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催討中國黨侵占的贓物及解散中國黨

◎黃森元

壹、黨產返還之請求權,沒有時效問題

 國民黨黨產取得之法律行為,其效力是自始無效、當然無效、絕對無效。此即意謂著追還國民黨黨產並沒有「請求權」的「時效消滅」問題(換言之,亦即永遠沒有時效之問題,隨時可追討黨產),也無須等待立法院通過「黨產不當條例」之後才得以追索。

 此乃依據以下兩列法律論點:

 一、中華民國民法第71條規定『法律行為違反強制,或禁止規定者無效』

 首先,將上述一些法律術語加以詮釋如下:

 1.1.「法律行為」:包括債權行為及物權行為。
1.1.1債權行為:如買賣,互易,贈與,租賃,承攬「契約」均屬於中華民國民法所規定之法律行為。
1.1.2物權行為:如所有權之取得(不動產需要登記,動產需要交付),抵押權之設定。

 1.2.「禁止規定」:中華民國刑法所規定之強盜、搶奪、強盜、詐欺、侵占、背信、偽造文書、妨害自由、恐嚇、贓物之買賣和持有等犯罪事項,均屬於法律上之禁止規定。

 1.3.「無效」:是指不發生法律效力而言。是自始無效,當然無效,絕對無效。

 民法第一百十三條規定:無效法律行為之當事人,於行為當時,知其無效,或可得而知者,應負回復原狀,或損害賠償之責任【註:故買(故意購買)國民黨黨產之私人或企業應慎為注意】。

 與上述民法第七十一條有關的兩個判例可供參考:

 (A)民國二十一年,上字第13O9號判例說:當事人以違背法令禁止規定所為「標的」的契約當然無效,其因此所發生的權利義務即屬不能存在。

 (B)民國二十二年,上字第1652號判例再說:當事人以違背法令禁止規定所為「標的」的契約當然無效,其因此所發生的權利義務即屬不能存在。

 二、行政法上『濫用、踰越行政裁量權所作之行政行為(行政處分)』。如行政行為係屬違法或不當,其法律效果亦即有「無效」或「得撤銷」之兩種情形

 行政機關(包括中央及地方政府)所作之行政行為,對於公物(如土地、道路、港灣、公園用地)之「占有」,以及公用物(如國有財產法所列現金,國有及公有企業財產,國、省、縣、市使用之國、公有建築物)之「管理」,如有圖利自己或他人(包括人民政治團體之政團法人,如國民黨)而濫用或踰越「行政裁量權」(不應加以考慮,而卻加以考慮,Extraneous Consideration)所作之行政行為者,在行政法上係屬於違法或不當,其法律效果有「無效」或「得撤銷」之情形。

 無效的行政行為是自始不發生法律效力,行政機關以外之國家所有其他機關及國民均不須受其拘束。公務員服務法第六條亦有「公務員不得假借權力,以圖利自己或他人(包括人民政治團體之政團法人,如國民黨)之禁止規定。

  貳、如司法解決黨產之返還有困難,全民公投乃另一方式

 最近,行政院要求國民黨歸還本屬於國家或全體人民(因人民繳付稅金)的財產,這些財產被國民黨違法或不當移轉為黨產。民間社會亦發起連署要公投向國民黨討還黨產之運動。然而,國民黨卻瞎稱「黨產」是依法取得,所謂「轉帳撥用」之土地、房屋,均依法定程序辦理,國民黨無不當取得之情事。甚至法律出身知法的國民黨代表負責人馬英九,對黨產的處理竟定下三個原則:

 (l)合法取得的部分,由國民黨自行處理。
(2)不合法取得的部分,由國民黨以「捐贈」的方式歸還。
(3)有爭議的部分,以透過司法程序解決。

 針對國民黨的處理黨產態度,財政部國有財產局認為國民黨黨產其來源除非來自:

 (l)國民黨黨員所繳之黨費。
(2)政治獻金。
(3)選舉補助金。

 否則,均屬於不當取得之財產(黨產),並指稱出「現行法律」無法強迫國民黨歸還黨產。國有財產局亦認為目前「黨產條例」被擱置在立法院未通過,政府欲追討黨產困難重重。發動公投,追討黨產或許是另一種實際可行的方式,藉以突破國民黨在立法院獨大的局面!

 查,國民黨所稱「合法取得」,是以形式上的合法外表偷天換日,用來掩飾其「實體上」違法之卑鄙無恥的詭辯遁辭。

 國民黨違法或不當取得之黨產,來源可以分為下列幾種:

 (l)接收日本政府及其國民所留下的所謂「日產」,由前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無償」撥給國民黨使用或經營。因為「無償」取得,顯係欠缺契約上的「要因」,由「使用占有」變更為國民黨「所有」,是屬於「侵占行為」的「禁止規定」,亦是屬於「濫用或踰越行政裁量權」(不應加以考慮,而卻加以考慮)圖利國民黨的違法行為。

 (2)濫用或踰越行政裁量權以行政行為(特別許可)使國民黨竊取、侵占、背信取得國有財產之公物(如土地、道路、港灣、公園用地)及公用物(現金及各種機關建築物),亦是圖利國民黨的違法行為。

 (3)歁壓、妨害自由、脅迫善良人民(如「葉家」在木柵之土地)以廉價強行逼售,是以犯罪行為取得之土地。

 (4)國民黨違法侵占國有財產後,轉投資或以國有財產作抵押向銀行貸款另行投資,所獲得的龐大增值部分,因為其係以國有財產作原始基楚的資本,此增值部分亦應列入黨產,必須歸還國家及人民。

 對於財政部國有財產局所說的笫一點有關國民黨黨員所繳之黨費:國民黨自1949年至1990年之間每年有多少黨員,繳多少的黨費?國民黨自1949年9 月30日前後,撤退來台時,除了屬於中華民國政府之故宮古物、珠寶、部分黃金、五億美金外,一無所有。依照國民黨中央委員會內的財務委員會報告所明示的:國民黨海內外黨工的「薪水」及所有黨的經費是由國防部研究院、青年反共救國團、情報局、教育部、新聞局、僑務委員會等機關的預算裏予以支出,如果有不夠時,還向行政院主計局申請撥款,再不夠時就向中央銀行請求無息貸款。這是非常嚴重的濫用或踰越「行政裁量權」以圖利國民黨的違法行為。

 又國民黨來台後設有「中山獎學金」,供其黨員作為留學的生活費、學費和雜費之用。國民黨黨工的「薪水」尚且盜用國家各機關的預算裏予以支出,難道國民黨黨員所繳之黨費能撥出款項供作獎學金嗎?如果這些獎學基金非來自黨員所繳之黨費,則亦視為竊自國有財產所列之「現金」被移轉為國民黨的黨產!在這種開銷酷繁之下,國民黨那有餘力還能合法收購土地,和建築物?

 中華民國行政院或財政部應代表國家作當事人(當事人適格)向法院提出「訴訟」,以法律手段積極進行,追還國民黨黨產。依據民法第七十一條違反禁止規定者無效之法律行為(契約)與行政處分(濫用或踰越「行政裁量權」,不應加以「許可」考慮,卻加以考慮)的「複合法律關係」作為訴求(訴因),逕行司法解決,無須等待立法院通過「黨產不當條例」。

 如果以司法手段解決有困難(有「法院還是國民黨開的心態」之司法人員作出有偏袒國民黨的不公正處理時),台灣人民可展現集體意志作為後盾,要求中華民國行政院內政部「解散國民黨」。這不是政黨的政治鬥爭,而是人民的正當防衛權的行使。

  參、如國民黨仍執迷不悟,台灣人民之集體意志得強求內政部向司法院憲法法庭申請解散國民黨(竊盜團體)

 解散國民黨之三大理由:

 (1)違反孫中山遺教(主權在民,國民是國家的主人翁)

 孫中山先生一生所作的努力是要實踐其政治理想,諸如「民主共和」、「主權在民」、「國民是國家的主人翁,總統以下至警察都是人民的公僕」、「立足點相同的平等權」,乃創立「國民黨」,建「中華民國」。現在國民黨背叛孫中山先生的遺訓,踐踏、欺負國家的主人翁,竊取、侵占國家的財產(國民所繳之血汗稅金),孫中山先生如地下有知,會允許他所創立的國民黨如此蠻橫的胡作胡為嗎?

 (2)違反蔣介石遺訓(反攻大陸,消滅共匪)

 蔣介石先生欲維持其「法統政權」,在台灣嚴厲推行「反共抗俄」、「反攻大陸」國策,施行威權統治,使許多台灣人民菁英無辜遭屠殺(不少有良知的外省人亦受同此際遇)。又因凍結憲法的實施,四十年來的戒嚴統治,台灣人民的「國民權利」亦被凍結限制,然而,卻沒有對等的凍結台灣人民的「國民義務」。

 不但沒有凍結台灣人民的國民義務,反而增加台灣人民的稅賦(各種稅捐,附加防衛捐等等),以及強求台灣人民當預備軍官、補充兵、常備兵等非自願性的兵役義務以致犧牲台灣青年的青春和工作收入的損失,至今台灣人民還沒有起來加以清算。

 (3)違反蔣經國遺志(不接觸、不妥協、不談判,及持有盜取國家財產的贓物)

 蔣經國先生因認識且親自體驗中國共產黨的邪惡、欺騙本質,乃確立三不政策(不接觸,不妥協,不談判)。現在的國民黨領導人紛紛的回歸到敵對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共產黨作投降式的把酒言歡、獻媚表態,違反蔣介石先生的「消滅共匪」及蔣經國先生的遺志。

 基於上述背叛孫中山先生的創黨遺訓,以及違反蔣介石及蔣經國先生的遺志,加上持有盜取國家財產的贓物(備註),如不歸還黨產給國家和人民,國民黨(竊盜團體)實已無存在於世界的價值!

 大多的台灣人民應勇敢地向中華民國行政院內政部強烈要求「解散」國民黨,一方面追討索還黨產,他方面亦可慰藉孫中山、蔣介石和蔣經國先生地下九泉之靈!

 國民黨被解散後,具有國民黨籍的檢調司法人員、行政官僚、謷察、教職員,自然就失去了國民黨的依靠。如能成為無黨無派的身分,即真正的司法獨立、行政中立,超然、公正、客觀的媒體應該也必可出現。台灣目前的政客、媒體亂源獲得消除,「正常國家」的現象可以實現,此乃全體台灣人民之幸也。

(黃森元博士/前太平洋時報社長)2006.08.09

--------------------------------------------------------------------------------

 備註:

 (1)如買主係串通、買受,避免法律之執行,即與公共秩序頗有妨害,該項買賣契約,依民法第七十二條,仍屬無效(三十五年院釋字31OO號)。
(2)刑法第三百四十九條,第二項規定:搬運、寄藏、故買贓物或牙保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3)故買因詐欺所得之物,應以贓物論,並沒收其價銀(六年統字第五百七十三號)。(註:因「竊取」或「侵占」亦可類推)。
(4)中華民國三十四年(一九四五年),日敵接受波茨坦宣言日起,人民藏匿或購買敵偽物質者,分別構成刑法上之贓物罪(三十五年院釋字第325O號)。

 (順此一提,連震東,連戰之父,其家產有否觸犯無效之購買契約或侵占之刑責,應依此「三十五年院釋字第325O號」予以查明!)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