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民進黨怎麼這樣難搞

◎ 金恆煒

民進黨喊了三、四年的所謂「世代交替」,好像要砸垮在即將展開的黨主席競選上。目前浮出檯面的候選人,除了蘇煥智屬於中生代外,其他幾位都算大老級:比如聲勢最高的蘇貞昌,六十五歲;台派推出的吳榮義,七十三歲;蔡同榮,七十七歲;另外傳聞也要湊熱鬧的許信良,七十一歲。當然,不能不預計謝長廷可能出線,謝只比蘇小一歲,也算世代老人。

如果蔡英文喊出的世代交替,是不可抗拒的潮流,那麼結果當然是諸老退位,新生代出頭;事實卻不然,可見世代交替,不是歷史必然,也不是政治必然。其實世代交替之說,只是政治算計的一種,放在權力邏輯上,最能彰顯。蔣經國以子繼父,當年大打「青年才俊」牌,目的就是逼退蔣介石身邊的老臣,為自己的即帝位做準備。同樣的,蔡英文的世代交替說,何嘗不是政治的伎倆?

面對世代交替的咄咄逼人,民進黨內的老人儘管惘惘不甘,卻無法抗拒。呂秀蓮只能提出世代傳承當盾牌;然而依然陷入「世代」的話語中,不能超拔。有趣的是,蔡英文一去,世代似乎已不成問題了,誰也不要嫌誰老。更且,綠營支持者關心的黨內問題,不在世代交替,而是派系交易。

民進黨能不能超脫派系之爭?看來很難。二○○四年自我宣佈「連戰、宋楚瑜當選總統」的許信良,根據報導,要找謝系合作。許信良參選民進黨黨主席不僅是天方夜譚,而且是笑話。謝長廷再不值蘇貞昌,也不會與許合作,那會把自己降到笑話之列。民進黨儘管日見退步,老實說也還不至於退到許信良地步;民進黨如果真的選出許信良,綠營支持者可以額手稱慶,能讓民進黨自我終結,不能不說也是好事一樁。

從目前選情發展來看,世代交替不是問題,「反蘇」成為主軸。前考試院長姚嘉文質疑蘇貞昌對黨務改革、反對馬傾中以及阿扁問題都沒有興趣。立委陳唐山在挺吳榮義的記者會中要蘇「應該放棄,不要再出來了。」而前副總統呂秀蓮則意有所指地說「每天想二○一六的人,一定會把台灣玩掉。」

雖然都是以蘇貞昌為對手、為假想敵,但黨內群雄並起,只會相互瓜分選票,得利的當然是蘇。再者,即使是整合成功的一對一,都很難贏蘇,何況以多對一。

蘇貞昌志在大位,是人盡皆知的事實,蘇日前低調到北監探扁,就是回應外界質疑的表態。蘇一旦選上黨主席,勢必成為民進黨二○一六年總統候選人。民進黨內有人評估說,二○一四年「七合一」若失敗,蘇將下台,屆時的黨主席補選才見真章;這是不知時務的天真想法。五都選舉,民進黨沒贏,蔡英文為什麼沒有下台?那麼「七合一」敗選,誰能保證黨主席必定鞠躬下台?

民進黨是選黨主席還是選二○一六年總統候選人?這是一問。更重要的是,民進黨的黨主席能不能帶領綠營對抗聯手的國共兩黨?這是二問。民進黨是台灣本土長期努力的唯一政治力量;在此存亡關鍵之際,黨主席選舉具有歷史重要性,台灣的成敗,在此一舉。無奈的是,民進黨這麼難搞。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

——原載:《自由時報》 2012年4月10日

台灣e新聞