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高等法院「可靠」嗎?

◎ 金恆煒

「扁案」初審雖然宣判了,〈判決書〉洋洋灑灑的一千五百多頁,正如洪英花法官的「判定」:「自始無效」;因為違反了「法官法定原則」。關心「扁案」的國內及國際人士和媒體一致同意「扁案」審判過程充滿「不義」,是違反程序正義的審判。

現在「扁案」要移審到高等法院了。高院一再強調「公開分案」,開放候審室全程讓媒體拍攝。高院發言人溫耀源信誓旦旦的向公眾保證「公平、公正、公開」,甚而表示不採「電腦抽籤」寧用「人工抽籤」,因為「電腦抽籤」是「看不到」的。不止於此,高等法院還列出參加抽籤的法官人數,從九十人、八十六人到八十一人,重點是把「排除」理由列出。為什麼?正是為「以昭公信」。

高院如此大張旗鼓的向外宣示,至少涵蓋三層意義:不會步地院後塵的用政治手段決定法官;地院合議庭在「扁案」的「分案」上缺乏「公平、公正、公開」;地院把周占春換下來硬推蔡守訓,是不符司法獨立審判。說得再清楚一點,高等法院何嘗不是用另一種方式附和洪英花、黃瑞華法官的「斷言」?用另一種方式批判台北地方法院的違法。從這一點看,外在壓力已然發動力量。

「馬統」在八月中旬即指控「陳水扁」像「馬可仕」,十月二十九日在總統府宣佈要逮捕前總統陳水扁;就像黑暗時代的教宗lnnocent八世展開惡名昭彰的獵巫活動一樣。接下來法務部長王清峰扮演「導演」角色,公開在電視媒體指手劃腳的評論「扁案」,然後在司法節搬演「手銬馬戲」,然後「換法官」,然後「押到死」,然後「無期徒刑」出爐。這一連串的作為,套「馬統」的說法正是「一環扣一環」。

老實說,高等法院會不會依法「獨立審判」?我們一點把握都沒有;因為台灣的司法大廈的基礎已然被「馬統」掏空。誠如Lawrence Friedmen所說:「要了解法律體系內部發生什麼事,最好的方法是從外部社會壓力來觀察;是美國製造其法律體系,而不是法律體系製造美國。」台灣司法今天淪為令人厭惡的可恥狀態,恐怕被《經濟學人》說中了:「法官俯首貼耳接受復辟黨國指令」。然而可喜的是,外部批判司法的力量也同樣湧現,不然,高等法院會出面向全國人民宣示程序「正義」原則!

不過,這不代表「扁案」必然受到正義的對待,到底蔡守訓已然把地院變成「惡魔的廚房」。高院一再宣示「公開抽籤」,不代表正義女神真正降臨並坐鎮法庭,蔡守訓們弄髒了的司法之窩,高院能不能清洗乾淨,恐怕還要觀察。

首先,我們要看高院會不會開釋陳前總統?羈押、羈押、再羈押,是特偵組檢察官與黃水通、蔡守訓等合謀的醜劇,違憲的程度不下於違反「法官法定原則」。其次,高等法院不但要依據「證據法則」來審判「扁案」,同時要檢查〈起訴書〉、〈判決書〉中所提證據有沒有違背合理懷疑?

要落實社會正義必須靠整體司法體系的提升,「扁案」就是重要試金石。若司法繼續沉淪,那麼總有一天人民會用《六法全書》燒掉我們的司法。

(作者金恒煒現任《當代》雜誌總編輯)

——原載:《自由時報》2009年9月22日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