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歐巴瑪要如何「改變」中國?

◎ 金恆煒

十一月十六日美國總統歐巴瑪在上海與中國青年會談,回應榮膺諾貝爾和平獎時說,這個獎是給美國人民,而他是代表美國人民獲獎。十月十一日我在《自由》「鏗鏘集」中以〈和平獎,為什麼是歐巴瑪!〉為題,表示:「今年和平獎與其說是給歐巴瑪,不如說是給全體美國人」;隔了一個月歐巴瑪也所見全同。

文章還是回到主角歐巴瑪身上。歐巴瑪的旋風颳到日本,現在又颳到中國。這位高唱「改變」的美國第一位黑人總統而且是新上任,到底會與中國撞出什麼火花?除了官方拜會外,最引人注目的是歐巴瑪在浦東上海科技館與上海八所大學的四、五百名學生會談;這不僅觀察歐巴瑪的亞洲政策,同時也可觀察中國及八○與九○年代之後的中國新生代的表現。

北京不僅否決美方所安排的幾位青年公民代表與會,也下令查禁「歐巴毛」(Oba Mao)的T恤;是不是因此導致歐巴瑪在開場白中大談民主與言論自由的美國價值與普世價值?此一受國際矚目的對話,老實說並不精采。歐巴瑪口中「中國將來希望」所繫的青年學生,不僅不能提問,連什麼叫「問題性」恐怕都不了然。芝加哥大學法學院教授出身的歐巴瑪看到中國的菁英學生不過爾爾,可能可以推測中國的將來也不過爾爾。

依CNN記者的報導,這些能夠出席的學生都是官方與校方核准的名單。(當然!)唯一提出比較有挑戰性問題的,卻掩不住官方色彩。發言的女同學利用「台商」在台灣與中國間的經貿利益質疑美國軍售台灣的必要性。歐巴瑪的回答很有趣,一方面很客套的表達「一個中國」的一貫政策,並揭示「三個公報」,刻意不談〈台灣關係法〉,但強調遵循美國過去的台海政策。換句話說,閃避「軍售台灣」而不直接回應,但答案很明顯。另一方面則用「有生意可做、有錢可賺而忽略了意識形態」的描述性言語形容台商;只要與歐巴瑪開場所努力推展的價值觀相比,他的月旦褒貶也很明顯。

歐巴瑪的行事風格在亞洲之旅中完全展現。十四日到日本皇宮會晤日皇明仁,歐巴瑪行了九十度鞠躬的大禮,引發國內冷嘲熱諷的批判;白宮官員說,歐巴瑪只是入境隨俗,遵守日本禮儀,提升美國在日本人心中的地位云云。那麼到中國去「入境隨俗」一番,「筆則筆、削則削」,也就不足為異了。

由小看大。中國的大學生缺乏「獨立的精神、自由的思想」,大學生如此,擔任導師角色的教授何嘗不然?《自由時報》十一月十五日刊載〈中國教授遇見野草莓〉一文,記述中國到台灣成大交流的邵教授與大學生同觀〈愛的十個條件〉後的討論,台灣的大學生比中國的大教授不知道高明多少倍。在「自由」、「人權」、「民主」的議題上,台灣的大學生絕對有資格當中國大教授的老師。

台灣的大學生之所以能舌戰中國來的邵教授而佔上風,正凸顯台灣的文明程度。陳長文說「台灣浪費了二十年」,暗貶兩位台灣人總統李登輝與陳水扁;從台灣看中國、從民進黨看中國國民黨,李扁二十年執政正是台灣能夠「偉大」的理由,也正是兩個「黨國」不能偉大的理由。(按:「偉大」一詞襲用《中國無法偉大的五十個理由》一書的用語)

(作者金恒煒現任《當代》雜誌總編輯)

——原載:《自由時報》2009年11月17日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