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馬統」還能「忍辱含垢」到幾時!?

◎ 金恆煒

達賴喇嘛受台灣大陣仗的歡迎,正標誌「後馬統時代」的來臨。「後馬時代」是什麼意思?最傳神的形容莫過於CNN主播用極其不屑、嘲弄表情吐出的「THIS MAN」二字。這兩個字,有一天進入《牛津政治格言辭典》(Oxford Dictionary of Political Quatation)也不教人奇怪。

「馬統」的昏庸,對國際媒體而言,有致命的吸引力。政治圈中具有如此高娛樂價值的,捨「這個人」外沒有第二人;既無關男女又不涉金錢,然而卻大開了西方人眼界:在現代社會中竟然還有「前現代」腦袋的「最高領導人」!《遠東經濟評論》用「goodie-goodie」(童騃式的輕蔑用法)描繪「馬統」內閣,《洛杉磯時報》用字更狠:「事實上邀請達賴喇嘛來台,看起來像被反對陣營的民進黨地方官員拿劍絞刺。」(按:《中國時報》的記者故意把twist of the knife譯成「落井下石」,是有意誤導,特此指正。)《紐約時報》則用「雙贏」比喻民進黨,用「雙輸」加在馬先生身上;國際媒體共同的重點是,「馬統」救災無能,莫拉克颱風後馬的支持度所剩無幾,所以一致認為馬同意達賴訪台是救低支持度,但十五個月來「忍辱含垢」(多傳神的用語!出於《聯合報》社論)與北京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關係,可能毀於一旦。

達賴訪台使「馬統」與中國都處於「兩難」的困境。馬「同意」達賴來台,形同捋虎鬚,冒被中共打屁股的危險,「不同意」勢必使趴在地上的支持度再往下探底。至於北京,不翻臉如何威脅其他國家?翻臉又壓死「馬統」。真是「吃這個也癢,吃那個也癢」,一個馬一個胡,馬馬胡胡,伊於胡底。

國共兩黨不愧騙字當頭,難兄難弟。「馬統」用「人道、宗教」當遮羞布,卻遮不住九個月前「時機不當」的藉口。中共裝孫子「批綠不批馬」,卻使「堅決反對」變成紙老虎的口號。「兩難」留下的後遺症,恐怕不會消除;更大的問題是,中共留此「兒皇帝」何用?

在形格勢禁下,目前國共只好互相幫襯,把氣出在達賴身上。中共的宗教局長葉小文語帶嘲弄的說達賴來台是「節外生枝」,台灣「天災剛走又來人禍」云云,《聯合報》更可鄙,指控達賴「站上了用台灣災民屍骨塔建起來的政治舞台」。老實說,羞辱達賴救不了「馬統」,也貶抑不了達賴喇嘛,只凸顯國共的難看嘴臉而已!

(作者金恆煒為《當代》雜誌總編輯)

——原載:鏗鏘集 《自由時報》2009年8月30日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