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五都」之戰的「五個方程式」

◎ 金恆煒

「北社」募款晚會主辦單位邀請討論「五都」選戰,時間是十分鐘。這是艱鉅的挑戰,這麼短時間分疏複雜而且變化無常的選情,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馬上想到了法國大文豪法朗士對歷史觀的表達。他敘述波斯年輕王子色米爾繼承王位,立刻召集全國學者為他編纂世界史,做為施政的藍本。過了二十年,學者率領十二頭駱駝,每一頭駱駝背負五百卷,堂堂六千卷獻於國王之前。國王深謝學者辛苦之後,表示已過中年,無法遍讀,希望篇幅減短。學者領旨而去。再過二十年,減少成一千五百卷,國王說朕年已老,希望更短。這次費時十年,成書五百卷,送入王宮。國王自認來日不多,必須更加精短。又過五年,耄耋的學者拄枴杖攜一巨冊,奄奄一息的國王嘆息自己終將成為不知人類歷史而亡的人。老學者安慰國王說,歷史可以化約成三個字:「生、苦與死;如此而已。」從「資治」的歷史觀角度,更精確的說,歷史不過「生死存亡」四字訣。

所以「五都」之戰的「第一方程式」是,二○一二年是台灣「生死存亡」的關鍵年。馬英九如果連任成功,形同台灣人再次替「他馬的」「棄台降中」路線背書。二○一二年五月就職大典即是「馬統」向全世界宣布中國的國共兩黨「一中」工程完成,台灣從此只剩下如西藏、新疆的「地理」名詞。相反的,如果綠營勝出,完成「第三波」民主公式,台灣選民用選票同時淘汰國共兩黨,台灣是台灣人的台灣,與中國一邊一國。

從「五都」看大選當然還有許多觀測點;那麼「第二個方程式」就是,民進黨守住南部二都,國民黨保有中北三都。這是綠營大敗,藍營大勝之局,馬英九連任亮出紅盤。但是,這不表示二○一二年綠營毫無希望,政治上「逆轉勝」不是不可能發生,只是機率變得很小。

「第三個方程式」就是綠營拿下三都,藍營勉強「保二」。在這個形勢下,馬英九受創深卻沒有死透。藍營內固然有雜聲,馬利用黨主席的位置,穩穩掌住權力,最多「深自檢討」,甚至挾國會加快「傾中」的腳步。

「第四個方程式」,民進黨一舉取下四都,國民黨守住一都。馬英九潰敗下,唯一勝出的那位國民黨市長,無論是誰,絕對成為黨內第一人;黨中央與執政直轄市長之間形成強枝弱幹。最大的可能是,直轄市長揮軍參選黨主席,國民黨內反馬與保馬的「內戰」開打;馬英九只剩下重組行政團隊的步數,以此為禁衛軍對抗逼宮而來的凌厲攻勢。馬團隊一敗到此,即使再向中國討救兵,恐怕也無能為力了。

「第五個方程式」,是藍營輸到脫褲子,一都不剩。這時候不是「地方包圍中央」成功,而是中央向地方投降。國民黨內亂是一回事;綠營等著國會全贏,拿回中央執政權。在「單一選區兩票制」下,形勢逆轉,上回國民黨撿到便宜,這回的便宜輪到民進黨了。民進黨面對大選,進入新的盤整期。

從目前發展來看,馬英九敗象已露,親民黨的宋楚瑜手握兩億多的「興票案」款,已揚言「五都」不缺席,自是看衰馬英九。至於綠營最值得觀察的,不是南部兩都能不能整合,而是「一邊一國連線」會不會成為「吸票連線」,尤其所謂「陳致中車子召妓」事件是否反而為陳致中衝高人氣?

無論如何,由「五都」到「大選」是連鎖的政治反應,關係到台灣最終的政治「決斷」,也牽動美日中的國際佈局;但絕對是台灣生死存亡的終極一戰。

(作者金恆煒現任《當代》雜誌總編輯)

——原載:《自由時報》2010年7月27日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