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大選後的「澄社」第一槍

◎ 金恆煒

今天上午十時,澄社與多個公民社團召開記者會,發表「當中時不再忠實,我們選擇離開」的聲明稿。這是大選結束之後,台灣公民反撲的第一聲,也是台灣第二波的退報運動。說是退報,其實還不止於退報而已,台灣人民要抵制的是旺旺集團,不僅要對付《中時》,也要對付「中天」,更要拒絕旺旺的所有營利事業,包括食品、旅館等等,希望有人把「旺旺」集團擁有行業全部列出,以供台灣消費者參考。

當然,澄社只針對《中時》,他們在聲明稿中強調「由蔡先生公然操控的中國時報,已不再忠實,不僅對蔡先生的離譜行徑悶不作聲,更棄守自己做為民主社會媒體公器所應肩負的職責,自甘墮落成為商人迎合極權政權的傳聲筒,我們只能選擇離開!…」所以澄社發動的只是「告別中時」的運動,沒有及於其他;也老實說,這可以是終極目標,也可以是踏出的第一步。台灣人靜觀後動之餘,也不妨在此基礎上擴大戰場,剝除蔡衍明「台商」身分,讓他如願以償的成為「中國商人」。

蔡衍明敢於大膽替「極權政權當傳聲筒」,絕非孤立事件,大背景就出於馬英九全面投靠這個「極權政權」,只要問一個問題:如果民進黨贏得大選,蔡衍明敢如此囂張嗎?這不是沒有根據的論點;再看所謂「蔡大亨事件」源頭《華盛頓郵報》的報導,文章一開端就敘述蔡衍明搭私人專機到台灣為「親中」的馬英九投下一票。故而寫報導的Andrew Higgins把「親中的馬英九」與「急統的蔡衍明」搭在一起,作者點名批判蔡衍明與王雪紅之流的同時,其實是不點名的批判馬英九。那麼我們是不是也可以說《澄社》是藉蔡衍明點出馬英九連任之後台灣面臨的危機而亟思自保之方?

「澄社」對抗蔡衍明能不能成功?第一步就看台灣知識份子是不是做到如聲明稿所提的「拒絕在中時媒體發表文章」?其次就看台灣本土社團要不要加入抗爭行列,而把抵制旺旺當成大選後第一步運動?當然,我們也要觀察那些一天到晚以民主、人權與自由當號召的知識份子是不是真敢違反自己的理念,只為在《中時》討一點殘羹剩飯而出賣靈魂?

公民團體如澄社等與大亨蔡衍明進行戰爭,也透顯了幾個弔詭的現象:第一,蔡衍明是台灣第三富豪,公民團體成員的資產比蔡大腿的寒毛還小,大衛的石頭能不能擊倒巨人?筆與錢的決戰,在武器不對等下,能不能成功?第二,蔡衍明高中畢業,澄社諸君子是知識界精英,就知識而言,也是武器不對等。問題是知識是不是力量,能不能扳倒《中時》?

「澄社」丟出第一塊石頭;再強調一次,這是大選之後的第一波反撲,是台灣力量凝聚的開始,其重要與意義在此;不要小看了。

(作者金恆煒,當代雜誌總編輯)

——原載:《自由時報》 2012年2月7日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