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金溥聰哪有下台!

◎ 金恆煒

「所有人都一律平等,但是有的人比別人更加平等。」喬治.歐維爾(G. Owell)的政治哲學當然不是為金溥聰而寫,但放在金溥聰之於國民黨身上,貼切極了。

金溥聰抨擊青輔會主委王昱婷「拒戰」,引了句名言:「戰士沒有選擇戰場的權力。」結果迫使王掛冠求去。金溥聰當然也是「戰士」,有趣的是,他比其他的戰士更有選擇權,不但可以選擇戰場還可以改變戰場、決定戰場。

金溥聰辭黨秘書長,不僅沒有退出戰場,相反的,是他安排並主導所有的黨改組的人事,也把手伸入行政院;他自己高踞戰場之上,繼續下棋,繼續掌控所有戰士的戰鬥位置。

廖了以能夠替代金溥聰出任秘書長,何嘗不是金秘書長的安排?難怪廖了以會說出:「只要金秘書長在的一刻,我都不宜表示看法。」謙卑到塵土之下。金十二月敲定兩位副秘書長時,完全沒有下台的準備,當然也沒有「金上廖下」的決定,更不可能如總統府發言人羅智強所說,整體佈局是馬英九、金溥聰及廖了以等人討論商定。

連勝文槍擊案據檢調說,不是「自導自演」,但黨秘書長改組,絕對是金溥聰一人或馬金兩人自導自演;連親如黨發言人的蘇俊賓都被蒙在鼓裡。金閃電宣佈辭職下台的上午,蘇俊賓接受媒體訪問,還很大膽的表示,「沒聽說」黨部人事大地震;當時媒體已耳聞台北市議員陳玉梅等接受黨部約見,可見金溥聰的「大內」手法。金確實在進行人事的改組,但鞠躬下台肯定是臨時出手,所以被委任副秘書長的洪秀柱在機場受記者攔截提問表示未被告知新職務,還反問:「會不會訊息有誤?」可見事出的倉促。

從新聞點點滴滴的洩漏,可以知道金溥聰絕不在意小小黨秘書長的職務,在黨部舉行的新團隊亮相記者會中,強調自己不是「閃電下台」,只是「閃電宣佈」。那是真的!也因此在記者會中他是焦點,談「傘」晏晏然之下,宣佈「培養下一輪戰鬥力」才是重點。金溥聰哪有選不選擇戰場的問題!?

如果是別人當秘書長,早下台了。幾場立委補選全都鎩羽,這是慘敗,不下台不說,竟把自己主戰場定在「五都」,「五都」之能夠慘勝,還可能拜連勝文一顆子彈之賜呢。金秘書長屢敗屢戰,還能遣將調兵,還能指桑罵槐,還能把手伸入政府;即使辭秘書長依然大權在握,這才是中國黨「宮闈」政治的現形。

金溥聰堅持不入府不入閣,在他眼中府閣不過是位置爾,不過都是戰士,拘泥位置,這是自小門庭,豈是金溥聰當為?金溥聰一年多的秘書長任內,老實說對外敗戰,對內調和也敗,地位、權力不能動搖半分;甚至大言不慚的說「揮刀南征」。任內南部二都大敗,中部基本盤崩垮,沒有職位了,還能搞定南都?日前到台南跑步,說要「儘量『跑』進基層,多與選民接觸」,恐怕真正有力的話是「哪邊有需要,就往哪邊跑!」主動權在手。

金溥聰卸任黨秘書長,雖然任內一敗塗地,卻能活學活用蔣介石;蔣把「敗退」說成「轉進」,金溥聰何嘗不然?原來失敗就是成功。金溥聰現象之所以值得一談,正可以凸顯中國國民黨的黨文化之殊異;戰場與戰士都不重要,人與制度也不重要;反正,你奈他何!

(作者金恒煒現任《當代》雜誌總編輯)

——原載:《自由時報》2011年1月24日


《當代》雜誌的地址: 台北市松山區南京東路三段21號6樓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