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廢除台灣前途決議文,才能凝聚台灣人集體共識

 

◎ 文 / 林一方

 

當前台灣前途問題在於台灣人的內部無法取得共識,對國家未來發展方向意見分岐。真正致命徵結就在民進黨「台灣前途決議文」的存在,他就像緊箍咒般鉗制住民進黨追求台灣獨立的衝勁,也讓所有充份認同這塊土地的人民約束了自己畢生的想望,不敢高喊「我愛台獨」。所以此時此刻推翻這篇決議文,才能讓台灣人民遭禁錮的靈魂得以釋放,真正自由自在地重新形塑出台灣人的集體共識。

為了選舉,出賣靈魂

1999民主進步黨於第八屆第二次全國黨代表大會通過「台灣前途決議文」,化解了當年民進黨內的內部矛盾,使民進黨成為一個可以接受中華民國為國號的政黨,將追求台灣獨立建國的理想技術性擱置。當時台灣人民鑑於透過選舉,贏取政權的考量,隱忍下長年的期待遭到擱置的不滿。然而這樣的隱忍,卻讓台灣前途決議文無形中變成了所有認同這塊土地人民的共識。

考量現實,埋葬理想

然而民進黨在中華民國的國號之下,執政八年也再度輸掉政權之今日,有此決議文的存在,即當年所謂務實的手段,非但未能讓台灣人真正落實當家作主的終極理想,也讓畢生追求獨立建國的台灣人民感受到遭民進黨邊緣化,讓活在這塊土地的人民價值錯亂。

1999年版的「台灣前途決議文」承認中華民國為國號,然中華民國這個名號的國際人格在世界上法理根基是完全站不住腳得,民進黨確急欲繼承,並用決議文加以承認,此為價值錯亂一。

1999年版的「台灣前途決議文」聰明地總結過去所有台灣人民與黨外運動團體的付出,巧妙諉過爭功的細膩手法,隱含著否定台獨舊世代存在的價值,實質進行路線變革,卻也種下內部派系鬥爭不歇的遠因。此為價值錯亂二。

1999年版的「台灣前途決議文」未提中國對台的圖謀,對中國政策主張透過全方位的對話,尋求建立互惠的經貿合作與和平架構,期望達成雙方長期之穩定與和平,當年無異於間接鼓勵台商大舉西進,造成今日台灣經濟陷於萬劫不覆的中國黑洞,此為價值錯亂三。

打破集體的繆思,台灣獨立是國家總體目標

台灣獨立是國家總體目標,民進黨也於「台灣前途決議文」之前言明示將繼續推動國家體制改造,並進一步權釋台灣的定位與走向。若此為真,民進黨唯有宣示廢除「台灣前途決議文」,才能再一次形塑台灣人集體共識,因為我們不樂見半套民主不想進步的黨,成了台灣人追求獨立、進步、永存的障礙與謬思。台灣人須要打破集體的繆思,才有累世長存,不被消滅的機會,這塊土地上的人民才能再一次大步向前行,行向喜樂的世界。

 

後記:

1.游錫堃主席嘗試以「正常國家決議文」取代之,惜大選當頭,時機可議,未逕其功。

2.前總統陳水扁先生,日前亦於看守所發表「民進黨不能迴避的台灣國家定位問題—對1999年〈台灣前途決議文〉的省思 」一文。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