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劉鑒觀點

【劉鑒觀點】

臺灣現時組成「大聯合政府」之意義何在?

 

小英上個週末突兀地祭出「大聯合政府」之說,自然是要給臺灣人民一個耳目一新的感覺來為選情加分。

我這裏從兩個層面簡單判斷所謂「大聯合政府」的可行性。

首先,至今的「中華民國」最高權力體制既非總統制,亦非內閣制。因為總統與國會(立法院)均由全國直選產生,而行政院長是由總統任命,然後由國會通過,因此,臺灣目前的體制大致比較傾向總統制。

在大多數內閣制西方民主國家,由直選出來的多黨國會各政黨很難贏得超過半數的國會議席,為了組成內閣,不得不由得票最多的幾個政黨按照獲得議席的比例分配內閣席位。一般總理一職由國會大選得到最多議席的政黨黨魁出任。這樣的結果就是聯合政府,且這樣聯合政府並無「大」「小」之分。例如,我的國家愛沙尼亞幾屆政府內閣都是這樣產生的,比方講,現任政府內閣就是由在國會三個各自得到的席位均不過半的三個政黨所組成。所佔部會首長席位與部會在政府內的重要性也是依組成內閣的政黨在國會大選中所得國會席次而決定。

但聯合政府組成內閣的一個根本原則就是組成內閣的幾個政黨,如愛沙尼亞一般就是兩黨或三黨,必須在執政理念與政策上達成一致,不能在執政理念與政策上達成共識的政黨一般就會被摒除在外而不能進入內閣,即使是其所得國會議席甚至超過入閣的政黨。經過協商達成內閣分配的結果後,再由總統批准。(愛沙尼亞、德國等歐洲聯盟國家,因國家權力體系為內閣制,總統的權力並不大,所以總統是間接選舉產生,也就是由國會、社會菁英、公民團體組成的選舉委員會選舉出來。)

臺灣目前這樣的總統制政府權力體制賦予了總統任命內閣的權力,內閣席位的組成由總統決定,然後由國會多數決議通過。既然總統決定哪些人來擔任內閣職務,即使是總統挑選的內閣來自不同政黨,也沒有太大的體現採納不同政黨政見與政策的實質意義,因為這些內閣官員是直接向總統負責,而非向自己的政黨負責;內閣組成後,國會雖然也有罷免內閣官員的權力,但難度大、門檻高。這樣的由總統任命並向總統負責的內閣官員,如果是來自其他政黨,在施政上也難以實現其他政黨的政見與政策。即使是總統能夠展現與在野黨的溝通能力,迫於其自身黨內壓力,能夠採納並實施在野黨的政策的空間也有限。

換句話講,既然當下臺灣總統有任命內閣的主導與主控權,任命哪些內閣成員由總統決定,即使是行政院長來自其他政黨(所謂「小」聯合政府)與其他部會首長也來自其他政黨(即所謂「大」聯合政府),也沒有很大的實質積極意義。

此外,一旦組成內閣後,部會首長如果跟總統任命的行政院長與總統在施政上出現相左的意見與行動,在協商不成功的情形下,最可能的結果就是下臺。自然,如果行政院長跟總統的意見與決定相左,協商不成功,結果就是內閣總辭。我想在此闡明的,就是這樣的聯合內閣和聯合政府在臺灣現行體制下很難達到穩定且有效的施政狀態。

總之,為了營造總統制下表面而無實質積極意義的聯合政府,很可能會衍生其他問題,平添執政與施政的難度。如果國會中贏得過半或更多席次單一一個政黨與當選總統為同一政黨,從所獲得的選民支持度來講,也就是權力就更大,組成聯合內閣的必要性更低;如果像上次民進黨當選總統與國會據過半席次的政黨來自不同政黨,關鍵是由於中國國民黨與民進黨在主要理念與政策上幾乎都是南轅北轍,聯合內閣施政上的積極意義也無從凸顯出來,也就是很難對總統執政起到加分的效果。

關鍵要從臺灣的現實面來考量。持續至今的臺灣政壇藍綠惡鬥並沒有絲毫減緩的跡象,甚至更為激烈,因此,很難理解小英講的現時政壇與選民對聯合政府的接納度更高的依據為何。

當下,對於臺灣與臺灣人民最大的不公、不義就是至今仍然沒有在臺灣建立一個正常國家。先不論「中華民國」體制仍然延續其威權遺緒與不能剪除臺灣被迫「終極統一」的可能,這個官僚體系本身也已經是狀況百出,顯然會阻礙臺灣的政治、經濟與社會正常成長,臺灣人民的公民意識難以樹立,公民社會也難以建立起來。臺灣今天應該做的是規劃製定新的憲法與建立新的國家,而不是延續效率低下而龐大的「中華民國」體制。雖然臺灣已經歷經民主化進程,但礙於政權體制內的政黨利益格局,對目前這個國家政權體制能做的只能是有限的改良。關鍵是改良已經不能革除體制本身造成的諸多狀況與弊病,只有透由建立新國家,才能結束並淘汰這個不適合臺灣且箝制與奴役臺灣人民長達幾十年的政府體制。

小英與民進黨為了勝選而祭出「大聯合政府」之說,可以講,顯然並非出於深思熟慮。如果秉持這個選舉承諾,必然在小英上任後造成執政與施政危機。

同樣是全然出於贏回政權,小英與民進黨的策略是吸引更多中間選民的票,但其政策與政見大多模棱兩可,要營造的是一種模糊與夢幻的氛圍。雖然小英與民進黨也強調公義,但顯然又刻意限制臺灣人民充份實現當家作主的權力,也就是臺灣與臺灣人民建立自己正常國家的權力。

其實小英與民進黨同樣是在逼迫臺灣人民持續接受「維持現狀」。臺灣人受中國國民黨與中共政權的雙重脅迫與恐嚇,還要加上小英與民進黨的挾持,好像只能接受「現狀」,但臺灣人特別有必要明瞭,當下臺灣的「現狀」已經完全不同於馬英九二零零八年執政前那時的「現狀」,也就是這個已經是相當不堪的「現狀」仍然在快速倒退與流失中!中國國民黨與中共政權這些年一直在向臺灣人民灌輸,能夠維持「現狀」臺灣人民就應該相當滿足了,但中國國民黨與中共政權均絕對不提他們都在不斷擠壓,甚至妄圖摧毀臺灣的「現狀」。

當下這個「現狀」就是在現有「中華民國」體制下,臺灣人民還能保有的有限的民主、自由與人權,但建立臺灣與臺灣人民自己國家的權力被極度擠壓與限制。即使是這有限的民主、自由與人權也在恣意妄為而施政無能的中國國民黨與邪惡的中共政權雙重打壓與脅迫下快速流失中,特別是中國國民黨與馬英九在與中共政權簽署基於「一個中國」「原則」的ECFA等協議(直接目的是規避WTO的規範與制衡)後,臺灣的國家主權已經喪失與墮落,也就是已經使臺灣處於劫難中。

為了臺灣的自由與獨立,臺灣人民應當有勇氣以行動來實現決定臺灣國家前途與未來的絕對權力,不應再持續在蹉跎中無奈下去。

2012-01-10

作者劉鑒是華裔愛沙尼亞公民,也是台灣女婿。

劉鑒觀點 in Taiwan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