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獨派最寒冷的冬天

◎ 金恆煒

二○一二年大選,就綠營而言,有股詭異的現象和氣氛,就是獨派極其壓抑一貫的訴求,完全不挑戰民進黨的初選,也不質疑民進黨有意取大位者的理念。當然,最大的困境是獨派沒有推出或找不到合適的人選,只能在現實的格局中做「次好的選擇」;這是積極因素。消極因素是,獨派最大的戰略思考就是絕不容許馬英九的「邪惡集團」(蔡丁貴教授用語)繼續與中共聯手宰制台灣,最後進入「統一」的不歸路。

「馬統」執政三年,不只「台灣」被取消,連「中華民國」也不保;「一中原則」就是中國對台的「統一原則」;再給「馬統」四年時間,台灣傲人的民主體制能不能保?都在未知之天。這是綠營中人(不只獨派)最大的夢魘,也是主宰綠營二○一二年大選的主軸思惟。在這樣憂患意識下,獨派放棄了過去一貫的策略,即壓迫總統候選人在選舉過程中宣揚理念,同時應允當選後執行獨立建國的國策。

獨派所以委曲求全,當然也有大環境與小環境的因素。大環境是中國的經濟崛起,其影響力連美國也不敢忽視,何況台灣?小小的陳雲林公然挑戰綠營執政縣市,誇口要跨過濁水溪,可見一斑。再看綠營縣市長不避諱跨海到中國行銷,這是過去沒有的現象,現在好像已不構成問題。小環境就是綠營的天王天后甚至小天后們,基本上走所謂「中間路線」,不是不敢高揚旗幟、號召群眾,就是躲躲閃閃的把理念束之高閣;甚而以「溫和理性」做為新世代的標誌。

台灣主體性不再受到關注,連台灣主權議題也擱淺;統獨光譜已向「統一」的一邊位移。「馬統」的「一中」不只是「化獨漸統」而是「滅獨急統」;謝長廷的「憲法一中」或「憲法共識」是向「一中」看齊;蘇貞昌抬出「台灣共識」,當然是模糊曖昧,還好,背後是〈台灣前途決議文〉,依然是「兩個中國」的架構下。最讓人霧煞煞的是民進黨黨主席蔡英文提出的「和而不同」、「和而求同」,這不是國家定位的定調,只是外交辭令與手段;非僅對中國可用,對美國、日本都可以用,而且持不同國家理念的也都一體適用。台獨聯盟主席黃昭堂把「兩國論」的功勞全移到蔡英文身上,這是不虞之譽。因為「兩國論」是前總統李登輝的註冊商標,不是蔡英文的;再說,蔡英文真的有在國家認同上強烈祭出「兩國論」嗎?若然,蔡英文就不會有讓人批判的空間了;獨派也沒有二話的會傾全力的抬轎。

在這樣缺乏理念、沒有理想的肅殺情形下,綠營——尤其獨派——已經退到底線:只要贏過馬英九,其他的都可以不計。換句話說,只要不是像「馬統」般「急統」,一切都可以接受。為了勝選,喊出「團結壓倒一切」,連獨派理念都可以不談,連獨立建國都變成禁忌;這不只是獨派最寒冷的冬天,何嘗不是台灣主體意識的黃昏?

(作者金恒煒現任《當代》雜誌總編輯)

——原載:《自由時報》2011年3月14日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