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在歐巴馬俯首下奮起!

◎ 金恆煒

美國總統歐巴馬到中國去,訊息很簡單:美國正處在國力不彰的情勢,不像過去能夠「教訓」中國,也不像過去能夠「匡正」中國。美國與中國在經貿上糾纏一起,中國是美國最大的債主國,但中國又很難從大量的「外匯存底」中脫身;所以美中兩國非要尋求「合則兩利」的途徑。

歐巴馬此行主要就是解決美中兩國的不平衡經貿狀態。歐巴馬要求中國調整其經濟結構,首先是不再壓低人民幣匯率,其次就是要中國擴大內需,然後保護智慧財產權;這是美國迫在眉睫的課題。然而,願不願意改弦更張,全看中國。這就是為什麼歐巴馬不得不低調的原因。

中國持有美國國債,固然陷入買也不當、賣也不當的兩難之局,但美國何嘗不受中國之牽制?九月十五日中美雙方高層已進行過第一輪的會談。這個名為「戰略與經濟對話」的會議,在白宮富蘭克林廳舉行,美國向中國做簡報,保證不會使中國持有的美金外匯血本無歸。

美國首度面臨霸權下滑的情勢,建國兩百年如羅馬帝國般的盛世面臨挑戰,歐巴馬採取國際現實主義,正像德相俾斯麥般,從事「誠實的掮客」任務。歐巴馬的「兩個集團」說,可以放在此一脈絡來了解。

歐巴馬訪問中國受到國內輿論嚴厲的抨擊,大選前支持歐巴馬不遺餘力的《華盛頓郵報》更是火力全開,認為歐巴馬「歡迎」獨裁的中國,並沒有任何必要的道理,但同意「對話」的重要。換句話說,美國正視崛起中的中國,為了舒緩兩國的矛盾與摩擦,歐巴馬放下身段全力與之周旋。

其實,美國不再對中國「指手劃腳」,早在去年五月眾議院議長裴洛西到中國去就現端倪。裴洛西一向撻伐中國人權紀錄,一九九一年親赴北京天安門廣場哀悼八九年天安門遭到大屠殺的民主人士,北京奧運,裴洛西要求當時的總統布希加以抵制,也親自頒發金質獎章給達賴喇嘛。歐巴馬當選後,裴洛西一改前態,標誌歐巴馬的新人新政;中國在是年年底逮捕起草〈○八憲章〉的劉曉波,正是測試美國干不干預的底線。

歐巴馬「對中國強權屈膝」(英《獨立報》),不敢挑戰中國最敏感的核心議題─台灣。儘管歐巴馬只在口頭上提出〈台灣關係法〉,但同樣值得重視的是,歐巴馬沒有把台灣和Tibet放在一起等量齊觀;歐巴馬承認Tibet是中國的「自治區」之後,才另外談到台灣問題,可見他技巧性的遊走在邊緣之間。

重點是〈台灣關係法〉是國內法,拘束總統的作為。更重要的是,美國正在調整其國防結構,刪減陸軍與空軍的軍事預算,但保留海軍的預算。美國防部長蓋茲表示,航空母艦將在三十七年內從十一個戰鬥群降為十個戰鬥群;中國一艘航空母艦也沒有。三十七年的計畫耶!可見美國嚴守地緣政治所繫的海權。

美國不在台灣問題上衝撞中國,這是客觀事實。台灣人應當重視的是「馬統」政府的「降中」,現在連金馬都敢棄守。美國之所以避〈台灣關係法〉而不談,正是因為「馬統」政府全面向中國開放。台灣的民選總統如此,美國有什麼替台灣強出頭的理由?歸根究底,二千三百萬人才是保護台灣的唯一力量;台灣人民必須在一次次的選舉中,用選票構築新的防火牆,二○一二年總統大選是台灣「主軸翻轉」的歷史關鍵;這是台灣人唯一且最後的機會,要存要亡,就在此役。

(作者金恒煒現任《當代》雜誌總編輯)

——原載:《自由時報》2009年11月24日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