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黨主席之爭的另類選擇

◎ 金恆煒

五月改選黨主席,又見民進黨內派系準備火併,只能讓人搖頭。

高雄市長陳菊當然是觀察點的關鍵;到底陳菊只是代理還是想要真除?陳菊沒把話說死。為什麼?顯現黨內之爭還在勢頭上;陳菊也形同一顆活棋子,她自己與拱她的還處在首鼠兩端的動態選擇中,其出其退,不但牽動全局,也是全局下的佈局之一。

另一個指標人物是天王之一的蘇貞昌。蘇出與不出,不僅動見觀瞻,也是黨內黨主席之爭的主變數;有人說只要蘇參選,就贏定了,或許。最近有一媒體對下屆民進黨黨主席人選做民調,蘇以二十九%超過陳菊的十五.六%,蘇之聲望由此可知。此外,陳菊與蘇交情深厚,一二年總統初選,陳菊支持的是蘇貞昌而非蔡英文,所以蘇一旦決定參選,陳菊會不會退出?可能性不小。

然而,蘇貞昌參選的阻力極大,尤其見於所謂「世代交替」的爭議中。謝系立委李應元明白表示,民進黨應交給新世代,並強調這是「外界和支持者的共同期待」。此外,英系立委陳其邁則拿「全球政黨走向年輕化」當大帽子,夾帶出民進黨也「應該跟上時代」腳步的呼求。相反的,蘇系大將吳秉叡固然不敢反對「世代交替」,但巧妙的提出「夠強的人」來扛黨主席責任,替蘇貞昌鋪路的意味十足。從此可知,「世代交替」正是堵蘇的說詞,也從而可知四大天王中大約只有蘇貞昌要取大位。

民進黨內黨主席之爭,現在出現的是蘇與反蘇的情勢。謝長廷與蘇貞昌是死對頭,蘇一旦決定參選,有傳言說,謝不是「拔劍再戰」,就是派李應元披掛代打;也有傳言說,李應元已準備投入選戰,甚而不惜辭立委以赴。至於蔡英文一向與蘇不睦,蘇蔡已到水火般不能坐談的地步。蘇貞昌要選,勢必會遇蔡謝聯手的馬奇諾防線,戰況一定慘烈。

在此形格勢禁下,陳菊會不會無可奈何下與蘇爭鋒?民進黨如果落在蘇與反蘇之戰的格局下,陳菊不見得不會出線。要問的是,高雄市長兼黨主席合不合適?民進黨的路線會不會被市長的政策綁死而失去自主性?尤其與中國交鋒的敏感過程中,民進黨的理念還能不能維持?這才是核心議題。

舉一個例子。做為市長的陳菊主張與中國交流,也主張推銷產品到中國,這是市長的作為;但兼了黨主席之後,宣佈黨公職人員與中國交流,卻是嚴重失言。首先,陳菊把黨主席當成市長來做,尤其陳菊還是代理主席,最多只是「看守」,豈能決定黨的中國政策?其次,民進黨中國政策還在討論中,當未取得共識,陳菊將市長經驗轉移到黨的身上,最嚴重的後果,就是使民進黨對抗中國統戰,少了可運用的籌碼。黨與縣市長應當兩手操作,可攻可守、可進可退,一旦市長兼黨主席,最後黨的路線就被市長政策取消,民進黨還有什麼抵抗的武器?

市長兼黨主席有百害而無一利,陳菊又有可能成為堵蘇的派系之爭工具,最後只有使支持者心灰意冷而放棄民進黨。故而台派要在難看的派系惡鬥之外另覓清新而能加分的黨主席人選,很可能是使民進黨重新取回人民信心與信賴的契機。希望這不是空谷足音。

(作者金恆煒,當代雜誌總編輯)

——原載:《自由時報》 2012年3月6日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