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歷史對的一邊 ---台灣獨立---∣◎ 鄭思捷 |台灣e新聞
回首頁
回首頁
 


站在歷史對的一邊
---台灣獨立---

◎ 鄭思捷

台灣這四百年來的歷史﹐可以說是一連續外來政權的統治史。居住在台灣的人﹐在台灣的歷史裡﹐自己也從來沒有過一個統一的政權統治台灣全島。

在這些一連續外來的政權﹐更是台灣人的不幸﹐都是站在歷史錯的一邊 (the wrong side of history)。

在1945年﹐當時統治台灣的日本﹐因為太平洋戰爭的失敗﹐不得不放棄台灣。台灣人﹐在沒有能力主宰自己的選擇下﹐和日本站在歷史錯的一邊。

在中國清朝統一中國大陸後﹐明朝的鄭成功﹐就像現在的中華民國政府﹐流亡到台灣。當時居住在台灣的人﹐在沒有能力主宰自己的選擇下﹐和鄭氏政權站在歷史錯的一邊。

在1679年﹐清廷向鄭經提出最後的和談條件﹐在平南將軍貝子賴答鄭經的諭文中有這樣的一段﹕“今三藩 滅﹐中外一家。...則從此不必登岸﹐不必薙髮﹐不必易冠。”這就是清朝向鄭氏政權在台灣的招降文﹐也是中共和中華民國在台灣的“九二共識”的古代版。

“中外一家”就是“一中原則”﹐“不必薙髮﹐不必易冠”就是“一中各表”。但是﹐清朝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站在歷史對的一邊;鄭氏政權在台灣和中華民國在台灣卻都站在歷史錯的一邊。

現在蔡英文不僅要和中國“和而求同、和而不同”﹐甚至認為“台灣就是中華民國”。為了要當選一個流亡政府的總統﹐就這樣地願意站在歷史錯的一邊﹐扭曲台灣和中華民國的歷史。

台灣的歷史很明白地告訴我們﹐要站在歷史對的一邊﹐只有台灣人自己建立了獨立的國家﹐不能依賴這些站在歷史錯的一邊的外來的政權。

我說不出站在歷史對的一邊有什麼好處。我也說不出站在歷史錯的一邊有多大的壞處。但是﹐台灣的知識分子和台美人都知道做中華民國的大官有很多好處。

民進黨更清楚﹐取得中華民國的政權的好處﹐遠遠超過為台灣人的建國所必須付出的犧牲。民進黨為了做中華民國的大官﹐帶領台灣站到歷史錯的一邊。不少台灣的知識分子和有些台美人也為了好處﹐容忍民進黨。

要和台獨切割的民進黨﹐就像是孫中山剛初創建中華民國時的國民黨。那時追隨孫中山的國民黨黨員﹐都只想做大官﹐不想做建國的大事。所以孫中山勉勵國民黨黨員﹕“不要做大官﹐要做大事。”

要和台獨切割的民進黨﹐只想做中華民國的大官﹐不會做台灣建國的大事。中共對準台灣的千顆飛彈﹐只會造成“皮膚傷”;但是﹐蔡英文的“台灣就是中華民國”是我們的癌症﹐致命傷。

2012-02-10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