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選舉前- 台灣人的建國是台灣人的唯一生路∣◎ 鄭思捷 |台灣e新聞
回首頁
回首頁
 


寫在選舉前

- 台灣人的建國是台灣人的唯一生路

◎ 鄭思捷

在過幾天﹐台灣的選民就要再一次地選舉﹐中國的一個流亡到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的總統和立法委員。在不民主的選舉制度下﹐台灣的選民能不能拒絕金錢的誘惑﹐有尊嚴地投票選舉中華民國政府的總統和立法委員?台灣的選民有沒有勇氣﹐抗拒國民黨的各種手段﹐抹黑﹑扭曲和恐嚇﹐投下神聖的一票?

更重要的是﹐台灣選民要用什麼樣的理念和準則﹐來選擇他們的總統。台灣選民是要用中國的封建觀念﹕“選賢與能”﹐還是要用西方的民主理念﹕“代表或是代理”來投下他們神聖的一票。

“選賢與能”是中國的封建﹐君主世襲下的選舉。這是“君主”不要父傳子﹐子傳孫﹐要選賢與能來繼位﹐如堯傳舜。“選賢與能”不是人民﹐在民主的政治的體制下﹐選出他們的代表或是代理人。

所以﹐台灣的選民要選「中華民國政府的總統」﹐不是要「選賢與能」;台灣的選民並不是在評斷馬英九還是蔡英文﹐「誰比較賢能」?「誰的英語比較通順」?「誰的學歷比較高」?

西方的民主政治的選舉是﹐人民選出他們的代表﹐不是選賢能的候選人,所以﹐台灣的選民要選出一位能代表他們的人。台灣的選民要決定﹐馬英九還是蔡英文誰比較能代表他們。台灣的選民要投票給﹐和他們的政治理念相接近的候選人。

如果你的政治理念比較接近馬英九的“不統﹑不獨﹑不武”﹐那你就投票給馬英九。如果你的政治理念比較接近蔡英文的“和而不同;和而求同”﹐那你就投票給她。如果你不能信任馬英九作為你的代理人﹐那你就不應該選他。但是﹐如果你比較能信任蔡英文作為你的代理人﹐那你就應該﹐抗拒其他的誘惑和恐嚇﹐把你的神聖的一票投給選蔡英文。

在中華民國政府的戒嚴體制下﹐當時的“黨外”和國民黨是敵手(rival)。當時台灣的選舉﹐“台獨”是黨外的票源。當時的選舉也沒有“中間選民”。當時黨外和國民黨的政治理念是敵對的。“反攻大陸﹐統一中國”和“台灣獨立”旗幟分明。

但是﹐在中華民國政府廢除戒嚴和民進黨陳水扁執政後﹕“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名字叫中華民國”﹐改變了這種局勢。陳水扁的”中華民國是台灣的最大公約數“﹐再經過這次蔡英文的肯定﹕”台灣就是中華民國“﹐使得民進黨在中華民國的體制裡﹐是國民黨的夥伴 (partner)。

這種改變使得“台獨”從黨外的票源﹐反而成為民進黨的“毒票房”。民進黨認為只要沾上“台獨”就選不上。這種競選策略也得到許多知識分子的支持。國民黨和民進黨的關係﹐從敵手變成夥伴後﹐“中間選民”在台灣的選舉中也應因而生。

自此﹐民進黨在每次的選舉﹐愈來愈脫離台灣人的建國﹐反而愈來愈走入「中華民國」的陷阱。這樣深陷在中華民國的圈套裡﹐既使讓民進黨有執政的機會﹐也身不由己﹐無法轉向建國之路。

民進黨不僅沒有勇氣以台灣人的建國來爭取中間選民﹐反而以“和而不同;和而求同”﹑“台灣就是中華民國”來取悅中間選民。

“和而不同;和而求同”就是﹐我們和在台灣的中國人要和而求同一個中華民國﹔我們的中華民國和在台灣的中國人的中華民國是不同﹐但是要和。

這是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的“一中原則﹐一中各表”模式。這是國民黨和民進黨的“一個中華民國原則﹐馬英九和蔡英文各表”。(見陳茂雄的“中華民國與流亡政府說”﹐太平洋時報﹐一月四日﹐2012)

我深信台灣人的建國是台灣人的唯一生路。我深信台灣獨立是台灣安全的保障。我相信“和而不同﹔和而求同”﹑“台灣就是中華民國”只會加深台灣和中國糾纏不清的關係﹐最後是台灣和中華民國同歸於盡。

台灣的選民不是沒有覺醒﹐他們沒有其他選擇。台灣的選民不是“三好加一好”﹐他們是無奈的。

2012-01-08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