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郭冠英是「中國」外交官!

金恆煒 20090324

「新聞局」終於開鍘,下令免郭冠英的職,郭冠英服也不服?如何反應?固然值得觀察。不過郭冠英公開承認自己就是「范蘭欽」,言辭間不僅充滿驕傲,而且帶著強烈挑釁意味。重點是,郭冠英已從「高級外省人」上升到「高級中國人」,那麼有一天投入中國外交陣營,成為台灣的「敵人」,老實說也不必太覺得奇怪。國共鬥爭時,曾有「順口溜」流行一時,曰:「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處處不留爺,爺投八路去。」郭冠英「投共」可能是「范蘭欽」事件發展下的必然之一。

當然,最難看的是新聞局尤其局長蘇俊賓。「范蘭欽」給捉了包,「新聞局」全力包庇到不顧形象,從「調職」到「停職」到「免職」,捉襟見肘連同黨立委也看不下去,立院黨團書記長楊瓊瓔揚言:「蘇俊賓不處理郭冠英,我們就處理蘇俊賓。」綠營立委不可怕,藍委都加入反蘇陣營,蘇俊賓不下「斬首令」恐怕自身難保,甚至災及九流貨色。

問題是,郭冠英燃起的火,並不會因為「停職」而熄,因為燒出的是「馬統」「賣台」的事實。郭冠英一口否認自己是「范蘭欽」時,Japen Times(《日本時報》)三月二十日發表文章,題為〈中國外交官否認嘲弄「原始」台灣人〉,報導中把郭冠英當成「中國外交官」看待,表示「這位中國外交官」發言嘲弄大多數台灣「原始」居民,重創了馬英九;作者表示,馬英九不顧中國武力犯台的威脅,全力從事與中國交往的政策,現在因為「中國外交官」的一席話而大受挫折。有趣的是,《日本時報》的這位記者明明知道郭冠英是台灣派駐外國的外交人員,卻用「中國外交官」來稱呼,其中的弦外之音不難索解,透露郭不替台灣發聲而替中國文攻的弔詭。

如果日本記者都這麼看待,那麼綠營立委指控郭冠英是「匪諜」,不見得是「無的放矢」,因此郭會不會步林毅夫後塵?也不是那麼不可能。

郭冠英用「范蘭欽」當筆名,宣稱是民主社會下的「言論自由」,卻迴避不談公務人員的法律限制,這且先放下不論。嚴重的是,郭在文章中要中國拿下台灣之後,實行「思想改造」,甚而不惜「整反」、「肅反」,不達目的不休。鼓動中國用暴力宰殺台灣人、降服台灣人,完全與「民主」╱「言論自由」背道而馳,可見「邪辭」、「遁辭」之所在。

郭冠英最晚在○六年前就「投共」了,中共在「革命聖地」延安召開〔西安事變七十週年〕的研討會,任職新聞局的郭冠英公然與會,還接受訪問(見《華商報》○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當中共政權的跟屁蟲,照著中共的版本宣稱「西安事變」是愛國行為,要中國國民黨反省檢討。郭冠英強調國民黨最終潰敗不能歸咎「西安事變」云云;然而中共為什麼選在延安?可見「西安事變」與中共後來席捲中國有不可分的因果關係。確實,如果沒有張學良、楊虎城挾持蔣介石,蔣照計畫攻入陝北中共根據地,中共可能潰敗,日後不見得有能力打敗蔣介石。「西安事變」是中共「解放」成功的重要事件,相反的是蔣潰敗的主因之一。郭冠英站在中共立場,而且站在中共史觀來抹殺中華民國的史觀,揚毛貶蔣已然不掩。

那麼,郭如同「中國外交官」也就不足為異;說到底,郭不過是替「馬統」的「終統」打先鋒。馬承認「一中」,郭用言行先落實、先證成;「外省人集團」終將向「中國人集團」磕頭請安。所謂「春江水暖鴨先知」,「范蘭欽」就是浮在紅潮為馬開路,目的在完成「解放台灣」的那個「了不起的概念」的工程。

 

(作者為《當代》雜誌總編輯)

原載於自由時報 20090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