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天 馬 集

 

◎ 鄭炳全

 

庭 園 之 樂 (五)

好鄰居邱先生的女兒送我一株菜瓜的幼苗,種在五加侖大的塑膠桶,今年六月多陰天少陽光,看它長得纖細迷你,只望當盆栽觀賞,沒料到七月初開始天天艷陽高照,我趕緊施肥多澆水,枝葉茂盛花常開,又結了三條比酒瓶還粗長的菜瓜。邱先生說他家一條也沒收成,上星期到 Arcadia 三街潘欽城先生的菜園參觀,他的大型菜瓜棚今年結了將近一百條,分給我五條,返家前我把它和一些空心菜、茄子分些給親友,初夏潘先生也送我一大堆水蜜桃,我拿到合唱團分送,皆大歡喜。

* * *

後園有半疊 Tatami 大的韭菜特區,一年多前翻土重新種,長很快常送人,前幾天它相繼抽花梗,我突然想試種韭菜黃,先將整區韭菜收割,覆蓋一寸厚的牛糞土,找出一大片舊紗窗,把剪開的黑色大垃圾袋貼在紗網上,白天覆蓋晚上掀開,每早澆水一次,一星期後長出來都是黃白色的細長葉,溫度夠熱三星期即可炒韭黃了。洛杉磯市場賣的聽講是用韭菜去熏硫黃漂白。

* * *

今春朱蘭送我二棵元寶辣椒光禿禿的枝條,一棵種在盆裡另一棵種在花圃上,過一個多月春盡夏初,內人看盆中那棵毫無動靜就拔掉它,好加哉,花圃上那棵過沒幾天就吐新芽,綠葉長滿後又結花蕊,我想要它長快些,隨手抓一小把 NPK 15-15-15 去年草坪用剩的化肥散在它四周,兩三天後葉子開始掉,糟糕太鹹了,趕快挖掉一些鹹土補上新土,一星期後總算回魂,又長出新葉。枝上掛幾個由綠轉紅的亮晃晃的小元寶,內人少吃辣覺得它是有些辣。

* * *

那棵种了15年的芭樂今年結果累累,春末疏果將近一半,還留二百粒左右在枝上,勤澆水常施牛糞或雞糞肥,九月初就有朋友選將熟的試吃,直讚香脆,九月中每日可採四五粒,差不多跟雞蛋一般大,左鄰老美太太 Elaine 也喜愛吃。

芭樂是台語對 Guava 的稱呼,它的語源我常想,可能是十七世紀初,歐洲船隻來台灣時帶中南美洲原產的果樹來,Guava 的重音在最後的 va,所以聽起來像〝巴〞,平埔族就簡稱它巴仔,漢字就寫成芭樂,較官方的名字番石榴近年來反而少用。

* * *

前庭兩年多前種的三株茶花一一乾枯了,頭一年春天都抽新葉還開花,盛夏則漸乾萎,澆多水或移到樹陰下也救不了,原先以為撐把傘遮烈日可防晒焦,兩個月的高溫硬將傘下的山茶花熱昏了,只好忍痛挖出暫存桶中置大樹下,期待天涼新葉會再發芽。原址補種一株喜陽光的 Russian Sage ,才十天枝葉茂盛,紫色的花串蓄意待發。

2009-09-15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