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宋金互咬,好戲開鑼!

◎ 金恆煒

中國國民黨秘書長金溥聰狀告親民黨主席宋楚瑜,重點不在宋所說的「晚輩告前輩」,而是國民黨已視親民黨如草芥。「五都」市議員選舉,親民黨在三一四席的市議員席次中僅贏得四席,得票率只有二.○三%,親民黨已沒有威脅國民黨的實力。宋楚瑜用「開戰」、用「國親兩黨各走各的」的字眼當威脅,國民黨一點也不害怕;宋說「放馬拿『刀』來砍我」才是實情。

親民黨已非心頭大患,下次立委選舉,國民黨已不必顧慮親民黨來攪局,甚至藉此一舉滅親扶國;只要看投入國民黨懷抱的前親民黨立委如謝國樑、邱毅之流的降將,幾乎沒有人敢出面頂撞金溥聰,也幾乎沒人挺身替宋打抱不平,甚至重話也沒有一句,可見政治現實與政治利益才是硬道理;「識時務者為俊傑」,一點也不假。宋楚瑜真要感到失望、不平與心寒的,恐怕在「情何以堪」上。

金溥聰記恨宋楚瑜還有一樁,就是五都選戰正熾,宋不僅沒有站在國民黨這一邊,甚至處處扯國民黨後腿,做為操盤手的金溥聰如何不記恨?正應了「有讎不報非君子」的老話,更何況,控告宋楚瑜何嘗不是立威,看看黨內那些「二臣」還敢不敢囂張。

然而宋楚瑜也不是省油的燈,知道金溥聰幫他代繳裁判費、拉開訴訟序幕後,一天之內兩次開記者會,重砲轟擊國民黨。宋楚瑜抨擊的對象與其說是金溥聰不如說是馬英九。宋說:「馬金兩人拿刀砍我」,可見視金、馬為一體;金溥聰只是秘書長,背後的大咖是馬英九。宋把這場官司的對手定調是馬英九,記者會中對馬喊話:「馬總統,你已經當了總統了,還要怎樣?」「馬英九主席,我對您太失望了!」原告雖是金溥聰,本尊儼然呼之欲出。

宋楚瑜的訴訟策略已定,就是鎖定馬英九;以國民黨出身背景及前秘書長身分打馬,絕對比其他的閒雜人等局外人夠力。記者會中,宋楚瑜已展現打蛇打七寸的功力,他最強而有力的一句話是:「難道一定要把宋楚瑜也關起來才過癮嗎?」最關鍵的字是「也」與「關」。

誹謗官司依過去判決,刑事上幾乎都以罰鍰做結,基本上達不到「關人」的程度,民事更無論了。宋楚瑜為何說「關」?其次,為什麼說「也」?這是言在此而意在彼。宋楚瑜這裡是用不點名的方式評論「扁案」,言下是,馬英九用政治力「關」了陳水扁,難道「也」要用政治力關宋楚瑜嗎?這是藍營中首次有人以「扁案」當攻擊的標的。宋楚瑜揭露「扁案」本質,宋的攻伐也當然比孔傑榮更具殺傷力。

宋的另一招,除了拿出國民黨做假民調的事實以自辯之外,還戳破了○四年大選國民黨選輸不甘的帳。宋楚瑜指控國民黨在二○○○年及二○○四年大選民調失真,表示○四年三一九事件爆發,宋主張停止選舉,國民黨以「民調勝出」為由,只停造勢,最後連宋配小輸。意思很明白,指控「一顆子彈」是胡鬧,民調做假才是真實。與國民黨開戰,宋楚瑜終於吐了實情。至於國民黨有沒有做假民調的慣習?問前總統李登輝就知道了。

宋楚瑜在官司壓頂下,之所以敢於迎戰,就因為他親歷太多國民黨的秘辛、知道內幕甚詳。金溥聰準備壓垮親民黨的同時,其實也搭了舞台給過氣的宋楚瑜一展身手的機會;反正開庭一次,宋就《壹周刊》一次。開鑼的好戲,有比官司本身更有可觀之處,看著罷。

(作者金恒煒現任《當代》雜誌總編輯)

——原載:《自由時報》2011年1月4日


《當代》雜誌的地址: 台北市松山區南京東路三段21號6樓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