州山谷地區陽光過猛,試种幾株喜陰涼的山茶花前後皆乾枯了,只剩一株我撐支陽傘遮著竟然又吐出新嫩葉。正如去蘇州賣鴨蛋一樣,在南加州賣傘也是穩賠不賺,為花撐傘是另類用途吧。

* * *

每早都有幾隻不畏人的斑鳩或雀鳥到後園裡找虫吃,經過將近半年來的去蕪存菁,虫害已減輕許多了,蜘蛛網也少些,就剩霉菌的問題較麻煩,像今年的玫瑰花初春噴了幾次藥水,霉菌似乎受到控制,也燦開了一兩個月。入夏新的花芽就是長不壯,可見霉菌已生根了,用漱口藥水來噴是有些兒效果,也有朋友教我噴牛奶或酸性水,大概得灑石灰和硫黃粉從土壤裡邊根本除菌吧。

* * *

七八年前已故的養蘭專家姜渭濱先生送我許多盆蘭花,還有金絲竹,君子蘭等,這株君子蘭据說是日本有名品種,第一年花開後我就將它種在後院,乏人照顧都沒再開過花,年初將它挖出,分了四株種在前庭陰涼處,其中有一株老是長不好,前天澆水時挖出來看,不得了整團根部都成螞蟻窩,清理後重新入盆,但願明春花開可置書房伴我。

2007-07-13

 

庭 園 之 樂 (三)

好友吳明福送我日本金瓜苗,我種于大盆一個多月後幸得一瓜,雖已入夏陽光充足卻不再開花,請教蔡金發老師,告知先收割已成熟的金瓜,爾後又會開花。果然,半個月後連開了二十幾朵金黃耀眼的花,真是奇妙。

* * *

拜訪小說家廖清山,談到庭院裡的雜草,他的切身經驗是要維持完美的草坪,最好是用自家的割草機,如果是用墨裔園丁的割草機,它會攜帶別處的雜草種子來,幾個月後便不可收拾了。可見雜草為了拓展生命,真是無孔不入,我以往只怪風媒虫媒或牛糞肥料挾帶雜草種子。偶爾細看草坪中有不知名雜草,甚至開許多芝麻大的紫色小花,有點驚艷。

* * *

十年前有一盆撫媚清香的緬梔花 (內黃外白又名雞蛋花,美洲原產。) 姪媳婦蘭香見花生情,懷念生長的印尼家園,我欣然贈與,她喜出望外,攜回家種,現已十尺多高,幾次參觀她精緻的庭園,都忘記請她分一枝回來種,初春在聖蓋博園藝店正想買一枝緬梔,一友人 Raymond 稱他車上剛好有,就真的拿一枝 Y 字形的圓枝幹送我。妻怪我貪心剪成三小枝下種三盆,一直等到溫暖的六月下旬才各吐新芽,現時每片綠葉已有一尺長,看它欣欣向榮,仿彿接受了我的愛心。我也見過有粉紅色花瓣的緬梔花,期待這三盆明夏不知將開什麼樣的花色。

 

庭 園 之 樂 (四)

今春從堆肥筒冒出番藷葉跟黑甜仔菜(龍葵),可見是堆肥裡養分足,長出來的葉片都超大,番藷葉和空心菜在植物學上是親兄弟,自古即為常用蔬菜。龍葵與茄子是親姊妹,果實熟時一呈黑色一呈紫色皆可食用。茄子的葉子毒性大不可食用,龍葵的葉子近幾年有人當野菜,它也含多種生物鹼,藥用於解熱利尿,如食用宜先煮過去湯以減少苦味毒性。

* * *

後院有四棵大樹,樟樹根盤延四方,加上土質不良,實在只適雜草生長,如夏日乾旱沒澆水連雜草都不肯委屈求生,想要一點綠一些花紅,只好盆栽勤澆水去除雜草。

所謂園藝即是選擇性的栽養,在樟樹下的盆栽常因樟果掉落而長出小樟苗,只好當雜草拔掉,偶爾將它移植新盆,茁壯後成樟盆栽。外甥女朱蘭試種幾次皆不成,過些時日天涼時再送去給她觀賞。

* * *

今年的虎頭蘭 Cymbinium 好幾盆都開到六月底才謝,其中有兩盆長出 Voodoo 扇狀大葉片,葉柄有蛇皮狀花紋,記得是十年前陳長堯博士(筆名暗公鳥)送我一株非州 voodoo,它的火焰狀的花很奇特又奇臭,是他研究植物生理學博士的題材,囑咐不要種在地上因繁殖力極強。每年植物園會宣告世界最高大的花即將開,歡迎禁氣觀賞,Amorphophallus 同屬植物在東南亞也有,較常聽到的是 Konjac 蒟蒻,用其根莖製成涼粉,它的花可達六尺高。

2007-08-06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