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不要臉」橫行

 

◎ 金恆煒

花蓮新科縣長傅崐萁宣誓就職,接過印信才五分鐘,第一波人事命令就是佈達副縣長由妻子徐榛蔚出任;傍晚更向媒體透露,他和徐榛蔚已辦妥離婚手續。可見這是深思熟慮計畫下的危機處理。傅崐萁已為坐牢去職預先做出準備。與其說這是地方與中央鬥法,毋寧說是中國國民黨的內部鬥爭。

傅崐萁先脫黨競選,選前用國民黨包裝自己,又用大選助選當交換,但黨主席馬英九並不買帳,敗選後仍然嘴硬,難怪傅崐萁要用妻子當備胎,以防「有人」以不當政治力介入云云;這個能夠操弄司法的「有人」,不是「馬統」是誰?

傅崐萁休妻再拜官,規避了〈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也不受〈公務人員任用法〉的拘束,換句話說,森嚴法令無法可施。老實說,這樣赤裸裸的向民主制度挑戰,只能用「不要臉」來形容;反正連臉都不要了,誰能奈何?

傅崐萁的「不要臉」作為,始作俑者不是「馬統」嗎?傅崐萁師法四年前台東縣長吳俊立的賤招,推出「前妻」鄺麗貞打公職繼任戰,替她站台的正是「馬統」;而且「不要臉」到連「罪不及妻孥」都喊了出來。有這樣不要臉的「馬統」,才會開出這樣「不要臉」的政治。

台灣最大的民主危機就是「不要臉」政治橫行。「馬統」大選前喊出「六三三」,當選後跳票,公然把非任期的二○一六年當成兌現日!明明當過有給職的職業學生,被揭穿了還敢告人!更不必說毫不避諱把親密/戰友拉拔在身邊當秘書長!可以不要臉到如此,比起來,吳俊立、傅崐萁的「不要臉」還是小case。

與獨裁、專制的中國如膠似漆,完全違背普世價值,「馬統」還說遠來是客,還要用警力毆打台灣人民、折毀青天旗;「馬統」不要臉的作法,歷歷在目。尤其在「江陳四會」要簽定密約之際,花大把人民的血汗錢故意選在《自由時報》上刊登全版加半版的廣告,大肆吹捧ECFA,一堆屁話不說,還好意思放了自己的尊容照!人民只能說:你不要臉,我們還要。只問一句話,既然ECFA那麼好,為什麼不要、不敢「公投」?

《天下雜誌》甫發表的國情調查顯示六十四%的民意要求兩岸政治協商必須公投,只有「不要臉」的「馬統」才會自彈自唱。全世界媒體都報導ECFA就是「一國兩制」先聲,更何況陸委會副主委高長坦承中國阻止其他國家與台灣簽FTA,那麼一直宣稱要用ECFA換FTA,明顯是不要臉的謊言;標準檢驗局長陳介山更直接表示「江陳會」簽約就是為了「一中市場」,夠白了罷。

「江陳會」移師台中市,讓人見識到同樣出身職業學生的胡志強的不要臉,真是不遑多讓「馬統」。上月底,胡志強信誓旦旦的說「警察若胡亂打人」,他就「不幹了!」結果如何?警察用非法的噴霧瓦斯槍傷害兩位抗議民眾,又用暴力對付蔡丁貴教授,警察絕對「胡亂」搞!使用非配備的武器攻擊市民的警察,既已記過處分並調離,非法執勤既是罪證確鑿,胡志強可以不下台嗎?可以用是否「處理過當」做護身符繼續選直轄市長?!

流亡海外的中國民運人士袁紅冰口中的「小狗官」陳雲林,成為馬胡的「座上賓」,爭取民主與主權的台灣人民反遭驅趕、毆打,那麼大狗官來,台灣人民還有命在嗎?!

(作者金恒煒現任《當代》雜誌總編輯)

——原載:《自由時報》2009年12月22日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