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一場選舉,兩種警訊!

金恆煒 20090329

台北市大安區不只是中國國民黨的「鐵票區」,更是「菁華區」。以第七屆立委選舉為例,國民黨總得票率是五十三.四八%,但大安區獨得六十六.八%,遠高於總得票率。昨天的補選,國民黨的蔣乃辛雖然勝出,但得票率僅四十八.九一%,沒有過半;雖勝但並不光彩,「不進則退」,預示了年底縣市長選舉的艱困。

再從得票數來觀察。蔣乃辛拿到四萬六千多票,第七屆的李慶安則囊括高達近十萬票,整整少了五萬多票,比攔腰砍了一半還多;即使加上新黨姚立明所瓜分的近一萬票,也足足少了一半。從苗栗縣立委補選到台北市大安區立委補選,藍營選民給國民黨「教訓」,很明顯,即使如此,國民黨的大安區選民沒有「棄保」,可見其堅實。

至於民進黨的周柏雅固然拿下近三十九%的選票,號稱歷屆立委選舉中最高,但陳水扁市長選舉連任時,在大安區曾拿下四成二,可見沒有「極大化」,這是其一。第七屆立委選舉,民進黨的羅文嘉票數不多,但也拿到四萬八千多票,這次改選,周柏雅卻縮小到三萬六千多票,可見綠營並沒有「傾巢而出」,這是其二。重點是,藍營有人搶票、九流政府無能又全面向中國投降,再加上李慶安欺騙藍營選民達十五年之久,而郭冠英事件不啻雪上加霜;大環境對國民黨如此不利,如果民進黨能夠激發綠色選民「手牽手、心連心」,老實說不是沒有翻轉的可能;可見民進黨還有極大的努力空間。黨主席蔡英文選後用「欣慰」謝票,聽起來像「賀辭」,似乎沒有收到選舉結果所透顯的「正確」訊息。

藍營選民即使要「教訓」國民黨,最多是不投票,絕不會把票投給民進黨,甚至也不會「棄保」。在此情形下,民進黨要是能讓綠營選票發揮到極致,就有贏的可能。這是基本盤的對決,但選前,民進黨找「叛將」許信良站台,許是「票房毒藥」,只會使選民閉門不出。許信良絕對是國民黨最「愛」的「對手」,不信,民進黨年底選舉再試試看。

「馬統」亂政,不見得是民進黨「必勝」的憑藉。在「馬統」執政一年將屆,英國牛津大學教授曾銳生指出:「馬政府的政策缺乏精確性,但蔡英文領導的民進黨則缺乏方向感」,「一個執政不精確的政府和一個不強壯的反對黨,對民主並非好事」;大安區立委改選正是註腳。有「馬統」在,國民黨只會每況愈下,倒是民進黨如何真正「逆轉勝」,才是台灣人民希望之所在。

(作者為《當代》雜誌總編輯)

原載於自由時報 20090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