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馬英九特別費案無罪判決, 法官踰越, 濫用裁量權

◎黃森元

(一) 宋代之公使錢, 特別費之歷史沿革, 或不具拘束力之機関首長與多方各種個人的不同說詞, 係屬「歷史資料亅, 或非現行可參酌的「判例」。法官逕行加以援用, 以主觀見解作自由心証, 顯係踰越, 濫用裁量權, 屬於不應加以考慮而加以考慮 (Extraneous consideration) 嚴重違背法令之行為。

(二) 法官援用九十一年度最高行政法院判字第一八五七號行政判例, 但對於「因公所需支出」解釋的內容卻加以曲解說明, 違反判例之原有意旨, 解讀公用支出的經費可以變成私人所得, 認為是實質津貼補助, 係嚴重破壞預算法, 政府會計法, 主計法所設計之行政制度與原則。

(三) 法官作判決, 須先詳細依証據認定犯罪事實, 而後敘述理由, 正確妥當地適用法律, 而且得就起訴之犯罪事實變更檢察官所引適用之法條, 但不能指導或介入檢察官職權之行使, 更不能有違論理原則及經驗法則。

(四) 馬英九特別費案, 法官認定被告主觀上並無不法意圖之論述, 有前後矛盾, 違反論理原則及經驗法則之不公正, 不客觀立。在台北市議會, 馬英九答覆議員顏冠聖質訊時, 明確證稱特別費係「公款」, 承認應使用於公務或公益, 這是被告於法院外之機關所為之自白, 即審判庭外之自白, 苟非出於不正之方法而取得, 且與事實相符者, 得視為証據 (三十一年上字一五一五號)。 後來又被揭發公款用於家庭費用, 且每年報為薪資所得而沒繳所得稅。其貪汚, 侵占, 違反稅法, 偽造文書 (虛偽之所得稅報表) 之犯法己無從掩飾, 法官竟然置之不理, 而認定「特別費」係「實質補」貼性質的的私款, 真是非常偏頗地護短, 非常體貼地為馬英九脫罪解套。顯然是應加以考慮而不加以考慮, 不應加以考慮而加以考慮之踰越, 濫用自由裁量權, 違反法令之行為!

法官有否觸犯刑法第一百二十四條第一項第三款「有處罰犯罪之公務員, 明知為有罪之人, 而無故不使其受處罰者, 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之嫌疑, 人民得向檢察官提出「告發」, 讓檢察官隨時展開偵查。

 

走筆至此, 知道台北地檢處二00七年八月十七日收到判決書後, 已向院方聲請提出上訴, 其上訴完整理由仍在撰寫, 擇期補遞。希望基於檢察一體原則, 能在上級法院審判庭發揮強力之檢察職能, 協助上級法官作出公平, 有公義之正確判決, 俾以樹立不偏頗黨派之法治威信!

 

----- Formosa 真善美社, 美國洛杉磯, 黃森元 -----

2007/0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