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劉鑒觀點

【劉鑒觀點】

探討把「中華民國」混同於臺灣的用意

 

我願意在有關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最近在電視辯論與政見發表會上表達的政策與各位探討:

、 蔡英文在決定參加本屆總統大選後就明確講,「臺灣就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就是臺灣」。

、 針對馬英九的「九二共識」,蔡英文提出「臺灣共識」來回應。她更進一步聲稱「一中各表」,甚至「終極統一」都可以納入其「臺灣共識」。

、 小英在其新年文章「一個團結而公義的臺灣」中強調,「國家認同對立的時代必須結束」。

小英在前年(二零一零年)其中的一場民進黨「十年政綱」系列座談會前致詞時明確表達「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雖然她沒有更多進一步的論述,但起碼表明「中華民國」是外來政權,此對於臺灣頗具重大意義。但今年開始,特別是在決定參選「中華民國」總統後,她則用「臺灣就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就是臺灣」來取代「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其「理由」是「中華民國」經過臺灣的民主轉型後已經本土化了。這其實是其在爭取臺灣與臺灣人民公平與正義上的倒退。

小英的說辭是不是有道理與可不可以被臺灣人認可,自然在臺灣是見人見智,特別是進入選戰後,其他綠營團體與個人也因為現實考量怕「干擾」到小英與民進黨的選情而更加掩旗息鼓,實際上就是自動自我消音。

小英硬要把「中華民國」混同於臺灣與沒有提出臺灣人民當家作主權力作為前提的「臺灣共識」,顯然是為了吸引中間選民的選票,但結果與後果很可能是害慘了臺灣與臺灣人民!

可從法理上與民主、自由層面上講,雖然「中華民國」政府現今仍然存在於臺灣,但講「臺灣就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就是臺灣」則沒有道理,也就是事實上小英與民進黨很大程度上仍然要把帶有強烈威權遺緒的「中華民國」持續強加給臺灣與臺灣人民。先不講「中華民國」的領土仍然涵蓋中國,體制也是不適合臺灣並要與中國終極統一的憲法及政府體系與架構,當時在二次世界大戰後就是「中華民國」政府強行接收臺灣與在一九四九年強行把其政府遷入臺灣。當時的國民黨政府絲毫沒有考慮臺灣人民的意願,其長達幾十年的威權統治也完全沒有善待臺灣人民,也就是其統治完全是持殖民心態對待臺灣與臺灣人民。雖然「中華民國」政府在一九八七年宣佈解嚴後,臺灣進入民主化進程;但臺灣在初步進入民主社會後,臺灣人民並沒有得到應該得到的轉型正義,得到的僅僅只是是半調子民主與半調子公平、正義。這完全是因為民進黨在進入臺灣權力中心或「中華民國」體制內之後蛻變成為利益為主導的政黨,也就是意味著民進黨放棄了帶領臺灣人民持續民主化進程,特別是轉型正義的道義責任,更遑論其會在臺灣推動公民意識的樹立及公民社會的建構。臺灣的公民團體一直是處於社會的邊緣。自稱為民主政黨與本土政黨的民進黨也並沒有做與這些公民團體的連接,也就是,與國民黨相比,也並沒有更加關注公民團體的聲音。

也許大多數臺灣人不會去深入思考與探討國家認同問題,可事實是「中華民國」體制在很大程度上已經箝制與奴役臺灣人民直到今天,而今天臺灣人民仍然是在選舉「中華民國」的總統與立法委員。其實,臺灣各個階層的人民都已經在臺灣的政治、經濟、自由與人權層面深刻體會到「中華民國」體制本身給臺灣造成的積重難返的眾多威脅與傷害,而且由於「中華民國」體制龐大,單位與機構疊床架屋、效率低下、官僚體系冗雜等等嚴重問題。顯然這個政府花費過度巨大,關鍵是臺灣與臺灣人民也沒有必要揹負一個如此龐大與體制落伍的政府。

不結束這樣一個仍然帶有極強的威權遺緒的「中華民國」政府而後建立一個臺灣新國家,顯然臺灣人民就根本不可能獲得真正的轉型正義,臺灣的國家認同問題也勢必會持續惡化下去。明確地講,不在臺灣建立一個正常的民主國家,臺灣今天的政府積弊與社會上的藍綠對立(實為國家認同對立)就必定還是會沒完沒了。

對於臺灣與臺灣人民來講,最大的不公、不義就是在臺灣還沒有建立一個符合當代民主、自由、法治意義上的正常國家。小英與民進黨表達「臺灣就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就是臺灣」也顯然是在拖慢臺灣轉型正義的實現。只有臺灣人民能夠在民主與自由進程達到製定新憲法,並建立一個由臺灣人民當家作主的新國家,臺灣人民才能行使當家作主的權力與獲得完整的公平與正義。

這個進程是絕對不應該被欺騙臺灣人民的「一中各表」,甚至「終極統一」所逆轉的,臺灣人民應當形成的是建立臺灣人民的正常國家的勇氣與共識。小英與民進黨批判馬英九與國民黨因為「中華民國」的遺緒而屈從中共政權進而損傷臺灣人民的利益,但為什麼小英與民進黨不能強調臺灣人民在民主與自由環境與社會中當家作主的最大權力?!反而要臺灣人民持續忍受或吞下「中華民國」的箝制與奴役!小英與民進黨如果不能把代表臺灣的最大的公平與正義的權力完全交給臺灣人民,其執政對於臺灣人民還有多大意義?!

(在單一一篇文章中只能就其文章焦點來論述,關於相關我在此沒有談到的問題,請參考我在其他文章的觀點。)

2012-01-05

作者劉鑒是華裔愛沙尼亞公民,也是台灣女婿。

劉鑒觀點 in Taiwan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