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人權及基本人權之要義

◎黃森元

「人權」是建基於個人意思之活動面(動態)。 在法律上,「人」有個人 (自然人) 及團體 (法人) 兩種。

個人有個別意思 (各不相同) 及共同意思 (各共有相同)。

意思有意思存在面 (靜態的內部意思) 及意思活動面 (動態的意思表示)。而意思存在面和意思活動面是一體兩面。

諸如目前在台灣實行的中華民國憲法第七條至第十八條, 第二十一及第二十二條所規定之平等權, 自由權(言論, 居住, 遷徙, 講學, 著作, 出版, 通訊, 信仰, 集會, 結社), 工作權, 生存權, 財產權, 請願, 訴願, 訴訟之權等等。 這些屬於「人權」之權利是建立在個人之「意思活動面」上, 由個人意思「活動面」抽出來所形成之共同意思體(國家), 可以以其所制定之法律加以限制。

例如該同憲法第二十三條規定:
「以上各條列舉之自由權利, 除防止妨害他人自由, 避免緊急危難, 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 不得以法律限制之。」 換言之, 如果有上述四項情形,共同意思體 (國家) 可以依據法律加以限制個人意思活動面的「人權」。 如紅衫集會遊行反貪污活動, 雖是其權利 (人權), 但因妨害他人自由, 國家可以依據法律加以限制。

美國於一七八七年至一七八九兩年之間, 對於聯邦憲法批准之爭論, 各州中有部分以增列「權利章典」(The Bills of Right) 為條件者, 才予以批准。

其後美國國會遂積極提案, 以修改方式訂了「十條」人權保障之條文, 於一七九一年完成批准手續後付諸實施, 此乃著名的第一至第十條修正案 (The First 10 Amendments) 。 目前, 已增加至第二十六修正案。 第一修正案對於宗教之自由, 言論出版之自由, 集會之權利及請願權等的保障; 第四, 第六及第八修正案對被告之權利保護, 第五修正案之正當手續 (due process), 正當補償 (just compensation), 都是屬於非常重要的人權規定。

「基本人權」之用語, 在法律文獻上, 目前僅有四個規定可以看到:
(A) 聯合國憲章序言第二項:茲再予以確認關於人類之「基本人權」及人之尊嚴, 價值, 男女, 大小各國同權之信念。

(B) 世界人權宣言前文第四項:「為了促進及發展各國間之友好關係, 聯合國憲章已予以再確認聯合國諸國民有關『基本人權』, 人身之尊嚴, 價值, 並且男女同權之信念。」

(C) 戰後之日本國新憲法第十一條「基本人權之享有」規定:「人民所享有之『基本人權』不能受妨害, 憲法對於國民所保障之『基本人權』係賦與現在及將來之國民不可侵犯之永久權利。」
(D) 日本國新憲法第九十七條「基本人權之本質」規定:「憲法保障日本國民之『基本人權』係人類經過多年獲取自由所努力之成果。 斯種權利係承受過多種試練後,對於現在及將來之國民所不可侵犯而予以付託之永久權利。」

「基本人權」不同於「人權」者, 「人權」得由共同意思體 (國家) 依其國家權力制定法律, 必要時加以限制;但「基本人權」 (人之生命, 尊嚴價值, 男女同權, 和不可侵犯之大小各國同權) 係建基於個別意思之「存在面」(靜態)。 因此由個人意思之「活動面」 (動態) 所抽出來形成之共同意思體 (國家) 不得發動其國家權力制定法律加以妨害或限制。

「基本人權」是與生俱來的天賦人權, 個別意思之「存在面」, 除了自然喪失 (自然死亡) 外, 不得由人為 (國家權力或法律的手段) 加以磨滅 (這是廢止死刑趨勢之理論根據)。

 

作者: 黃森元 ----Formosa 真善美社, 美國洛杉磯----

2007/ 0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