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重演---沒有獨立理念的建國宣言--- - ◎鄭思捷-台灣e新聞
回首頁
回首頁
 

 

歷史的重演
---沒有獨立理念的建國宣言---

◎ 鄭思捷

哲學家George Santayana的名言:Those who cannot learn from history are doomed to repeat it。 這些沒有從歷史學到教訓的人,一定會再犯同樣的錯誤。

台灣正在走向將近一百二十年前所犯的錯誤:沒有獨立理念的建國。

在中﹑日甲午戰爭(1984-1985)﹐中國清朝戰敗後﹐割棄台灣給日本。對中國的清廷來說﹐台灣﹑澎湖本來就不是中國的疆域﹐又麻煩特別多的地方﹐正是為恐棄之不及。

但是﹐台灣的知識份子得知﹐台灣被割棄給日本的消息後﹐又驚愕又憤慨。悲痛吾台民從此不得為大清國之民也!驚愕吾大清國皇帝為何棄吾台民哉!

在不願作日本的殖民﹐又不能作大清國的臣民﹐台民成立了[台灣民主國]。在一八九五年五月二十五日﹐以總統唐景崧(清廷台灣巡撫﹐廣西人)的名義發表建國宣言。

這個建國宣言﹐是這樣開頭的:

"台灣民主國總統前署台灣巡撫唐為曉諭事。照得日本欺凌中國﹐大肆要求。此次馬關議款﹐於賠償兵餉之外﹐復索台灣一島。台民忠義﹐不肯俯首事仇。屢次懇求代奏免割﹐本總統亦力爭多次。而中國欲昭大信﹐未允改約。"

接著這個建國宣言這樣說﹕

"全島士民不勝悲憤。當此無天可籲﹐無主可依﹐台民公議自立為民主之國﹐以為事關軍國﹐必須有人主持。...五月初二日公上信印﹐文曰﹐[台灣民主國]總統之印。換用國旗藍地黃虎。"

這樣的建國宣言﹐完全缺乏獨立的理念。台灣民主國的建立﹐只因為"無主可依"。台民並不是自己要作"至高無上"的主人﹐爭取自由平等權益的"天賦人權"﹐而成立台灣民主國。

台灣民主國的建國宣言﹐還有這樣的一段:

"唯是台灣疆土﹐荷大清締造二百餘年。今雖自立為國﹐感念列聖舊恩﹐仍應恭奉正朔﹐遙作屏藩﹐氣脈相通﹐無異中土﹐..."

台灣民主國﹐建年號為"永清"﹐以這樣的建國宣言﹐向各國通告建國宗旨。在一八九五年的六月十七日﹐日本的第一任台灣總督海軍大將﹐樺山資紀率文武百官﹐邀請外賓﹐在台北的巡撫衙門舊祉舉行佈政大典下﹐這個未獲承認的亞洲第一個共和國﹐就這樣不了了之。

成立"台灣民主國"的這段史實﹐連雅堂在他的著作﹐"台灣通史"裡﹐以"獨立紀"(卷四)稱之。但是"獨立"被中華民國政府認為字義不妥﹐改為"過渡"。鄭成功的治台﹐在"台灣通史"裡以"建國紀"(卷二)稱之。

在這個台灣民主國的成立後的五十年﹐一九四五年台灣人要作中國人的願望終於再實現了。但是﹐在一九四七年二月﹐這個願望﹐只經過短短的一年多一點的時間﹐就幻滅了。

台灣經過五十年日本的殖民地建設﹐比中國各地都現代化。台灣人受到日本的教育﹐在生活﹑文化﹑語言﹑思想﹑習俗各方面已經不同於中國人的。台灣人有強烈的"自治"願望。但是﹐還沒有自己建國的意志和台灣獨立的追求。

這個情況﹐在中華民國政府對二二八事件的處理後﹐改變了。台灣人終於覺醒他們不是中國人。台灣人在中華民國政府的統治下﹐得不到平等的權益。台灣人開始台灣獨立運動。一九五六年一月﹐廖文毅等人在日本﹐宣佈成立"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追求台灣獨立。

這個台灣共和國﹐後來在廖文毅受到中華民國政府的生命﹑財產的恐嚇威脅下返回台灣後﹐和台灣民主國的命運一樣﹐不了了之。但是﹐台獨運動由日本﹑美國﹑歐洲的留學生﹐在海外延續下去。

在台灣島內的台獨運動卻由民主運動所取代。台灣的民主運動卻由選舉運動所取代。"獨立建國"變為"正名制憲"。"獨立建國"變成"政黨輪替"。

演變到今天的台灣[民主]運動﹐只不過是一個沒有[獨立]精神﹐沒有[獨立]理念的[建國﹖]運動。

在1895年中國的[清廷]割棄台灣給日本時,台灣的知識份子又驚愕又憤慨,悲痛吾台民從此不得為大清國之民也!驚愕吾大清國皇帝為何棄吾台民哉!

在2012年馬英九連任中華民國總統後,當馬政權暴露了他"極速傾中"的政策時,台灣的知識份子也是又驚愕又憤慨,悲痛吾台民從此不得為中華民國之民也!驚愕吾大中華民國為何棄吾台民哉!

在中國的[清廷]割棄台灣給日本時,[台灣民主國]總統屢次懇求代奏免割﹐力爭多次。現在馬政權要"極速傾中",台灣的知識分子也是懇求"馬總統捍衛[反共的中華民國]。(註 1)

在中國的[清廷]割棄台灣給日本時,全島士民不勝悲憤,感到無天可籲﹐無主可依。現在馬政權要"極速傾中",台灣的知識分子也一樣感到沒有[反共的中華民國]可依賴。在中國的[清廷]割棄台灣給日本時,我們認為:"唯是台灣疆土﹐荷大清締造二百餘年。今雖自立為國﹐感念列聖舊恩﹐仍應恭奉正朔﹐遙作屏藩﹐氣脈相通﹐無異中土﹐..."

現在我們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中華民國政府的流亡地,荷[大中華民國政府]締造六十餘年。今雖台灣人也可以當中華民國政府的總統,還是要感念列聖舊恩﹐仍應恭奉正朔﹐為中國留一塊"淨土",作為中國人"民主自由"的模範。(註 2)

台灣人必須決定,要作"硬邦邦"地獨立,受到中國人的尊敬的台灣人;還是要作像謝長廷那樣到中國哭哭啼啼地感念祖先,要軟弱地和中國人打太極拳,被中國人恥笑的台灣人?

台灣人必須自己作決定﹗如果台灣人自己不作決定,那麼遲早一定會有別人替你作決定。台灣人不可能一直都生活在"不統又不獨"的[過渡期]。

(註 1) 陳茂雄,"請馬總統捍衛中華民國",台灣時報,2010年10月13日。

(註 2) 李登輝,"U. S. Can't Ignore Taiwan. " Wall Street Journal, August 3, 1998.
李登輝仍然感念蔣經國的恩﹔台灣人仍然要尊奉孫文。

Revised: 2013-10-14

 

鄭思捷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