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蔡英文的領導危機

◎金恆煒

五月是中國國民黨的馬英九入主總統府的一周年,民進黨將發動「五一七」大遊行向馬示威;然而,五月也是民進黨蔡英文入主黨中央的一周年,因此,「五一七」可以同時觀察馬英九與蔡英文兩人與國、民兩黨。馬的「不滿意度」達百分之五十七,綠營「嗆馬」毋寧當然。重點是,由民進黨全力且主動發起的「五一七」,能不能得到台灣人民全力聲援?聲勢與參與人數會不會比去年三場更多、更盛?「五一七」之所以成為指標,正顯示蔡英文出現了領導危機。

蔡捨陳唐山為了與扁切割

先談蔡英文領導危機的近因,那就是台南縣長提名引爆了排山倒海而來的反彈。蔡英文是民進黨創黨以來,在選舉提名上擁有最大的權力者;民進黨的「全代會」取消行之有年的「黨員投票」以及「民調」方式推出候選人,賦予黨中央有最終決定權,但在蔡英文提議下,同時組成「選戰策略小組」,由各派系推出人選組成,做為「徵召」之前最重要的依據,藉此紓緩因初選造成的緊張與裂痕。然而蔡英文主席最後「乾坤獨斷」,決定捨棄民調遠比其他提名人高的前縣長陳唐山,造成了民進黨瀕於「分裂」的局面。

蔡英文為何捨陳唐山?主要的原因就是「切割」前總統陳水扁。陳唐山不但是陳水扁傾全力推薦的台南縣長的不二人選,而且在扁入看守所時,陳代扁看守「扁辦」,所以去陳唐山就是展示徹底去扁的姿態。然而,台南縣是陳水扁的故鄉,據《中國時報》的報導,陳水扁在台南「喊水會結凍」,(三月二十七日)即使過甚其辭,但扁在台南的影響力絕非空口白話。根據日前陳水扁的新著《關不住的聲音》中第十九封信〈給前行政院長謝長廷〉中所說:「二○○八年立委投票台南縣市五席全上」,「二○○八年總統大選〔在台南縣〕贏了八萬票,其餘小贏的嘉義縣、高雄縣、雲林縣、屏東縣四縣加起來不過贏了七萬票」,從而質疑謝與他「切割」:「難道台南縣是您的故鄉才贏的嗎?」(頁九八)言下不喻自明,台南是因扁而贏。扁謝的「瑜亮」情節,不在此文討論之列,扁提出的事實,才是「重點」。

當然,陳唐山不是全靠扁才取得籌碼,擔任過八年的台南縣長任內,幾乎是全台灣所有縣市長民調的第一名,而且依民進黨這次提名過程的民調來看,陳唐山不但獨佔鰲頭,而且支持度比所有參與者高出百分之九以上;陳唐山原無意願披掛,據報導是因為民調結果出來,才驅使陳有意出馬。蔡英文先以「世代交替」阻陳,但不能自圓其說,又不敢公然表態「切割」扁;蔡一開始即排除陳唐山於外,只考慮台南縣選出的現任立委李俊毅與葉宜津兩人,曲折變化下最後指定李俊毅出線。李俊毅是謝長廷人馬,而謝早就「切割」扁,謝挺李而力斥陳唐山,連「沒見笑」(不要臉)都出口了;蔡在各方反彈下堅不改弦更張,是不是因為得到謝長廷的奧援所致?值得探究。

蔡拱上黨主席本為權宜之計

陳唐山公開宣佈打死不退選到底,而且也堅稱絕不退黨。從「博奕理論」來看,陳唐山已是七十歲老人,原本就被黨中央排拒在外,選輸了不過回到原點,所以「成本」是「零」;相反的,黨中央傾全力支持李俊毅,一旦敗選,輸的不是李一人而是整個黨再賠上黨主席,「成本」是百分之百;這個「零和」遊戲,民進黨明顯處在極不平等的劣勢中。這是其一。台南縣若而擺不平,分裂成二,支持陳唐山的選民對上支持黨中央的,再大而言之,恐怕是「挺扁」的一國對上「反扁」的一國,這種「兩分」的因素甚而會擴散到每一個縣市選區,那麼民進黨失去的可能不只是台南一縣,這時候指控誰該負「分裂」之責已無意義。白白便宜了國民黨不說,更嚴重的是因此使馬英九援為「信任」投票,這是其二。假如陳上李下,民進黨面子、裡子全去了這是其三。

老實說,與民進黨或綠營淵源不深的蔡英文被拱上黨主席位置,原是○八年大選失敗之後的權宜設計。(詳見《開放》○八年六月號〈小龍女大戰老台獨〉內幕,頁六六)出乎意料之外的是,馬英九的民調上任後直直落,低到二成高不過三成,不滿意度早飆昇到五成以上,對蔡英文而言,這本是「更上層樓」的機會。然而,在蔡掌舵下,台北市大安區的立委補選,國民黨固然流失了近百分之四十四的選票,但泛綠也流失了近百分之二十四的選票;在野的民進黨,即使「極大化」選民都不見得拚得過國民黨,何況這次選舉比上次同區立委選舉足足少了一萬二千票;國民黨雖然基層崩盤,民進黨應贏而未贏。

有趣的是,蔡主席在選後表示「欣慰」,為何?民進黨現在的當權派「新潮流」大老洪奇昌,在《聯合報》發表文章代表了「主流派」的看法,他認為民進黨應進一步汲取對國民黨執政感到失望的中間選民,「應當揚棄過去打著台獨為名而躁進、冒進的突兀作法」云云,可見蔡英文「切割」扁,不敢樹立「台獨」大旗,代表蔡英文主導下的民進黨主軸。

綠營反扁力量已結成一氣

今年四月七日是爭取「台獨」而自焚身殉的鄭南榕二十周年祭,蔡英文以主席身份在台上發言,台下竟然轟傳「下台」的嗆聲;這是第一次有人在公開場合要蔡「下台」。過去儘管有人對蔡的作為不滿,最多是要主席「硬起來」,要主席「加油」,赤裸裸的吶喊「下台」,絕對不可輕忽;這像是「倒蔡」的第一聲,真正的觸媒就是來自台南縣長提名事件。台南縣議會民進黨團召開記者會,砲轟黨中央處理不當:提名過程「殺很大」、讓地方民代「頭很大」、整個基層「傷很大」,要求蔡英文、謝長廷誠心介入協調,否則要求主席「下台」,並呼籲選民「選邊」支持。老實說,這不只是「公開決裂」,而且形同「最後通牒」,且已喊出「棄保」,尤其點名謝長廷出面,內鬨已到臨界點。不只如此,準備回鍋選台北縣長的另一天王蘇貞昌也強力反對陳唐山,他的思考點是,如果陳水扁放出來,勢必會為陳唐山站台,那麼他要不要也接受扁?這樣會不會影響到二○一二年的「大選」?可見「反扁」派的思維,同時也看到反扁力量已然結成一氣。

蔡英文為了平息眾怒,刻意到「正聲電台」接受訪問,表示「從台灣長遠發展的角度來看,民進黨若要長期執政,必須培養人才,年底縣市長選舉,若有縣市出現贏的可能,就讓中生代選。」「世代交替」或許沒有人會反對,但是如台南縣般,「讓中生代出來選」真的會贏?還是如在地的台南縣議會黨團總召陳朝來所說:「縣長提名制度沒有透明化、標準不一,讓黨走向分裂」,而且陳唐山表態願意退一步,願意再做一次民調,「卻立即受到南下聽取意見的秘書長洪耀福的拒絕」,「讓人懷疑黨中央的誠意出了問題」。可見中央與地方好像「水溝不通黨」。

民進黨會否分裂五一七看端倪

然而,最嚴重的是,蔡英文在黨中央向來訪的綠營重量級人物「台灣國家聯盟總召」姚嘉文與「台灣之友會」總會長黃崑虎、中常委也是資深立委蔡同榮等人訴苦,竟而表明自己認真從事黨務工作,也做得辛苦,「但身為黨主席動輒被基層嗆,這個黨還能繼續存在嗎?」蔡英文看到基層毫不客氣對她大聲叫嚷,卻沒有思考「履霜堅冰至」的警訊已然出現,還要端出黨主席的架子!

民進黨不只淪為反對黨,在國會內只有二十七席,不到四分之一的席次連提案權都沒有,更不必說釋憲權了。蔡英文這個黨主席當然權力不大,既沒有位置可支配也沒有資源可分配,再加上入黨不滿四年,沒有選舉的經驗,也沒有赫赫戰功,就像石頭裡磞出來的,卻沒有孫悟空八十變的本領。在形格勢禁下擔任黨主席,說老實話,權威不足;蔡英文可以不顧眾怒的「欽點」李俊毅,卻無法勸阻陳唐山,如果台南縣因此拱手讓給國民黨,帳一定算到主席身上,問題嚴重到可能要問:綠營會不會分裂?民進黨創黨以來,碰到多次瀕臨分裂卻終而沒有分裂,蔡英文會不會是「分裂」黨主席?那麼,「五一七」遊行或許能夠看出端倪。

——原載香港《開放》月刊2009年5月號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