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馬統」不知道他「不知道」!?

◎ 金恆煒

「馬統」硬吞吳伯雄的主席寶座,一點也不奇怪,不吞才怪。之所以受到抨擊,問題不只出在吃相難看,更重要的是,就職前「馬統」信誓旦旦的昭告天下,為了「黨政分離」,他不兼黨主席。一年後,為什麼兼?因為非兼不可!再問,那麼為什麼一年前拒兼?

黨主席從「拒兼」到「豪奪」,其實不是「孤例」。去年五二○就職後,「馬統」躲在府內簽名蓋章,外界大肆嘲弄,甚而用「宅男」來譏刺。迫使「馬統」出面解釋,說法是,「退居第二線」是為了「尊重憲政體制」云云。然而不旋踵間「馬統」披掛跳上「第一線」,不是把「憲政體制」踩在腳下?

「憲政體制」可以從「尊重」到「踐踏」,黨政從「分離」到「以黨領政」;問題是,既然非要建構「新黨國體制」,為什麼一開始不做?起先不做後來再做,也行,為什麼前面把話說得那麼滿,那麼冠冕堂皇、那麼漂亮動聽?最後自打嘴巴的醜態畢露?原因很簡單,「馬統」是笨蛋,什麼都不知道。

說「馬統」什麼都不知道,不是故意醜化;這是「馬統」的「夫子自道」。金融風暴已經席捲全球,「馬統」竟然說「不知道金融風暴這麼厲害!」他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他不知道的可多了,他不知九七年修的新憲,是前主席李登輝為中國國民黨量身打造的「黨國憲法」,不兼黨主席連「提名權」都是假的,不然,「馬統」為什麼第一次行使監院、試院提名權卻慘遭滑鐵盧?沒有掌控黨中央,即使國民黨在國會佔四分之三席次,「馬統」之令走不出府,何況行政院?「馬統」的無能、平庸已是人人皆知,現在赤裸裸的搶佔權力位置,而且半點也不讓,笨馬闖進玻璃店,什麼都不管了。

「馬統」非取「黨主席」不可,外界都明確指出是為了「兩岸」。據報導,「馬統」夜訪吳伯雄說:「我希望兼任黨主席」,吳伯雄單刀直入的反問:「為什麼?」到底「馬統」五十分鐘說了什麼,沒有人知道,但是吳伯雄事後說,馬的成功就是他的期望。這話大有玄機,「馬統」不僅黨政軍特牢牢掌握,二十年李扁建立的司法獨立都完蛋乎哉,連孔傑榮都要台灣法界人士挺身抗馬,那麼吳伯雄「期待」的「成功」安在?

當然在「兩岸」。「馬統」恐怕也不知道中國早就知道他的無能;「馬統」自居「區長」,小小的陳雲林都不把他看在眼中,連「先生」都不用,直接稱「你」!「馬統」當「宅男」時,召開第一次正式國際記者會,公開宣佈「國共論壇」是「第二軌道」,言下當然表示他掌控全局。年底,吳伯雄見胡錦濤,胡故意問吳:「主席啊,聽說台灣有個說法,說兩會是第一軌道,我們算第二軌道,」然後轉頭對陳雲林說:「雲林啊!你看什麼時候,你已經變第一軌道,我反而成為第二軌道了。」胡錦濤明確的定調「國共論壇」才是「第一軌道」,「馬統」掌不了「國共論壇」,只能管管「海基」、「海協」兩會的交流,原來全不管用。「馬統」挨了胡老大一記大耳光,這下知道又錯了,自我矮化的「區長」、「先生」還不夠,胡老大才說了算。

拿下「黨主席」就能變成「一軌」?莎士比亞筆下的哈姆雷特嘲笑普羅尼阿斯(Polonias):「給他關上門罷,好讓傻事留在家裡去幹。」「馬統」關起門當「宅男」不正是莎翁此話的註腳?如果「馬統」連自己是普羅尼阿斯都不知道,人民倒像哈姆雷特,早就洞悉也終如哈姆雷特般的不留情。

(作者金恒煒現任《當代》雜誌總編輯)

原載:自由廣場 2009-06-16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