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馬統」慌了! 要「修憲」了!

◎ 金恆煒

「馬統」接受某周刊的專訪,突然主動丟出明年五月後檢討包括雙首長制在內的修憲問題。為什麼說「突然」?因為馬英九一向強調「遵憲」、「守憲」,不主張「修憲」,這時何以又要修憲!為什麼說「主動」?因為周刊記者只問「雙首長制」有沒有什麼不方便的地方?「馬統」卻提出「修憲」的議題,而且還有時間表。不有趣嗎?

首先要問的是,「馬統」有「修憲」的需要嗎?中國國民黨在國會具絕對多數,再加上馬又搶佔黨主席位置,此兩重權力機制已把「雙首長制」的優勢發揮到淋漓盡致,也正是當年前主席李登輝九七之所以修憲的「利基」所在。「馬統」既沒有扞格難為之處,「馬統」為何要修憲?馬也承認「陳總統當時在立院幾乎寸步難行」,現在「我們的法很多是可以通過的」;更讓人質疑有什麼非要修憲不可的必要。

其次,回應「如何安排修憲」的提問時,「馬統」表示「國會或民間當然可以開始討論」;其實所謂「民間」已然「奉旨」開始了。十月十九日陳長文在《中時》提出「改為絕對多數決制」的主張。「馬統」的專訪出來之後,陳長文又寫長文繼續鼓吹,《聯合報》社論更絕,不只呼應陳長文的「絕對多數」說,標出〈以總統選舉絕對多數制為單一條款〉,也就是反對修改「雙首長制」,只討論「絕對多數」此單一議題。

事實上,「馬統」提出的修憲是從「雙首長制」切入,也就是探討內閣制與總統制的優劣,「要從這裡做思考的出發點」。修憲是何等大事,只有更動「體制」此等大關大節,才有合理性;像《聯合報》般只把「相對多數」修成「絕對多數」而大動干戈,恐怕得不到人民的同意。不過陳長文也好,《聯合報》也好,早已鋪陳五月修憲了,也就是說,輿論機器已經發動。

修憲議題浮上檯面真正的目的或動因只有一個:「馬統」二○一二年大選,大情勢不妙了。○八年九月初,「馬統」接受墨西哥《太陽報》專訪時毫不遮掩的表示,他的「六三三」政見完成的時間在二○一六年。「馬統」的任期只到二○一二年,他如何可能在二○一六年的「任期」兌現「六三三」政見?原因也很簡單,以七百多萬張選票勝出,「馬統」志得意滿兼得意忘形,認為「連任」手到擒來。不過,天可憐見,執政十五個月,連任可能無望了;選前的「支票」全部跳票,「無能」、「冷血」及「平庸」、「帶衰」成為「馬統」的新招牌。不止於此,從莫拉克颱風到毒牛肉事件,反馬的已非「綠營」而已,連「董氏基金會」、「消基會」等都跳出來,可見「馬統」已弄得天人共憤。更且,「馬統」從國民黨一貫的反共,「主軸翻轉」成「媚共」、「投共」,即使藍營中都有人反彈。重點是,只靠「統一」的「基要派」絕無法讓「馬統」當選。

二○一二年「馬統」連任的紅燈已然亮起。把腦筋動到內閣制是保住權位的法門之一。「馬統」是黨主席,是「單一選區兩票制」的受益者,如果民調居低不上,「內閣制」不失為繼續掌握權力的思考。至於陳長文與《聯合報》早已洞悉「馬統」人氣不再,二○一二年絕對是苦戰,做出了「絕對多數」的打算,就是怕綠營會以相對多數票致勝,所以把希望寄於「二輪」投票。

統而言之一句話,「馬統」及「馬統們」慌了,饑不擇食的要玩「修憲」的把戲了。

(作者金恆煒現任《當代》雜誌總編輯)

——原載:自由時報 《金恆煒專欄》 2009年11月3日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