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本報立場與希望

◎黃森元

適值台北完成總統大選,李登輝與李元簇當選第八任總統、副總統而國是會議即將召開,台灣政局料將展開一個新的局面。我們願在此時將今後本報的立場與願望作一闡明,以就教於廣大的讀者。

我們對於台灣的最大期望,是加速步伐邁向民主、自由、法治·使台灣社會繼績富裕,早日安定與日臻繁榮,成為一個政冶、財經、文教各方面;都齊頭並進的現代國家。

中國國民黨專權的中華民國政府,自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以來,即已統治台灣。迄今歷時四十五年,「台灣、澎湖、金門、馬祖」將來要否繼續維持中華民國體制!或改變國號,應由台灣住民作自決外,目前階段·台灣、澎湖、金門、馬祖即是中華民國。換言之,中華民國即僅是台灣、澎湖、金門、馬祖而已。中華民國政府雖然從被世界上多歡國家所承認的優勢淪為目前僅與二十幾個國家維持正常之外交關係之劣勢,但實際上中華民國與國際社會並無隔絕,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剛誕生時僅少數國家承認其國家、政府一樣並無差別,不影響國家(政治寶體)之存在,台灣民眾依然持中華民國護照來往於世界各國之間,從事旅遊與商業活動。換言之國際上雖然格於政治因素被情勢所迫;只承認一個政府,但居住在台灣的民眾目前階段。被認為是中華民國的國民,這是客觀存在的事實自不能否認。

至於中國大陸的共產黨,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毛澤東在天安門上高呼「-個新的國家誕生了」,在大陸將孫中山先生所創建的中華民國」國號,改變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這一宣稱,無異自行割斷了台灣與中國大陸之間的歸屬關係。自新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誕生開始,迄至今日,台灣從未隸屬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領土,台灣民眾亦從未受中華人民共和國之管轄。及至今日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卻在將近半個世紀以來,一再重申對台灣有主權這種依古代武力強權為後盾所作之封建主張,是毫無現代「法理上」根據的。另外中華民國主張自己是正統合法代表大陸的人民,欲以三民主義統一大陸,這也是毫無「法理上根據的·因為自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迄至今日大陸從未是中華民國現實支配的領土大陸民眾亦從未受中一平民國的管轄;大陸選出來的中華民國國民代表、立法委員、監察委員早己失去了大陸的民意基礎,選他們當代表、委員的大陸民眾自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已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民了。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都有各自之憲法作為各該國家活動之準繩拘束各該國家的國民;形成兩個獨立相異的政治實體,如果中華人民共和國用任何的手段,不論是武力的、或和平的·企圖兼併台灣或中華民國欲用任何的手段,收回大陸,即將構成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間紛爭或戰爭的關係,這絕不是中華民國之國內問題,亦絕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國內間題。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灣主張有主權,台灣民眾拒絕接受,拒絕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主張,這絕不是台獨的問題,亦不是海峽兩岸之統一問題而是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同時,共同存在於今日現實的國際社會的客觀事實的問題,因此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必須互相放棄各自對對方所做的主張,理性地和平共存。

基於上述認識我們對中華民國(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將來願作下列之希望。

(一) 對台灣方面:

1. 台灣的人口是由少數的土著與絕大多數的移民所組成這一點與美國頗為相似,台灣開發於明朝帝國 。美洲由意大利人哥倫布於一四九二年發現,兩地的開發史也相差不遠,第一代自台灣來美國的移民算是新的移民,但所享受的權利 與居住在美國已有若干代的老移民並無差別。同樣地,自明末請初,即已定居台灣的老移民,與一九四五年以後播遷台灣的新移民, 互相之間應拋棄成見。台灣(中華民國)國內居民之間的和睦,應該是台灣安定的主要因素。新移民和老移民應該相互惕勵,相互尊重,不應相煎。

2. 去年底台灣的公職人員選舉,國民黨獲得投票總數的六成,民進黨獲得四成。但在選舉過程中,未能做到公正、公平,如電視媒體全由國民黨獨佔。又金錢與暴力公然介入,而主辦單位竟未查辦,是最令人垢病之處。以後選舉凡是通過公平的競選而贏得全台灣住民半數以上的選票的執政黨,不論是國民黨、民進黨或其他任何黨派,因為具有台灣大多數民意的基礎,都應該受到肯定與支持。

3. 希望李登輝在就任第八任總統後,首先能宣告動員時期終止,推動修改憲法,進行國會改革,迅速解決貽笑古今東西的萬年中央民代問題,在李登輝六年任期屆滿後,改為兩院那個黨派在國會的議席超過半數,就由該黨派組織政府,該一政府的政策不符人心,經國會投票決議不信任該政府則應解散國會或辭職,交出政權另行選舉,再由多數議席的黨派,組織新政府此種制度將可避免過去蔣家父子在台灣手握黨、政、軍、特大權,造成個人獨裁,戕害民主的不幸歷史重演,修改憲法後的台灣,自總統、省縣市長以至鄉鎮村里長均能經過住民投票直接選舉產生,以實現孫中山先生的「國民是國家的主人,凡是官吏,上自總統·下至雇員均為國民的公僕」的思想,所有的官吏均須對人民直接負責。

4. 修改憲法,廢止國家元首的戒嚴權與緊急處分權,孫中山先生說國民是國家的主人,國家元首是公僕,不是主人(不是清朝以前所謂朕即是國家),那有僕人在戒主人的嚴戰後西德的基本法與日本的日本國憲法均將其戰前的威瑪憲法、明治帝國憲法所賦與國家元首的戒嚴大權廢止使戒嚴文字從其憲法史上消失。

5. 解散救國團。國民黨退出校園,讓大學有學術獨立、研究之自由,學生有充分之自治權。行政官吏、司法官吏退出國民黨保持中立情治單位嚴受國會的監督控制。

6. 行政權「權力作用」須有法律的依據依法行政絕對不容「行政命令」優位「行政法律」防止行政權之逾越與濫用。「非權力作用』之社會保障行政(社會福利、社會保險)應力求廣大與加強。

(二) 對中國方面:

希望中華人民共和國,能以理性、政治成熟的智慧與態度面對-個時勢潮流之事實:「大一統」的古代統治者幻夢的政治理念,早已隨風而逝,東歐諸共黨國家紛紛自立門戶的實例方興未艾。我們鄭重表示,無論今後台灣的情況發生任何變化,中華人民共和國絕對無權,以非理性,不成熟的政治態度,冒然對中華民國(台灣)使用武力,開啟國際戰爭,否則台灣住民必將誓死反對。

今後中華人民共和國能改變僵硬不通的態度,學習適應東歐共產國家-樣在政經方面作大幅度的改革民主化、自由化、法治化,努力讓大陸逾十億的住民迅速獲得安和樂利的生活邁入現代國家的建設,與台灣(中華民國)和平相處像英國與美國的關係一樣,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間建立最密切的兄弟邦交,兩地的人民自由交往互通有無,攜手合作,以求共榮。

太平洋時報 週報改日報 〔創刊號 社論〕1990-10-25

-----作者 黃森元 ----- 洛杉磯太平洋時報前社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