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

許信良要翻案!

◎ 金恆煒

許信良原是不值得一提的「過氣政客」(評論家曹長青語),之所以浪費筆墨談許信良,主要為「人格者林義雄」(許信良語)辯誣,同時不容許信良顛倒是非,以為信口就可以雌黃。

面對外界「變色龍」之譏,許信良拿邱吉爾當例子替自己辯解,可笑極了。邱吉爾為保守黨領袖迪斯累里(Disraeli)死後所下定論:「失敗,失敗,失敗…,部分勝利,又再失敗,最後卻徹底的勝利。」其實也可當自況之詞;邱吉爾贏在終極勝利,絕非過氣政客。至於經濟上,邱吉爾一生收入極豐,沒有人質疑他的金錢來源。抬出邱吉爾這個死人,不能壯大或遮掩備受質疑的自己。

回到正題。林義雄二○○○年大選時公開痛斥:「信良兄,拜託你,連戰的錢一定不能拿!」隔了十一年,許信良要翻案了,他說:「如果能證明我拿連戰的錢,拿國民黨的錢,我退出政壇。」然而,當年在林義雄指控下,許為何不告?不正坐實是真的?許信良的回答有趣極了,他說,林義雄是人格者,「如果我告他,我會一輩子看不起自己。」問題是,既認定林義雄是人格者,人格者如何會說謊?再說,控告林會一輩子看不起自己,難道誣陷林說謊,不會一輩子看不起自己?許信良的短短發言,漏洞為何百出?

許信良拿連戰的錢已不是你說我說的羅生門,二○○五年六月二十四日法院在審理新瑞都案時,就真相了了。當時原本要調查新瑞都案中資金流向,意外爆出案外案,卷證顯示,國民黨在二○○○年大選期間,透過「掌櫃」劉泰英以一千萬元現金資助許信良的「新興民族基金會」,由許信良的妹夫陳席康收受;陳席康在二○○四年三月六日接受檢方偵訊時已坦承在案。許信良有沒有拿連戰錢?有沒有拿國民黨錢?林義雄有沒有說謊?答案太簡單了。

再看看當年許信良的夫子自道。林義雄的獅子吼一出,許信良的回應是:「寧可死,也不會為自己拿一毛錢。」注意,他強調「不會為自己」拿錢,沒有說一毛錢沒拿。這是證一。一九九九年五月,有記者再追問許信良,外傳他拿過連戰的錢,許信良回應倒直截了當:「…任何人要給我錢,我都不會拒絕,因為我要贏。」這不是不打自招是什麼?那麼,任何人是不是包括連戰?包括國民黨?連戰給錢,他會拒絕?國民黨給錢,他會拒絕?今天卻全不認帳,反問說:「我有拿錢嗎?」「這樣像拿人家的錢嗎?」好像往昔的言行會隨歲月而消失於無形。難道一個政客可以過氣到連法院卷證與媒體訪問的白紙黑字都能置諸腦後?

(作者金恒煒現任《當代》雜誌總編輯)

——原載:《自由時報》2011年4月12日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