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延押 黃東熊看到了嗎?

◎ 金恆煒

我們在這裡、那裡以及所有地方繫上黃絲帶:一方面強力要求馬上釋放前總統陳水扁;另一方面強烈抗議違反法治國基本原則羈押前總統的馬政府。

用司法當武器誅殺前總統與扁家三代,是明目張膽的政治鬥爭。馬政府無視「無罪推論」,下令押扁,特偵組祭出各種名目濫用「羈押權」,先挖一個洞,把扁打入大牢,然後操弄法官,赤裸裸違反「法定法官原則」,把起訴書與判決書當成書寫在墓碑上的入罪銘文,目的不只在消滅陳水扁總統一人,而是把前總統當成追求獨立自主的台灣人代表加以撲殺。

台灣人當總統竟而成為中國國民黨與中國共產黨兩個中國黨的眼中釘、肉中刺,非要拔除不可!因為陳水扁揭示的價值觀與兩個中國黨截然不同。今年一月下旬,英國文化辦事處代表麥瑞禮卸任離台前,特別表示司法公正與無罪推論應該適用所有人,包括陳水扁。無獨有偶的是AIT處長楊甦棣也當著國民黨立委之面讚揚:「陳前總統極了不起。」這不僅是人之將行,其言也真,其實就是指控馬政府而替扁申冤!

確實,台灣好不容易建立的民主,在馬上任後一塊一塊崩垮,台灣傲人的自由與人權,也在馬刻意運作下一點一點的消退;用盡一切非法且違憲的手段,把扁押到死,就是向台灣人示威,用殺扁當降幡求媚中共。「新黨國體制」與「新戒嚴體制」反而在羈押陳前總統的過程中全盤展示。那麼,我們願意坐視陳前總統被迫害?還是我們用一切力量號召大家抗議「司法迫害」,呼求即日「釋放陳前總統!」小小黃絲帶雖然輕薄,一旦沈默大眾人人佩帶,那麼我們形同重新掌握台灣的命運之舵,救陳前總統的同時,也就拯救台灣的淪亡。

讓我們團結在「黃絲帶運動」之下,我們

台北地方法院宣佈繼續延押陳前總統兩個月,不放就是不放;這是法院按「馬統」的劇本操演,不如此才怪。

羈押的理由荒謬極了,連李遠哲等的「連署書」、律師上節目、演講都成為罪狀,那麼「台灣國家聯盟」等本土社團的全國「黃絲帶運動」一定也成為延押的原因。「扁案」的問題,並非如刑事訴訟法專家黃東熊所說,建立「法官彈劾制」就可以改革;問題是現有制度橫遭破壞,彈劾機關的監察院已成為「打扁院」,尤其可惡的是,大法官連台北地院臨場換法官有沒有違反「法官法定原則」都解釋不出來,「大法官」形同虛設;目前是所有的「救濟」與「制衡」機制全都失靈,只剩下「馬統」的刀鍘駕在台灣人的頭上。所以,出問題的不只是「制度」,而是「馬統」掌控下的「黨國」。更何況,「制度」的修改不僅曠日廢時,而且「馬統」掌控立院,有可能為台灣民主、法制而修法?黃東熊看到了嗎?現在知道了嗎?

「馬統」上來之後,台灣的新聞自由大倒退、人權指數大倒退,兩位前總統李登輝與陳水扁好不容易建立的民主,旦夕間崩垮、扭轉,而司法成為政治的幫凶,則是血淋淋的事實。也是檢察官的陳瑞仁公開說:「現在好人累了,壞人每天梳頭,精神抖擻,準備復辟」,真是局內人的內行話,一語中的;最關鍵的字就是「復辟」,是「黨國」復辟、是「戒嚴體制」復辟。不同的是,警總已走入歷史,不能夠再禍患人間,然而,法院自動降級,成為「警總」的現代版,相對的,檢察官也降級,取代過去調查局的凶神惡煞!

日前台大史學系教授周婉窈出版《面向過去而生》(允晨出版),特別提到在美任教的王克文教授尊翁的「白色恐怖」。三十多年前的一九七五年,王世一先生在八月二十二日被調查局人員帶走,「從此開始任人蹂躪、凌辱,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日子」,帶到調查局後,命他「跪著爬進門,因為匪諜不是人,不配走著進門」,「他們刑求他,要他招供、牽連別人」。今天的檢察官辦綠營人士、辦「扁案」相關人士,用的就是同樣手法;要逼供以牽連別人!除了不敢刑求外,檢察官做的事和調查員有不同嗎?用手銬扣扁,與「爬著」完全一樣,目的在凌辱。

王世一的夫人趁著送棉被到調查局的機會,附了一封信,說她怎樣也不相信他是匪諜,結果,王世一為此被打了三天。辦案人員說:「你太太不相信政府,那麼你就挨打罷」!這與台北地院延押扁的理由有什麼不同?律師、學者、人民在外面聲援並質疑「馬統」政府的「司法不公」,那麼,地院就對扁說:「你就延押罷!」

迫害扁與迫害王世一的手法,多麼雷同、多麼類似!台灣倒退回三十多年已經可怕極了,「壞人」的「復辟」更是可怕。

再回到黃東熊的質疑。他認為「只要推動司法改革,扁就會出來」,這樣不食人間煙火,最多只能說「蛋頭」。不過,黃東熊說,「但若只為扁一人,會被人看不起」,則不只是「蛋頭」,可能會成為「共犯結構」而不自知。「馬統」用司法誅殺扁,豈是因為「一人」?「馬統」親自下令,然後啟動所有的公權力機器,即使違法、違憲也赤裸裸的幹,為什麼?因為這個「一人」,是台灣人選出來的「總統」,是台灣人的代表,更是「台獨」的象徵人物;在一路誅殺扁家三代下「馬統」果然與中國「無法之法」接軌了。

誰說「救扁」會被人看不起?「不救」才會「輸到脫褲子」。

(作者為《當代》雜誌總編輯)

——轉自《自由時報》2009年7月14日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