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金恆煒專欄》夏瀛洲鬥敗「馬統」

◎ 金恆煒

炮製江國慶冤殺案的軍中九名「狗官」,到今天還錢照領、伍照退,因為「馬統」政府以「追訴時效」已過,毫無作為地網開一面;跑到中國說「國軍、共軍,都是中國軍」的台灣退役將軍三十三顆星,明顯的已然叛國,「馬統」一邊表示震怒、徹查,一邊卻說「無法可管」,坐視他們「親中賣台」,束手無策。

這就是「無能」的「馬統」!前監察院長錢復認為「馬統」選情堪憂,出在他想當「全民總統」。錯了,「親中賣台」與「無能」才是「馬統」的問題所在。

別的不說,小小的退役將領夏瀛洲與「馬統」鬥法,結果夏贏馬輸;夏不過隔台灣海峽在中國放話,就逼得「馬統」斂手,不是夏厲害而是馬的七寸被打到。

首先指控夏瀛洲的是《聯合報》,最後偃旗息鼓的也是《聯合報》;到底其中有什麼難言之隱?值得關注。有意思的是,《聯合報》新聞一出,「馬統」馬上回應,與夏一來一往,夏瀛洲有應有答,好看煞人。

■第一回合。「馬統」據報導「頗為震怒」,甚至口出重話,認為是「對台灣人民的一種背叛」。夏瀛洲的反擊,使用的正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他祭出「兩岸和平」當大旗,以此堵住「背叛」之說。

■接著拿《孫子》「伐謀」替自己緩頰,強調兩岸退將交流,有助台海和平。言下是,既然台海和平是「馬統」親中的口實,為什麼他或他們不能用?

■「馬統」在府開會,指稱若媒體報導屬實,必須嚴厲譴責,而且坦言「這件事情實在太傷了」。夏瀛洲則以「糟蹋軍人」做答,而且攻其必備地說:○八年老將含笑幫他拉票,○九年老將覺得馬做得並不好,保持沉默,一○年根本不投票了,結論是「再這樣下去,馬英九真的可能選不上」。

■風波愈演愈烈。「馬統」指示有關單位訂定行為規範,重申嚴厲譴責。夏則用「寒心」回應,然後又威脅說,政府這樣對待,其實現役軍人也在看。這是拉現役軍人當退役軍人的後盾。

■夏瀛洲最重的反戈一擊,就是反問道,黨部與官員不也同樣頻頻前往中國?這是直搗「馬統」的核心。確實,黨官與政務官都可絡繹於途,將官為何不能?夏瀛洲把「馬統」的親中政策拿來當自己親中的墊背,所以「馬統」很難招架。

共軍是中國共產黨軍,國軍是中國國民黨軍,共軍、國軍都是中國軍,有什麼錯?「馬統」敢說他們錯?因為星星是跟著「馬統」步伐前進中國,所以有恃無恐,不怕「馬統」開鍘。也難怪回到台灣,夏瀛洲面對記者質問是否認同「國軍、共軍都是中國軍」這句話,他竟而回答說「不予置評」。這麼明確的表態,答案不是呼之欲出?

「馬統」為什麼不敢治「叛將」?在立院接受提名的準大法官湯德宗在備詢時都認為退將這些話已然「違憲」,「馬統」也說是「背叛台灣人民」,那麼依法律當然犯了外患罪(第一○四條),最高可處十年以下徒刑。「馬統」為什麼不敢辦?檢察官及特偵組為什麼不起訴?一旦起訴,然後用慣伎「押人取供」,這個「中國軍」是誰說的,馬上水落石出。這麼簡單的事,「馬統」為什麼捨此而不為?原因也很簡單,退將如果犯內亂罪,「馬統」及藍營官員、黨官誰逃得了?

「馬統」不敢依法處置退將,正因為兩者是一丘之貉;今天繩退將於法,明天這個繩索就會套在「馬統」的脖子上。

(作者金恆煒現任《當代》雜誌總編輯)

——原載:《自由時報》2011年6月14日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