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吳文忠坦承「扁案」證據不足!

金恆煒 20090331

被調離「特偵組」的檢察官吳文忠一定很嘔氣、很不平、很難受、很難堪,尤其費盡心思、削尖腦袋,甚至動用了立法院長王金平等「有力人士」的關說,好不容易擠進了「特偵組」的窄門;明明報效「黨國」,卻遭到無情的清洗出門,難怪有不能承受之重,也難怪會不擇手段的一再透過媒體「離騷」一番。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好在有吳文忠這樣的檢察官,再一次打開「司法」的「黑盒子」,照見「扁案」的五蘊皆現。

吳文忠果然深諳「中國功夫」,引用《三國演義》中的故事形容自己和朱朝亮的「忠而被謗」,向記者表示:「你們知道那個故事嗎?就是曹操叫蔣幹去遊說周瑜,周瑜反過頭來,利用蔣幹把曹操最厲害的水軍都督蔡瑁、張允殺掉」,最關鍵的一句話是:「現在執政黨這邊,蔣幹這樣的人有一千八百個,卻沒有看到周瑜!」吳文忠自比「最厲害」的蔡、張,自憐「被反間計所殺」,得不得體、中不中的,都不重要;吳文忠的話揭露了「司法院」成為「執政黨」的大軍,「一千八百個蔣幹」只聽命「執政黨」辦事。明明代表「政府」的檢察官又回復成為「黨國」鷹犬的角色,這才叫作可怕!

那麼,「特偵組」就是「扁偵組」當然順理成章。吳文忠在三月二十四日又「扣應」到TVBS去大爆「扁案」內幕;原來「特偵組」起訴「扁家」,根本「證據」不足。吳文忠說:「…事實上我們的起訴不是完全沒有漏洞(例如國務機要費),…最高法院『大水庫理論』(你)通不通?『大水庫理論』是判那個馬英九無罪的理由,他(扁)大選的錢三億多全部捐出來……比『特別費』一億多還多…,balance的結果,是不是會判有罪?這不是漏洞的問題,是法律的問題,還有可以爭執的空間,……。(又如「龍潭案」)是要證明李界木(與扁有沒有犯意連結)…,(扁案)不是沒有機會,還是有空間(被判無罪)……。」可質疑的是,既然連「特偵組」的檢察官都認定「起訴」有「漏洞」、有「爭執空間」,這還算「客氣」說法,真正的問題是,「法律」上站不住腳!

就「偵查法定原則」而言,「扁案」最多只構得上「簡單的開始懷疑」,全達不到「毫無合理懷疑的確信程度」。那麼為什麼「特偵組」傾全部人力從事「扁案」,甚至公開打「保證書」:「辦不下去就走人!」這不是「奉命起訴」是什麼?更甚的可能是楊大智在「檢改會」十週年所說,過去國民黨執政時,「政治赤裸裸介入司法」,如今又進入國民黨執政,「問題更大,是有些檢察官俯首稱臣」云云。看吳文忠的「自白」,並非「有些」,而是「一千八百位」之多!

還記得「司法節」那場騰笑國際的「司法馬戲」?法務部長王清峰「製片」,北檢主任檢察官慶啟人「導演」,主角是地檢署檢察官張安箴,在舞台上演出上了手銬而大喊「法警打人」的受刑人情節。這齣影射、嘲弄前總統陳水扁的大戲,在號稱「司法節」的這一天,卻寫下司法史上最黑暗的一頁。現在有了吳文忠的證言,老實說,叫人恍然大悟,「扁案」果有前後輝映、首尾一貫的結構。

「扁案」是藉「司法」為手段的「政治」迫害,國際及國內的抨擊即使如天打雷劈,「馬統」的「九流」政府可以裝聾作啞,但是「特偵組」的局內人(insider)「和盤托出」,這是硬道理;誰說「權力鬥爭」沒有「正面價值」!

(作者為《當代》雜誌總編輯)

原載於自由時報 20090331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