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殘局、斷裂與必殺

◎ 金恆煒

情勢愈來愈清楚,台灣的所有大小選戰,最終都指向中央執政;只有拿到中央執政權才能有效支配台灣的前途。「三合一」選舉揭露的訊息與意義正在於此:一方面表示人民要收回○八年大選的授權,「馬統」光環喪失殆盡,「不信任投票」就是反映;另一方面,接下來的立委補選、直轄市「五都」選舉以及國會改選,就是一步一步「將」死「馬統」的進程。

「馬統」當然感受到鋪天蓋地而來的壓力與危機,不然也不會巴巴的把「小金子」金溥聰從美國緊急召回。老實說,「小金子」返台所製造「內爆」的威力絕對遠遠比「外鬥」厲害,這叫未蒙其利先受其害;這是其一。其次,「馬統」可以盡一切人事親中、降中,卻不知道「天命不可違」。「天命」是什麼,就是「民意」所在,「維民所止」,若而無視「民之所欲」,只有一步步從「殘局」走向「終局」,而且看來已無法挽回了。

「馬統」在「三合一」敗選之後接見日本媒體,強調ECFA非簽不可,而且動用一切骯髒下流的手段要阻絕抗議「江陳會」的民意。要問的是,「江陳會」為什麼從台北移到台中?因為台北市已經不買馬的帳了,何況直轄市選舉在即,郝龍斌不願再替「馬統」擋子彈。台中市長胡志強何嘗願意蹈去年「江陳會」的覆轍?宣布「警察若亂打人」,「我就不幹了!」也反對禁持、禁掛青天旗,胡也已為自己築了防火牆,避免被「馬統」牽拖而烈火焚身。

重點是,「馬統」與「馬統們」與民選的地方首長、立委已出現了嚴重的矛盾。「三合一」選完,「馬統」堅不認輸,藍委從南部的黃昭順到北部的周守訓都向選民致「萬分歉意」,據稱「高層訝異不已」。美國毒牛肉進口,「馬統」授意的孔文吉版已撤簽,「阻絕於境外」已成「共識」,甚而藍委要求誰簽的「協議書」誰去負責;「馬統」是不是要「小金子」去擺平?「江陳會」移師台中市,市長胡志強成為夾心餅乾,動用警力亂搞,直轄市選舉未戰先失分,放任群眾示威,綠營又下一城;反正「馬統」必定受創。現在連江丙坤都要自保了,面對「江陳會」,江丙坤說他自己就像《海角七號》中的茂伯,政府寫好劇本,他負責把戲演好。言下表達的是,他只是演員,責任由導演負全責;導演是誰,當然是「馬統」。

這裡可以看到中國國民黨內部的「斷裂」。「馬統」日前公開表示,要與中國/共「合寫一本書」,先不必問是不是中共口述,可知的是,「馬統」指揮下的「馬統們」已奉命唯謹了。「馬統」把藍營鐵票生鏽歸因於「不辦扁案」以及「不處理陳聰明」,也就是《聯合報》「社論」所說的「全民總統沒有當成,而迫陷兩面不討好的窘境」,因此警告「馬統」,「一次敗選」不可以出現「大經大緯的變動」,尤其ECFA「該做的事」豈能「裹足不前」?「馬統」明顯的不接受內部的反彈,要跟著《聯合報》走;這就可以解釋為什麼行政院長吳敦義敢冒大不韙,把支持「台獨」的打成「白痴」,為什麼內政部長江宜樺把台灣矮化成「台灣島」。吳、江兩人是「馬統」欽點,從吳江正看到他們「主子」的意圖。

「馬統們」硬不信邪,或如吳敦義所說「沒有別的路可走了」!「馬統」的困境無異展示台灣的重生。

(作者金恒煒現任《當代》雜誌總編輯)

——原載:《自由時報》2009年12月15日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