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馬克思看陳光標

◎ 金恆煒

不知道是什麼碗糕的陳光標,從中國到台灣來撒錢;區區五億(北市花博一花就一百四十億),竟而成為媒體追逐的焦點。有趣的是,「名嘴」不分藍綠異口同聲的痛斥。這是連勝文槍擊案宣布「誤殺」之後,難得超越顏色的一致「共識」。

陳光標是不是來台「統戰」?當然是。甫下飛機第一句話為何就是「寶島祖國、台灣同胞」?為什麼紅包上大書「中華民族一家親」?這就是綠營立委、名嘴抨擊的要點。陳光標接受台灣媒體訪問,敢公然不慚的說:「慈善不分國界、黨派、民族」,當然全是白賊!中國人的厲害就是睜眼瞎說,把謊言當口香糖來嚼,從陳光標到馬英九,全一個樣。

其次,陳光標是不是「善人」?如果陳光標活在羅馬,他一定被處死刑。馬基維利在《李維史論》講了一個故事:一位羅馬富人在饑饉流行時,拿出食物施捨窮人,羅馬人後來判處此富人死刑,理由是,那個富人在收買人心。在古代中國,評價陳光標一句話,即大家都說他好的「鄉愿」,孔子眼中的「德之賊」。這就是為什麼陳樹菊遠高於陳光標的原因。

其三,陳光標自稱:「做好事不宣傳,憋得難受。」「高調」撒錢的行徑受到藍營名嘴陳揮文的反擊;陳光標拿馬克思《資本論》當武器反戈,更引發陳揮文的怒火。陳光標不是沒讀過《資本論》,就是有讀沒有懂;陳揮文亦然。馬克思要批判的是「壟斷生產利益的少數人」,今天中共統治下的中國比馬克思筆下的悲慘世界還悲慘千百倍;真的做好人、做好事,劉曉波等才算。相反的,陳光標不過是中共的金漆馬桶,連當中共「贖罪券」的資格都沒有。

要用馬派思想去詮釋陳光標現象也不難。陳光標就是左派大家馬庫色(Marcuse)筆下的「單面人」;「單面人」只知道物質享受而喪失精神追求,只有物欲而沒有靈魂,只有屈從現實而不能批判現實;即純粹的接受現實、盲目的肯定現實,自身全然的融入現實之中。

要批判的現實是什麼?即中共治下的中國。貶陳光標也好,明目張膽捧陳的如王建之流也好,好好咀嚼馬庫色的這段話罷!

(作者金恒煒現任《當代》雜誌總編輯)

——原載:《自由時報》2011年1月30日


《當代》雜誌的地址: 台北市松山區南京東路三段21號6樓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