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馬統」不找達賴消災!?

◎ 金恆煒

達賴喇嘛翩然惠臨台灣,當然是推倒「馬統」骨牌的第一張,就此而言,與其說這是「破冰」之旅,不如說是「破馬」之旅。「馬統」建構的「統一」陣線已然不守,接下來的波詭雲譎,絕不是弱智的「馬統」所能應付。別的不說,花蓮縣黨內初選,「馬統」力保的葉金川都敗下陣來,那麼拿到「黨主席」有什麼用?連軍方都不買「馬統」帳,反對黑鷹減購,「三軍總司令」形同做假的!現在要看的是,「他,馬的」王座保得住保不住?還要看中國要不要繼續挺不爭氣的「兒皇帝」?「馬統」剉咧等罷。

最基本的關鍵是,「馬統」的權力基礎已隨著莫拉克土石流而土崩瓦解。去年十二月,「馬統」一口回絕達賴訪台,何曾需要任何藉口?一句「時機不宜」,一切搞定。九個月之後,為了讓不讓達賴入境,竟然在府內開了五個小時的會議,結果卻是「大水沖倒龍王廟」,據稱,除了國安會秘書長蘇起一人不同意外,所有的高層首長都站在「馬統」的對立面。想想看,在內閣改組之際,這些首長還敢冒「馬統」的大不韙,代表的不正是「馬統」成為「跛腳馬」的現實!

達賴能夠到台灣,當然是圖博(Tibet)與民進黨雙雙的「達陣」,乾坤已定、勝負已分,這才是大關鍵所在,其他的不過是細節,比如到底是民進黨縣市長邀請在先還是達賴主動表達意願在前?到底是不是純粹「宗教」之旅?到底民進黨與南部縣市長間有沒有扞格?等等等等,其實都無關緊要。民進黨前立委林濁水表示「越把政治擺一邊」,民進黨「得到的分數就會愈多」,真實的情勢是,民進黨與達賴喇嘛沒什麼加分、減分的問題,不過「國共聯手」已然堵不住達賴、壓不住民進黨、擋不住台灣民意;這是民主戰勝兩個黨國,「馬統」大失血、中國大失分,而且「殺很大」。

「馬統」小動作全出,給達賴穿各種小鞋,藉勢取消達賴的國際記者會,宣稱黨政要員一致拒見達賴、用盡詭計去掉達賴的政治身分,甚至以宗教對宗教向達賴嗆聲;老實說詆毀達賴救不了「馬統」,同樣的,派人到北京去哀求,也不見得能消解中南海之怒。中共一再祭出「堅決反對」的老調,卻「批綠不批馬」,然而壓不住民怨,遂而不得不用實際的行動如取消直航啟動儀式等,展現中國的抵制行為。中共的怨懟透過「上海國際問題研究所」兩岸研究室主任嚴安林之口表達出來,馬基於「政治需要」同意達賴訪台,難道中國領導人就沒有「政治需要」?中國真正要擔心的是,「馬統」一蹶不振,接下來的「統一」工程要如何做下去?

達賴是中共最不可碰、最敏感的政治神經,任何國家領導人接見達賴,中共毫不手軟地加以反制,獨獨對「馬統」網開一面,原因是兩個黨國「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全世界媒體都看到了中國進退維谷的窘態,只有像陸以正這樣子的「外交官」才會得到任何人都得不到的結論:「給馬英九加分」;搖旗吶喊到汗出如漿,解不了「馬統」之危。

馬克思說:「人類不會給自己製造沒有解決方法的問題!」縮小一點講,台灣人民不會,民主制度更不會。去年三月,台灣人民做出了致命性的錯誤選擇,反而讓「馬統」原形畢露在人民眼前,台灣人民——從各種民調來看——決定收回自己的授權;儘管馬不願鞠躬下台、國會悍不履行人民託付的彈劾責任,但「馬統」已然「跛足」。基於人道,大家都知道「跛足馬」只能有一個下場,剩下的只是時間以及執行者的問題。

(作者金恆煒為《當代》雜誌總編輯)

——原載:鏗鏘集 《自由時報》2009年9月1日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