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人頭黨員」與「司法誅殺」

◎ 金恆煒

為了二○一二年大選的初選,民進黨內爆發了「全民調」與「黨員派」的鬥爭,明顯的是,掌控黨機器的派系主張「全民調」,再根據某些媒體的報導,跨派系成員也多支持「全民調」。有意思的觀察點是,「全民調」既然是「主流意見」,為什麼少數反「全民調」提出「黨員派」,一發聲馬上造成「主流派」的進退失據?因為「全民調」違反政黨政治,相反的,「黨員派」符合民主政治的真諦。

民主政治就是政黨政治;政黨政治的核心在選民,由選民選出其代言人進入政壇,是為「代議政治」。所以主張「黨員派」的人數雖少,卻理直氣壯;即使遭到大衛與巨人對峙的情況下,手上的民主石頭卻可以威懾萬夫。就算「全民調派」聲大勢大,面對此一訴求,也沒有任何可以自辯的理由。

「主流派」唯一拿得出來的口實,就是民進黨有「人頭黨員」的小辮子。《選罷法》修正後,政黨初選也受法律約束,一旦總統初選經黨員投票產生,檢警等公權力就得以介入,到時候民進黨不只吃不完兜著走,恐怕有覆黨之危。

國民黨會不會利用司法藉「人頭黨員」追殺民進黨?從「馬統」以司法當工具誅殺綠營的劣跡來看,可能性很大;民進黨五都與市議員選舉決定以「全民調」定勝負,堂皇的理由在此。結果引發了高雄的楊秋興與南市許添財的反彈,楊秋興脫黨競選,許添財含怒退讓,但是裂痕已然浮現。重要的意義是,誰說「全民調」就不會廝殺、撕裂?何況直轄市長不比爭總統大位的激烈;有誰保證用「全民調」就不會殺到見血?「全民調」並不能杜初選失敗者的攸攸之口。

「人頭黨員」充斥,是民進黨組織化產生的怪胎,問題出在民進黨;民進黨坐視「人頭黨員」而不處理,不是無能是什麼?不是卸責是什麼?更可議的是,無力做根本解決,卻把難題丟給黨員,用剝奪黨員天生的投票權去化解「人頭黨員」的紕漏。黨員何辜?為什麼要砍掉黨員的螳臂去擋「人頭黨員」之車?黨中央不能去除「人頭黨員」,已對不起所有黨員了,失責之餘,還反要黨員去承擔黨中央的過錯,這是雙重的不正義。

當然,選舉技術的改變會影響實質的結果:採取「全民調」一定有特定的受益者,同時也就產生受害者,因此檯面上的政治人物刀光劍影固然各有所圖,站在民主政治體制上,程序正義不能背離實質正義。民進黨用「黨內規章研修小組」研擬提名方案,再建請中執會通過,再送交臨全會做最終裁定,目的就是維持表面上的合法性。問題是,不解決「人頭黨員」,捨黨員投票遷就「全民調」,完全逆反政黨政治原則,結果是既不具合理性又沒有正當性;層層的官僚把式擋得了「大老」如辜寬敏先生等的退黨潮壓力嗎?

民進黨面臨兩重困境:既不能消滅「人頭黨員」於前,又衍生出執政黨的司法追殺於後。正本清源之道,不如採取美國式的「黨員登記」制度。前副總統呂秀蓮所提出的意見不失為好的方案:一方面解除「人頭黨員」的魔咒;另一方面趁此機會使「剛性政黨」豹變為「柔性政黨」;三方面增加黨員參與的積極性,只要愈多人「登記」愈不怕藍營偷渡、滲透,更且「參加登記」的同時不妨酌收費用,一舉也解決了財務的困境。

民進黨要民主、進步還是要走相反的道路?要好好思考此一危機下的契機。

(作者金恒煒現任《當代》雜誌總編輯)

——原載:《自由時報》2011年1月11日


《當代》雜誌的地址: 台北市松山區南京東路三段21號6樓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