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劉鑒觀點

【劉鑒觀點】

臺灣人民比民進黨更該深自反省

 

小英與民進黨在今年一月十四日的大選中慘敗後到今天,已經出來一些要小英與民進黨檢討的觀點與建議,但還鮮少有臺灣人站出來表示臺灣人民作為臺灣的主體更應該深自反省。

我就從這個角度來表達一些看法與觀點與各位探討。

我上星期五參加了在臺北市的一場由臺北醫學大學助理教授張國城博士作為與談人的座談會。作為曾經是民進黨與阿扁團隊一員而現在已經淡出民進黨的張博士檢討小英與民進黨敗選原因確實格外深刻與犀利,與眾不同。其分析與表達的觀點的深刻與犀利給我當時的直覺就是無話可講,其演講也更不可能對惋惜於小英與民進黨敗選的在場的大多數聽眾起到「療傷」的作用,因為帶給臺灣與臺灣人的傷害的是大多數臺灣選民自己。

我個人把他對民進黨的分析與評判總結為,民進黨不過是中國國民黨利用玩弄在其手心的「中華民國」的政治架構、選舉程序與政黨資金補助豢養的一條會叫的狗而已。這條狗的存在透由臺灣表面上尚稱透明與公開的選舉換來中國國民黨當選與執政的正當性,且對於中國國民黨來講這一根本不會動用自己一毛錢成本的過程相當划算。此也明確意味著至今臺灣選民只落得被中國國民黨與民進黨雙重挾持與操控的處境!

馬英九不到四年的執政就已經做得這麼爛,其實給了小英與民進黨一個天賜良機,但小英與民進黨依然慘敗給馬英九與中國國民黨。先不論小英與民進黨顯然由於自身的原因沒有得到臺灣大多數選民的信任,從臺灣這次大選的結果來看,更凸顯出臺灣選民,也就是臺灣人民在政治上的軟弱與脆弱,也就是臺灣選民至今遠沒有達到足夠維護臺灣人民利益與臺灣國家主權應有的民主水準與基本價值。

投票給馬英九與中國國民黨的選民承受不了來自中國國民黨與其聯手的中國共產黨政權的雙重脅迫與誘惑;投票給小英與民進黨的選民則在並沒有得到小英與民進黨的政策承諾的狀況下就投下選票。不論是投藍,還是投綠的選民均沒有展現臺灣人民當家作主的公民權力,關鍵的原因就是臺灣人民至今沒有樹立足夠的公民意識,更遑論建構堅強與堅實的公民社會與向臺灣的政治領導人表達臺灣人民建立自己的正常國家的共同意志。顯然,臺灣非常容易被政黨與政治領導人操弄的選民並不太在意臺灣的民主、自由、人權與國家主權是不是在流失,連建立臺灣人民自己的正常國家這樣的最大公義都還沒有達到一致的認同。

從這次大選的結果來看,是臺灣的大多數選民接受了馬英九與中國國民黨顯然用出賣臺灣的國家主權換來的與中共政權簽署的ECFA等協議及其給臺灣帶來的諸多惡果。因此,張國城博士幾次在演講中強調,不要再講馬英九「賣臺」,而是臺灣人民「賣臺」,起碼是已經用選票接受了馬英九「賣臺」!

張博士以其充足的分析與依據判斷,四年後的二零一六年選舉民進黨照樣沒有勝選的可能,更不用講馬英九與中國國民黨會勢必利用這四年連任的執政期間持續鞏固其一黨獨大的權力地位,同時進一步拉近與中共政權的各項利益同盟關係,其結果就是,不論馬英九是不是一定會在這四年的任期中與中共政權簽署「和平協議」,隨著中共政權勢力更加深入臺灣政治、社會、經濟的諸多層面,臺灣總體上必將走上香港化之路。

雖然這樣的前途與未來令人感到絕望,但在臺灣表面上尚稱公開、透明的選舉還會持續下去,也就是臺灣人民仍然會有透由選票決定臺灣的前途與未來的大部份權力。

馬英九的恐嚇與利誘選民,及小英與民進黨的不努力、不用功與沒有擔當這些天在報紙上與網路上都有人在議論,我也就沒有必要再多去涉及,特別是我個人更關注臺灣人民到底對憑自身的努力來決定自己與臺灣國家的前途與未來還有沒有信心。這次雖然有相當多在上次大選中投票給馬英九的選民轉投另外兩組候選人,但顯然臺灣大多數選民還是把臺灣與自身的前途與未來交給了馬英九與中國國民黨。上次臺灣人民用更多選票選擇了威權統治在臺灣的復辟,這次臺灣人民顯然並沒有足夠的共同意識與意志來阻止帶有極強的威權遺緒的馬英九與中國國民黨統治的延續,這次選舉結果更預示,幾乎完全揚棄為臺灣人民彰顯當家作主權力與為實現作為臺灣人民最大公義的建立臺灣正常國家而努力理念的民進黨在可預見的未來完全沒有拿回執政權的可能性。

在臺灣,雖然也有相當多的臺灣人或多或少意識到臺灣與臺灣人民正處在極度危難與劫難中,但他們不願意有所作為,或起碼傾向與把自身的前途與未來交給政治領導人。用張國城博士的話講就是,臺灣人不怕「溫水煮青蛙」!

我認為,臺灣人民只有一步一腳印地在樹立公民意識上與建構公民社會上有所作為,才能阻止臺灣的民主、自由、人權與國家主權的持續快速流失;不努力達成大多數臺灣人的國家認同來建立臺灣的正常國家,臺灣的前途與未來根本就沒有任何真正屬於臺灣與臺灣人民的希望可言!這在歷史上與今天在全球大多數國家中作為民主、自由與人權的民主化進程已經得到非常充份的印證,也就是上述進程才是臺灣與臺灣人民的光明未來。俗話講,「不進則退」,而臺灣與臺灣人走到今天則用選票把自身的光明之路統統阻斷,可就在去年好幾個中東回教國家的人民則是在經由茉莉花革命結束威權或極權統治之後用手中神聖的選票來決定與迎接作為公民的獨立人格與福祉與國家的光明前途與未來。

在一九九一年愛沙尼亞人民重新獨立時,歷經共產蘇聯屠殺、佔領與奴役五十年的愛沙尼亞,除本民族愛沙尼亞人外,還有近三分之一的原蘇聯統治時期刻意殖民來愛沙尼亞的俄羅斯及其他民族人民,但除愛沙尼亞本民族人民外,有相當多的在愛沙尼亞生活的其他民族人民也擁護愛沙尼亞恢復愛沙尼亞人民自己的國家,因為從最基本的公平與正義來講,只有恢復自己民族的獨立國家,愛沙尼亞人民才能真正擺脫蘇聯統治造成的長期精神奴役。

在臺灣的狀況自然與愛沙尼亞還是有相當大、相當多的差異。關鍵性的國家認同與國族主體性在大多數臺灣人民的觀念中都還沒有樹立起來,可自一九八七年臺灣解嚴後透由黨外運動與民進黨建黨歷程主導的民主進程在民進黨進入「中華民國」的體制內後就非常令人遺憾地中斷了,而且由於諸多現實因素,蹉跎至今不算,特別是在二零零八年馬英九勝選與重新執政後臺灣人民擁有的民主、自由與人權顯然在倒退。強調臺灣民族的重要並非意味著要排斥或甚至凌辱任何民族的人民,同時意在區別於所謂「中華民族」,更是旨在強調形成與秉持臺灣的主體性,不然在臺灣怎樣形成民族與國家的凝聚力?!臺灣人民從愛沙尼亞等波羅的海國家的重新獨立運動成功前後還是可以汲取相當多而豐富的經驗。此外,我認為,人類文明與民主、自由與人權理念發展到今天,民族主義已經排除那些野蠻而非理性的元素,而更凸顯出協作與互助的主體價值。

包括愛沙尼亞在內的波海三國與俄羅斯擁有陸路的共同邊界,一九九一年波海三國走向重新獨立時,蘇聯的坦克、裝甲運兵車等軍隊與裝備就直接由陸路衝向波海三國,但波海三國人民展現了鮮明而明確的獨立意識與反抗意志,這才有後來的三國獨立運動的圓滿成功。回頭來看臺灣,臺灣與妄圖併吞臺灣的中共政權控制的中國之間則存在三百公里寬的黑水溝,臺灣人擁有這樣的天然屏障為什麼反而在內心仍然在延續與甚至放大對中共政權的恐懼,至少臺灣人的不安全感不減反增?!完全不必管她小英與民進黨還有沒有檢討的意願與誠意,臺灣人實在有必要深自反省與檢討為什麼臺灣人就只能活在如此越來越不堪與荒唐的「現狀」奴役之下?!

堅強與堅實的公民社會才是一個正常國家的最穩固的基石(此重要性絕對超過其他的硬體與軟體),擁有自己的正常國家,一國的人民才能擁有自己真正的光明前途與未來!

獨立的臺灣與臺灣人民自身的前途與未來還是在臺灣人民手中,還是要由臺灣人民用選票決定!

寫於台北 2012-01-24

作者劉鑒是華裔愛沙尼亞公民,也是台灣女婿。

劉鑒觀點 in Taiwan

 

【延伸閱讀】

張國城:分析2012綠營敗選原因|台灣e新聞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