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建國是一個偉大的挑戰/◎ 鄭思捷
回首頁
回首頁
 

 

獨立建國是一個偉大的挑戰

◎ 鄭思捷

二百多年前,美國人民在他們的祖國殖民統治多年後,決定獨立建國。當時的英國是世界最強大的國家;而且,這個世界上,還沒有一個被殖民的人民膽敢起來,反抗母國。美國的獨立就像以卵擊石,成功的希望極為渺小。

 美國人民不僅在史無前例下,追求獨立;而且,他們認為,要脫離母國的殖民統治一定要光明正大,公公然然地說出他們要獨立的理由﹐不是說出獨立的好處。美國的建國者向全世界宣佈『獨立宣言』。

美國的獨立,對美國人民來說,是一個偉大的挑戰(challenge),是一條不歸路。他們認為美國的獨立是不能妥協的。

在獨立戰爭中,美國的民兵連連地戰敗在祖國的正規軍手下。英國也曾經好幾次要美國人和解;但是,美國人拒絕了。美國人奮勇地接受挑戰,憑著他們堅定的意志,堅信他們獨立的理念,北美十三州終於獨立﹐美國人建國成功了。美國的獨立不是在妥協、和解下達成的。

 美國的憲法被人稱為一個偉大的妥協(A Great Compromise)。美國獨立後,國窮民困。獨立不久,美國就發生了人民叛變的事件(Shays' Rebellion)。這個事件加速促成美國憲法和聯邦政府的成立。

 美國的建國者,分別從十三州聚集在費城,商討憲法的制定和聯邦政府的體制。對一些事情,他們有相同的看法。對另一些事情,他們卻有極端激烈的不同意見。在許多重要的問題中,大州和小州的衝突最為錯綜複雜。因為這個衝突,美國的憲法甚至面臨流產的危機。

麥迪生(Madison)認為聯邦政府是民有(derive the government directly from the people),而不是州政府的組合。他贊成 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但是,這種民主制度得不到小州代表的同意。他們提議一州一票,才不會大州吃小州。制憲會議陷入僵局。現在,美國國會的參院和眾院制度,就是這個大州和小州衝突的妥協的結果。因為這個妥協,美國的憲法才能順利產生。

民主政治的實行,一方面要尊重每個人的意見,一方面也要學習妥協不同意見的藝術。如果每個人都堅持自己的意見,而缺少妥協、和解不同意見的藝術,我們就無法實行民主政治。台灣人民追求民主,也學習妥協的藝術。我們充滿了妥協、和解的心態。如果有人堅持原則而不妥協,就會被人批評為不識時務。我們必須分辨什麼事可以妥協,什麼事不可以妥協。民主並不是什麼事都可以妥協,更不是不分是非的和解。

 台灣人民必須堅持民主的原則,不能妥協。民主與封建無法和解。民主的認識和實行,對台灣人來說,是一種挑戰,而不是封建的妥協。中華民國的五權憲法就是中國封建和西方民主原則的混合物(hybrid)。

 在台灣人民對民主的運作和誤解妥協的應用中,最令人痛心和失望的是:對台灣獨立的妥協。因為中國堅決反對台灣獨立,美國不支持台灣獨立,台灣人民不敢公然地、光明正大地追求獨立。台灣獨立只能“作”,不能“說”──「暗獨」。

 過去在國民黨的白色恐怖、戒嚴統治下,我們不能在台灣公開地提倡台灣獨立的理念。當時,不僅在台灣,在美國的台灣人害怕聽到、看到「台灣獨立」。“台獨”被人扭曲為“台毒”。但是,我們還是用「台獨」來提倡台灣獨立的理念。

 現在,台灣沒有戒嚴法,也沒有黑名單,實行民主政治,我們自己卻放棄提倡台灣獨立的環境和時機。我們認為「台獨」已經是過去式。台灣獨立是過時的名詞。台灣獨立是一個不再有效用的萬靈丹。甚至,我們把「台灣獨立」看成選舉的絆腳石。現在﹐我們認為主張“獨立建國”是不實際﹐只是喊口號。

在沒有堅定共識的台灣獨立的理念,我們有各種不同台灣獨立的看法。我們把揭破國民黨反攻中國大陸的騙局當作台灣獨立的理念。有的人認為只要台灣是一個不同於中國的政治實體,就是台灣獨立。現在,更多的人認為,台灣人民可以選舉『中華民國』總統,台灣人的政黨執政,就是台灣獨立。這些種種不同台灣獨立的看法,表示我 們沒有共識的獨立建國的理念。

 台灣獨立不是放棄反攻大陸的『中華民國』。台灣獨立不是台灣不同於中國的政治實體。在中國歷史裡,有很多時期,同時有幾個不同的政治實體存在。但是,這些不同的政治實體並不就是不同的獨立國家。

台灣獨立更不是選舉總統,對『中華民國』背書(endorsement)。台灣獨立絕對不是中國的缺席統治(by default )。中國沒有統治台灣,並不表示台灣獨立。

 台灣還沒獨立﹐台灣人還沒建國。任何認為台灣已經獨立的看法,都是對台灣獨立的妥協。我們一定要以堅定的獨立理念達到建國。我們不能貪圖一時的假安定和為了選舉的勝利,對台灣獨立妥協。

我們認為只要阻止中華民國的“傾中”﹐捍衛“拒統”的傳統中華民國﹐台灣就會獨立。這是對台灣獨立的妥協。

 我們一定要公公然然、光明正大地宣佈台灣要獨立。我們一定要讓全世界的人知道,台灣只有脫離中國,才可能建立一個人權、民主、自由的台灣國。台灣的獨立和美國獨立一樣,是一條不歸路。台灣獨立不能妥協的,也無法和解的。

台灣人還不能建國是因為台灣人的政治領導人沒有獨立理念﹐台灣知識分子沒有堅持這樣的獨立理念。台獨運動到現在仍然停礙不能進展的原因﹐並不是中國有近千顆的飛彈對準台灣﹐而是台灣人的政治領導人李登輝向台灣人說明﹕“台獨是一條走不通的路”。李登輝向台灣人高喊﹕“我不是台獨啦﹗”

台獨運動到現在仍然停礙不能進展的原因﹐並不是美國不支持台灣獨立﹐而是台灣人的政治領導人陳水扁向台灣人說明﹕“中共打過來﹐他就會宣佈台灣獨立。”台灣人還沒有建國的原因並不是﹐美國﹐太平洋戰爭的戰勝國﹐沒有履行戰勝國的“權利”在台灣設“平民政府”﹐而是台灣知識分子主張維持現狀﹐待機建國﹐要捍衛傳統“不傾中”的中華民國﹐對台灣獨立妥協﹐並認為獨立建國只是喊口號。

台獨運動停留沒有繼續進展的最大原因當然是﹐台獨人士沒有堅持獨立理念﹐接受這個偉大的挑戰。

台灣人還沒有建立一個自己的國家﹐並不是外來的阻礙﹐而是台灣人自己的迷惑﹕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台灣人還沒有建立一個自己的國家﹐是因為我們沒有決心和意願接受建國的偉大挑戰。這些外來的阻礙﹐只不過是我們逃避這個偉大挑戰的借口。

2011-01-29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