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農 KANO 觀後感 -◎ 鄭思捷 - 台灣e新聞
回首頁
回首頁
 

 

嘉農 KANO 觀後感

◎ 鄭思捷

觀賞[嘉農]這部激勵人心的電影後,我很深切地感受到一個大家都熟知的道理 : 近朱則赤,近墨則黑。

這部把[嘉義農業學校]的百戰百輸的[野球]隊,經過嚴格的訓練,憑著堅定的信心,終於實現了夢想,代表[台灣]打入[全日本]野球總決賽的[甲子園Koshigen]的真實故事搬上銀幕,充分地反映了這個道理。

在五十年的[日治]期間,那一代的台灣人的素質漸漸地被提昇,超越了前一代的中國人的素質。很可惜地,經過最近這七十年的[中華民國]統治,這一代的台灣人的素質又漸漸地返原到中國人的素質。這個現象就是[近朱則赤,近墨則黑]的道理。

[中國]一向輕視[日本]為一個附庸的小國。[日本]把[中國]的‘漢字’和‘宗教’日本化。但是,在十九世紀的下半期,[日本]經歷了長遠的轉變 : 返政天皇。這個改變結束了[德川家康]二百多年的‘武士’統治,廢除了‘武士’階級和特權。當時年輕的‘天皇’取名[明治],表示‘開明統治Enlightened Rule’。

[明治維新]全盤西化,學習[美國]、[西歐]和[露西亞],建立現代化的銀行制度,建設鐵路系統,組織國家陸海軍,創設西方的教育制度,並在1889年‘制憲’。

兩個簡短勝利的戰爭,一個在1894-85年戰勝[中國],又在十年後戰勝[露西亞],表示[日本] 擠入了[歐美]列強。

在這個同時,[中國]在[滿清]的統治,也和[日本]一樣受到[歐美]各國的強迫開放門戶。當時的[中國人]正如[孫文]所說的‘一盤散沙 a Heap of Loose Sand’; [中國]也如[孫文]所說的是連殖民地都不如的‘次殖民地 a Hypo-Colony’。

[日本]在短短幾十年間的[明治維新]變成一個‘強國’,雖然它是一個‘小國’。[中國]在腐敗的[滿清]‘百日維新’不成變成一個‘弱國’,雖然它仍然是一個‘大國’。

[台灣人]在五十年的[日治]期間,漸漸地變成了[似日本人Quasi-Japanese](被中國人稱為‘皇 民’) ; [台灣]從族群械鬥,盜賊橫行的社會變成一個族群共生共榮,夜不閉戶,公義的社會。

這一代[似日本人]的[台灣人]和[日本人]一樣有強烈的自尊心。這些台灣人,男的女的都充滿自信,‘挑戰’日本人,不僅不輸而且要贏過日本人。台灣人(尤其客家人)在文學、美術、音樂上的表現就是台灣人的自尊心的見證。[嘉農]在[野球]上的成績,證明了當時的[台灣人]不懼失敗,勇於接受挑戰的氣質。

在1945年太平洋戰爭結束,這些[似日本人]奉公守法,前進現代化的[台灣人]和被[日本]打敗‘無法無天’落後封建的[中國人]相處不到二年,台灣就發生了‘二二八事件’。這事件發生的最根本原因就是[台灣人]的氣質已經完全不同於[中國人]的氣質。這事件發生後,這些[似日本人]的[台灣人]覺醒而有了一個遠見 : 台灣獨立。

在1949年,[中國]發生巨大的變化 : [中華民國]政府因[內戰Civil War]失敗,流亡台灣。 從 此 ,這個[中國]的流亡政府(Chinese Government in Exile)就統治[台灣]直到現在。隨著 [中華民國]政府流亡到台灣的[中國人]可以說是‘難民refuge’,也可以說是[流亡的中國人](Chinese in Exile)。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被世界承認為[中國]唯一的‘合法’政權後,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就是一個‘非法’的[中國]政權。[中華民國]政府統治下的人民,就是‘非法’的[中國人](illegitimate-Chinese)。[台灣人]被認為‘次等非法中國人Hypo-illegitimate Chinese)。

在這個‘非法’的[中國]政權將近七十年的統治下,[台灣人]近墨則黑變成為,把流亡到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當作自己的國家。這一代的[台灣人]失去了自尊心、自信心 ; [台灣人]失去了接受挑戰的勇氣。

這一代的[台灣人]認為[台灣]的生存必需依賴,這個‘非法的中國政權’; [台灣人]必需和這些‘流亡的中國人’‘和解共生’。[台灣人]必需向這個‘非法的中國政權’‘同也要合 ; 不同也要合。’

[台灣人]被認為是[次等非法中國人]而不覺羞恥 ; [台灣人]沒有能力‘獨立生存’不知慚愧。

看到[嘉農]克服惡劣的客觀條件,接受挑戰,進入[全日本]野球總決賽的[甲子園Koshigen],最後贏得了歧視[台灣人]的[日本人]的敬佩的這段歷史,我們是不是有同樣的感觸?

2014-11-20

 

鄭思捷專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