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談雷震回憶錄被燒毀

◎黃森元

雷震回憶錄不僅是私人的著作財產,具有貴重的史料價值,更是人民的歷史資產。剛正式成立之公益信託雷震民主人權基金會得由震雷家屬向中國國民黨請求損失補償作為基金會的基金,用以研究雷震建議國民黨在台灣如何改革的構想。

一九八八年,監察委員謝深山指出:新店監獄是依據「軍人監獄規則」第六十五條及「監獄行刑法」第七十一條的規定,將雷震在軍人監獄所寫的回憶錄加以燒毀廢棄。

『軍人監獄規則』第六十五條規定:「送入之財物,或送入人之姓名,住所不明及為受刑人所拒受者,得由監務委員會決議沒入或廢棄之。」
「監獄行刑法」第七十一條規定:「送入之財物認為不適當或送入人之姓名,居住不明及為受刑人所拒絕者,得由監務委員會之決議,沒入或廢棄之。」
「軍人監獄規則」第六十五條及「監獄行刑法」第七十一條所規定之條文其構成要件均為(1)由監外送入之財物,認為不適當者(2)由監外送入財物的送入人之姓名、居住不明及為受刑人所拒絕者(3)有裁量權的監務委員會得決議,沒入或廢棄之。

「監獄」係國家的「營造物」,(不是地方自治團體的營造物),與「學校」一樣,是具有「倫理性格」的權力作用的營造物。因其係具有「倫理性格」的營造物,法律通常均賦與命令強制權及懲戒權,使營造物管理人與利用人之間在營造物設置目的之必要範圍內,受特別權力關係(與一般權力關係對稱)之支配。是以,營造物特別權力關係之支配權範圍,自以達到其目的所必要者為限,亦即應依照設定營造物之目的,以客觀必要之範圍為其界限者也。(註(1)「營造物」與「公物」不同的是,「公物」是僅對物而言,如監獄之建築物,及文具用品,而「營造物」是包括人與物,即監獄的建築物及犯人而言。又如「學校」,學校之建築物及公有用品係「公物」,加上學生,就是「營造物」。註(2)特別權力之支配是指「犯人」受監獄管理規則之支配,「學生」受學校規則的支配。)

上述說明,反映在實體法上者;對監獄(營造物)設置的目的,有「監獄行刑法」第一條:「徒刑,拘役之執行,以使受刑人改悔向上,適於社會生活為目的」。而且對於該「立法目的」有否確實貫徹達成,同法第五條有「司法行政部(現為法務部)應派員巡察監獄;每年至少一次。檢察官就執行刑罰有關事項隨時考核監獄」,又「軍人監獄規則」第五條亦有「國防部每年應派員視察各監獄,其視察人員由軍法覆判機關派充之。軍事檢察官就執行刑罰有關事項,得隨時到監獄考核」之規定。

又欲維持營造物(監獄)管理利用之秩序,營造物之主體,得自定其特別規則,以拘束營造物利用人(即監獄之受刑人)。「軍人監獄規則」第六十五,「監獄刑法」第七十一條是其具體實體法之條文是也。

雷震因案被判刑,入獄坐牢,其與監獄之關係乃營造物管理人與利用人之關係,在改悔向上,適於社會生活為目的之必要範圍內,受營造物(監獄)管理人特別權力之支配。雷震願不願改悔向上,吾人不能知曉,惟其刑期屆滿而出獄,受營造物(監獄)管理人特別權力之支配關係就消滅了,從此,不再受特別權力關係之拘束、支配。與「監獄行刑法」第七十一條及「軍人監獄規則」第六十五條之規定更加無涉。而「雷震回憶錄」係雷震在其坐牢期間內,在監房裡所完成之個人著作,其著作財產權在解嚴的現在,除非公開出版後,有不實的內容,涉及他人的名譽須受法律制裁者外,應受憲法的保障,不能以任何預防危害之理由,加以不當或違法之處置,當時的警總「以解嚴後不宜繼續保管」為理由交還國防部軍法局,即其有自知之明也。退一步而論,軍方監獄以「監獄行刑法」第七十一條及「軍人監獄規則」第六十五條之規定,對雷震回憶錄加以廢棄處分;而該回憶錄著作,係雷震在獄內所完成,未曾帶出獄,自無由獄外,「送入」之行為,核與上述「監獄行刑法」第七十一條及「軍人監獄規則」第六十五條規定由「監外送入」要件不符,自無具備被廢棄處分之主觀、客觀條件,軍人監獄擅自濫用無權限的裁量加以廢棄,顯係對法律解釋及適用之錯誤,核其行為自當構成觸犯刑法第三十五章毀棄損壞罪第三百五十二條「毀棄、損壞他人文書或致令不堪用,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規定之嫌疑。

縱觀此一事件犯罪行為雖係由低層的「軍方監獄」所為,但「監獄」係國家的營造物,「監獄」所為之犯罪行為,其法律效果直接歸屬(IMPUTE TO)於國家(這裡的國家指的是中華民國),應視同國家的行為。

國家的違法行為,在滿清以前的封建專制時代,因朕即是國家,如有官員膽敢陷皇帝(皇帝乃國家唯一的主人,權利主體)於不義,滿門抄斬,恐難逃其罪。現代的文明民主國家,如有官吏,陷國家於不義,輕則,管轄部會長應引咎辭職,重則,內閣總辭,以正國家倫常!

對於雷震回憶錄之國家違法行為,如無人聞問而予以放縱,則國民有違法行為時,國家還能有權威(公信力、公權力)加以追究嗎?

因當時中國國民黨於白色恐怖時代是以黨國一致之思維治國施政,國家是中國國民黨的,國民黨不應享受時效的利益,而應有反省、謙虛的胸懷,釋出適當的補償,以資在歷史上對雷震家屬正義對全民和諧作出有個公道的交代。又因為黨國一致的國民黨應負的責任,不應由人民所繳付的稅款作為國家的補償。

 

前太平洋時報社長 黃森元
04/14/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