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加入聯合國之意願是人類的基本人權 (新, 舊, 大, 小國家同權)

◎黃森元

台灣人民應依公民投票之方式表達民意(共同意思--->集體意志), 宣佈台灣之新國家(公法人)誕生, 讓台灣正式成為「國家」, 隨即召開民間團體協商會議, 創制新憲法(須先研擬草案), 奠定國號, 而後申請成為聯合國的會員國。 進而讓「中華民國在台灣」成為「流亡國民黨」…乃因:

(1) 美國己「不認為」「中華民國」是一個「國家」。

(2) 中華民國「五權分立之權能」巳因 (A): 監察職能二年以上不能運作 (B): 立法職能被不正常, 非理性的獨大濫權所掌控與破壞而喪失。目前立法院及部分立法委員已淪落成為馬戲團及一群禽獸不如的妖魔女怪, 專門領取人民血汗繳納所支付之高薪, 為自己及國民黨之利益服務, 而羞辱行政官員, 杯葛預算, 人事等重要法案,不務正業, 違背人民之囑託和職責。

(3) 司法職能因 (A): 「大法官」已無法樹立「解釋憲法」及「統一解釋法令」之權威而喪失受人民尊重之威信 (B): 檢調單位無法行使公正之偵, 調查職能及 (C): 七十或八十%具有黨籍的法官頑固地抗拒退黨, 違反憲法第八十條的違憲法官不能行使必須超出黨派以外, 不偏頗的獨立審判事宜。

(4) 中華民國被馬英九為了復辟威權時代國民黨黨官之官位及其政治利益, 古今中外也尚無如此下流, 厚臉皮之總統候選人, 不擇手段所做的騙票言行, 把孫中山所創立之民主共和, 主權在民之「國家」弄成不正常的體統。非常不幸, 中華民國巳無存在之價值!

(5) 國民黨堅拒返還黨產于人民和國家。

(6) 人民行使公民投票權非由政府公權力或民進黨推動, 自不受立法院通過的現行公投法拘束, 這是人民行使其「自然權」。是不再受被視為奴隸, 不再被不公不義受岐視, 差別待遇之政治支配應有的正當抵抗權。此種「公投」是和平的, 由非武力流血革命之人民組織之領導者起來發動。

人民有脫離國籍的自由, 這是人類的基本人權。一九四六年十一月三日經日本舊明治憲法第七十三條程序修改而制定的新日本國憲法第二十二條第二項後段規定所云:「任何人脫離國籍之自由不得受侵害」, 此係世界憲法史上首創之典範。

台灣人民得依七十五%之民意 (共同意思--->集體意志) 和依公民投票方式宣佈台灣之新國家誕生而脫離中華民國之國籍 (有別於中國共產黨以武力在二次大戰後國共內戰期間, 打敗中國國民黨後, 所宣佈新國家卽中華人民共和國誕生之方式)。進而即依人類所享有之基本人權 (參照聯合國憲章序言第二項及世界人權宣言前文第四項) 申請加入聯合國, 讓不是國家的「中華民國在台灣」成為「流亡國民黨」。

 

台灣人民勿懼於內外之任何壓力和威嚇, 正確地注意並且重視美國政府曾經且一貫强調的「台灣的前途應由台灣人民決定」之陳述或行為, 這是對台灣人民的基本權益所作最有力的公開言詞。

美國政府不能違反「禁反言」(Estoppels) 的原則, 就是對外公開巳發表的陳述或行為不能自打自己的嘴吧。美國政府不能說「台灣前途應由台灣人民決定」, 又說「台灣前途不應由人民決定(公投建國)的兩面反言, 亦不能事後反悔而加以否認。「禁反言」原則之援用是要禁止美國政府不能「反言」。 其判例是英國於一九四九年由Robertson氏控告內閣福利部大臣勝訴而確立。 之後, 美國, 日本亦相繼加以接納援引。

 

作者: 黃森元, 行政法專家 2007/10/05
Formosa 真善美社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